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贺寿

穿越之农女风华

2022-01-15 17:13:08

小主已陌路

资讯 | 连载

余皇后说完,又转头对张氏温声道:

“有道是慈母多败儿,你不可糊涂,若再狠不下心管教,有些毛病便再也改不了了。”

“是,臣妇谨遵皇后娘娘教诲。”

张氏再次下跪行礼,低着头应下,将一个母亲的无奈和痛心表现得淋漓尽致。

余皇后微微一笑,“行了,起来吧!”

这时有内侍到坤宁宫禀报,说御膳房已将宴席准备妥当。

余皇后听后温和笑道:“既然宫宴已备好,诸位便随本宫一起赴宴如何?”

张氏、定国侯夫人连忙随着一众诰命和宫妃们一起谢恩,众人浩浩荡荡一同往宫中寿宴所在的大殿走去。

寿宴设在宫中最大的仙瑶殿,仙瑶殿是专供皇家举行宴会的地方。

殿顶蟠龙藻井,檐角四周金描彩绘,殿柱又雕以飞龙云纹,格外的宏伟壮丽。

众人在宫中统领太监的带领下鱼贯而入,依据座次入席。

因着终于马上就能让萧天陌吃尽苦头了,张氏有种心潮澎湃在涌动,再看仙瑶殿便觉得格外的金碧辉煌,美轮美奂。

等皇上带着文武百官过来,众人齐聚一堂,寿宴便正式开始了。

殿内宫乐奏响,丝竹管弦,歌舞升平。

无数宫人手捧各色佳肴,在铺满了大红羊绒毯的殿中,匆忙而又次序的进进出出,一派盛世繁华的情景。

等舞姬献完舞,百官及家眷便纷纷向上座的皇后祝寿并献礼。

百官献上的贺礼自是名贵珍宝,琳琅满目。

一时之间整个大殿珠光宝气,盈彩熠熠。

在一个大臣献上万寿无疆的贺词后,萧天陌一脸从容淡定地走上前,提出要为余皇后作一幅贺寿图。

余皇后在身边女官惜月的低声提醒下,已经得知了萧天陌就是定国公夫人告到她跟前的那个纨绔。

因着不想在她的寿宴上扫兴,萧天陌又是一番诚心,余皇后便答应了萧天陌的请求。

眼见萧天陌竟然主动站出来,要为余皇后作画,张氏心头一紧,一时愕然。

待看到为萧天陌捧来绢墨的,是府中婢女汀兰,她更是吃惊地瞪大了眼,心道这贱蹄子是何时来的?

上座的余皇后看到一身婢女服饰的汀兰后,只是莫名觉得有些熟悉,却也并未往他处想。

目光盯着大殿正中的萧天陌,张氏的眉头微微皱起。

她在府中并未听说过萧天陌擅长作画啊?

难道是他在背后偷偷学的?

萧天陌何时变得如此有心计了?

如若他画技好,因此讨了余皇后关心,那她之前的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

张氏的心高高提起,可只看了一会儿,她又将心踏实放回了肚中。

只见殿前的萧天陌还未画两笔,便一会儿嫌绢不够细,一会儿嫌笔不顺手,就连宫中难得的好墨都嫌弃不够细滑。

最后,更是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甩笔,溅了一旁的汀兰一身墨汁。

张氏险些笑出声来,她知萧天陌素来不守规矩,不想竟然胡闹到皇宫中来了。

这下余皇后一定更加厌烦他,宴后一定会严惩。

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汀兰突然被萧天陌甩了一身墨汁,顿时手足无措地呆立在当场,一张俏脸一阵阵发白。

完了,完了,大公子这下子可该如何收场?

上座的余皇后已然黑了脸,她看了眼似乎受到了惊吓,呆呆站立的汀兰,到底心有不忍,便转头吩咐贴身女官惜月带汀兰下去换衣裳。

汀兰看了眼萧天陌,萧天陌向她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儿,汀兰得到指示,便乖乖低头随惜月下去了。

此刻文武百官、后宫妃嫔与诰命夫人,皆齐刷刷地看向大殿正中的萧天陌。

萧天陌淡定自若地接着执笔,最终画了一个简单的大寿桃,算是交了差。

殿上的气氛一时有些古怪,众人望着不按常理出牌的萧天陌有些回不过神儿。

还是镇国侯萧经年站起来上前请罪,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臣子顽劣不堪,方才失礼了,还望皇上、皇后娘娘恕罪。”

萧经年说完,还转头狠狠瞪了萧天陌一眼。

这个孽子,一天不闯祸就不消停。

萧天陌垂下眼眸,遮住了眼中的复杂神色,他无法对父亲解释通他是重生了,所以现在有些事情他还不能告诉父亲。

御座上的皇帝晏世武不在意地摆摆手,让萧经年起来,“哈哈”大笑道:

“无妨,这孩子也是一片赤心,何罪之有?”

余皇后看了看身旁的皇帝,抿了下唇,到底什么也没说。

罢了,她若现在便治萧天陌的罪,不仅会破坏了好好的一场寿宴,还会让人觉得她这一国之母借题发挥,不够大度。

这萧天陌自是该罚,不过要等宴会结束之后。

***

汀兰跟随女官惜月来到了后殿一间屋内换衣裳。

后殿里静悄悄的,汀兰心中担忧萧天陌,频频望向门口处。

惜月看得好笑,温声道:“我帮姑娘换一件干净的衣裳,姑娘便可以回去了。”

汀兰点点头,顺从的随着惜月的力道褪下了外裙。

汀兰比一般女孩要瘦些,皮肤却很白皙,此刻左边肩膀的雪肌上,一块淡红色的梅花胎记,就这样撞入了惜月的眼帘。

胎记红艳夺目,在汀兰白白嫩嫩的肌肤上,非常的惹眼。

惜月的手忽然颤抖了一下,她如同被雷击中一般愣住了。

汀兰感受到了她的反常,诧异问道:“可是有何不妥?”

惜月缓了许久,才压下激荡的情绪,她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我看你肩膀上有块胎记,这胎记是从小就有吗?”

汀兰腼腆地点了点头,脸上泛起些许蕴色,“嗯,出生时就有的,是不是很丑?”

“不,我倒觉得贵气的很。”

惜月看起来很高兴,“姑娘肤色这样白,还是穿这件桃色云罗裙更适合。”

惜月说着,将手中那件普通裙衫放置到一旁,重新取来了一件华贵精致的长裙。

汀兰不明白一块胎记有什么贵气不贵气的,待看到惜月重新取来的华贵衣裙,更是直接被吓了一跳。

只见惜月手中展开的这件长裙上,绣着点点粉红色的桃花,花蕊上缀着珠玉,宽大的裙摆上用金丝银线纹着彩色的蛮禽长羽,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不行,这裙子太贵重了,我不能穿。”

汀兰受宠若惊,连连摆手。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二章 贺寿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