第六十九章 冲杀

穿越之农女风华

2022-01-15 17:14:06

小主已陌路

资讯 | 连载

须臾间,长山和吴城都已全身挂彩,渐渐不支,周学政也受了伤,衣袍被鲜血染红,显得甚为狼狈。

这时,从竹林上空又飞下来一个黑衣人,此人身法极快,在空中旋身,挥出一剑,似一道闪电,直冲周学政的面门而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支被削尖了的竹子突然从不远处飞来。

墨竹以更快的速度飞箭一般袭来,嗖的一下生生从黑衣人的心口处穿过,将他扎在了地上动弹不得,鲜血顿时顺着空心的竹筒飞溅了满地。

周学政仓皇抬头,只见不远处长剑挥洒,剑气激荡,刺眼的剑光宛若银龙,周围上百株竹子瞬间拦腰斩断。

紧接着,萧天陌带着黎夜澜、谷燕行以及众侯府卫兵突然出现,犹如从天而降一般。

谷燕行和黎夜澜带人冲杀上前,萧天陌带着两个卫兵来到周学政面前揖礼道,

“小侄还道是何人在此,原来是世叔!”

周学政瞧见前来的卫兵身穿侯府的衣着,如今再看到萧天陌,知道自己这次是有惊无险了,顿时松了一口气,“萧大公子!”

黑衣人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么多援兵,猝不及防,很快就被消灭的干干净净。

萧天陌扫了一眼成片倒下的竹林,以及地上众黑衣人的尸体,不由得皱起眉头。

前世,周寺卿果然不是被山匪所杀。

黎夜澜擦干净剑上残留的血迹之后,蹲了下来,翻看搜查着黑衣人的尸体。

片刻后,他走到了萧天陌身旁,“公子,这些人身上没有什么能够查出身份的线索。”

萧天陌颔首,这些黑衣人一看就是经过训练的死士,是不会留下任何线索的。

不过这背后的势力,竟然胆敢截杀朝廷三品大员,未免太过猖獗了些,究竟是什么人如此丧心病狂?

周学政也听到了黎夜澜的话,他皱了皱眉,收敛了目光,沉吟不语。

萧天陌想了想,对周学政说道:“此处离京城还有不短的距离,正好我也要回京,不如世叔与我同行?”

周学政闻言自然是大喜过望。

这次如若不是萧天陌及时赶到,他恐怕会凶多吉少。

萧天陌身边带着侯府卫兵,手下的人功夫也不俗,吴城和长山又都受了不小的伤,他们能和萧天陌一起回京,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他忙笑呵呵说道:

“如此甚好,这一次多亏贤侄出手相救,一路又要劳烦贤侄照顾,老夫感激不尽。”

萧天陌回道:“世叔切莫多礼,我也是凑巧经过才能出手相救,想来这也是你我叔侄二人的缘分。”

周学政听后心中慰贴,对萧天陌更是多了几分的喜爱。

他久居京城,自然听过京城第一公子萧天陌的大名。

原本以为是一个为非作歹的纨绔子弟,他还曾暗暗替镇国侯惋惜过。

想这镇国侯也是英武勇猛,战功无数,膝下却有一个如此不争气的儿子。

可今日一见,他已彻底对萧天陌改观。

这萧天陌先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见是心底纯良之辈。

后又能考虑到,他这方人马受伤多有不便这一层,提出要护送他一同回京,实属不易。

虽然年轻,却侠肝义胆,有勇有谋。

如今看来,果真虎父无犬子,不愧是将门之后!

***

等周学政和萧天陌等人离开后,又有一拨人来到了竹林。

待看到成片倒下的竹林,以及满地黑衣人的尸体后,来人大惊失色。

其中一人上前几步,对领头的那男人道:“我们的人都死光了,难道事情有变?”

领头的男人压下心中惊诧,缓缓说道:“看来,是有人出手救走了周寺卿。”

先前说话的男人问道:“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领头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遍地的尸体,眼里神色晦暗不明,

“留几个人把这些尸体处理掉,我们回去复命!”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满地的尸体已经消失殆尽,竹林又重新恢复了宁静,

只是地上的血迹与一些杂乱的竹叶,昭示着这里似乎发生过什么。

***

不管京畿纷扰几何,京城繁华大街上的聚仙楼,还是一样人来人往、喧哗吵闹。

余重楼要了一壶清酒、两样小菜,一边姿态慵懒地一杯接一杯的浅酌慢品,一边神情闲适地听台上的沈芙蓉说书。

台上,一身男装,脸上也做了一番修饰的沈芙蓉正滔滔不绝的说道:

“话说,赶考书生宁采臣来到了兰若寺借宿。

此处有一个美貌的女鬼——聂小倩。

小倩生前只活到十八岁,死后葬在这荒凉的兰若寺旁,不幸,被妖怪夜叉胁迫害人。

就在今夜,小倩受夜叉黑山老妖指使,前来谋害采臣……

……之后,小倩被采臣的浩然正气所打动,便决定以实相告,后又助采臣转危为安,可却因此惹怒了黑山老妖……

……采臣为救小倩,与道士燕赤霞铤而走险……

……

……燕赤霞抬眸瞧见此时天色已大亮,便踢落了窗板,让阳光射入来击退冤魂。

可刺目日光的阳刚正气,同样也会令小倩灰飞烟灭。

此刻,燕赤霞身受重伤难以行动,宁采臣便奋力举起木板用身体挡住阳光,为小倩赢得了躲回金坛的时机……

……可今天,却是小倩投胎转世之日,如果此时此刻两人不能再见,一别便是永生永世……

……岂料,直到小倩灰飞烟灭,她和采臣也未再见到最后一面呐~~

……这采臣将小倩的尸骨装殓起来,好好入土埋葬了。

……几年后,采臣考中了进士,可他却经常怀抱小倩的画像,在月光下独自伤怀。

正可谓,鬼也不是那鬼,怪也不是那怪,牛鬼蛇神它倒比真人君子更可爱!”

说到此处,沈芙蓉折扇一收,醒木一拍:

“有道是十里平湖霜满天,

寸寸青丝愁华年。

对月形单空相护,

只羡鸳鸯不羡仙。”

“今日便到这里,诸多热闹纷纭,我们俱在下回再讲!”

沈芙蓉声情并茂地说完,台下听客们纷纷叫好,掌声不断。

余重楼正听得入迷,眼睛一直盯着台上的沈芙蓉。

此刻见沈芙蓉走下台,而后踏上了二楼的楼梯,他立刻起身,抬脚跟了上去。

……

沈芙蓉来到二楼雅间,前脚刚刚坐下,余重楼后脚就进了门。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六十九章 冲杀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