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海上来客(下)

旧雨集

2022-05-17 18:43:11

香远忆青

资讯 | 连载

“不愧是林妹妹,出口成章,此处应有掌声。”马队立刻附和道。林总听了笑得花枝乱颤,随即大家跟着哄堂大笑。

李律师点完菜回到包厢:“哟,各位大佬兴致很高,看来咱们找到一块风水宝地,对不对?”

“对对,人活着就是要开心,能让我们兄弟几个开心的绝对是好地方,大家举杯吧!”杨总站起来发言。其他几位一看这阵势,赶紧端茶的端茶,拿酒的拿酒,生怕没有及时反馈他的情绪。

“上菜啰,第一道菜是‘杏花鳜鱼肥’,是我们家的第一道开胃菜,是由杏鲍菇与鳜鱼炖出来的汤,欢迎各位品尝。”阿宗高声唱菜谱名称。“哈哈哈,这个小伙子不错,长得真俊,口齿也蛮伶俐的嘛,就可惜这头发遮住一边的眼睛。”阿宗一听:“多谢老板赞扬,我这个是模仿电影明星的。嘿嘿。”说完,阿宗撩起刘海,给杨总展示自己的另一只大眼睛。

“不错阿,小伙子有没有兴趣跟姐姐去娱乐圈发展,嗯?”林总仰起头看着阿宗一脸正经地说道。“林妹妹,你不要欺负人家小朋友,小朋友会当真的。看你到时候拿什么给人家前途。”李律师揶揄道。

“哈哈哈,”他们几人又捧着肚子大笑。“人家那是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你们根本不懂林妹妹的心思哦!”马队接着话茬继续调侃。

观景苑包厢里不停地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看来林总今天的心情大悦。随即,就喊光宗耀祖两兄弟到包厢,让他们大致说说海湾村现在的情况。老板娘赶紧带上两兄弟进包厢,进来先给自己满上一杯酒:“各位大佬,感谢光临我们海鲜楼,一杯小酒先干为敬。”说完,一扬脖子咕噜咕噜就喝光。

“不错,老板娘大气。这孩子多大啦?”

“小的上高二在理发店实习,大的就给我打打下手。”老板娘非常谦卑地回答道。

“男孩子志在四方,要让他们多出去闯荡,我那儿子跟你家小的差不多大,刚上完学,就考上一个驾照,我打算送孩子一辆保时捷。”杨总几杯白酒下肚,话就多起来。

“杨总说得好,小伙子有没有兴趣跟着叔叔去学建筑,现在房地产大发展,大把大把钱等着你们年轻人去赚。”马队又接上话茬子,生怕杨总忘记他的存在。

“很好阿,这个大的孩子叫什么名字?”杨总又问道。

“老板好,我叫金耀祖。”阿祖说完,鞠了一躬,很有绅士风度。

“老四阿,你真有心就可以带这个孩子一下,看着蛮身强力壮的。”

马队一听杨总的话,随即拿出名片递给金耀祖:

“小兄弟,既然我老大开口说话,你要是想做这一行,过来找我。”阿祖毕恭毕敬地接过名片小心收好。

“各位老板太热心了,阿宗阿祖赶紧过来谢谢几位大老板,以后就靠他们提携了。”两兄弟又赶紧给他们鞠躬,嘴里不停地说谢谢。

“今天几位老板一定要吃得尽兴,我送大家一个答谢礼,亲自下厨做一个我们海湾村的海鲜大拼盘。”老板娘说完就赶紧下厨去了。

有道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们几个人酒后的三言两语,对金家一家人来说仿佛看到未来的一道曙光,两个孩子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总有一天能光宗耀祖。于是,老板娘让阿宗马上辞掉理发店的工作,找这个老板跟着学本领。

大桥下的几个逃亡者还在激烈地谈论着下一步的计划:“行,我们到时候去那边找个理发店就行,你们可以去里面学习做头型。”阿宗一想到可以去大城市闯荡特别开心,又想起当时几位老板的话。说不定运气好遇上那几个老板就能发大财。

引弟说:“尽量跑远一点,免得被死老头子找到。妈的,竟然要把我卖给村里的老光棍,还是一个残疾人。”

“那这样吧,你跟小骨先去车站,我去拿几件换洗衣服,顺便跟阿妈说一下。我再稍微带一点东西。哥,咱们走。”阿宗与阿祖兄弟俩骑上电瓶车消失在夜色中。

“阿宗,我就不去了,我想去找给我名片的那个老板,他跟最大的房地产公司合作,这几年房地产行业越来越好了,咱们分头行动,以后谁发展好了就去投奔谁。”阿祖很会策划,是里边年纪最大最成熟的,阿宗也默认他哥的观点,两兄弟一下子都走了,家里也会忙不过来。

“我看行,等我们在大城市定居,再带你过去。”阿宗信心满满地说道。

终于,早晨六点钟引弟三个人坐上了去上海的火车,顺利逃离了钟平为钟引弟创造的苦海。而同一时间的钟平家里,却炸开了锅:

“不得了阿,引引不见了,二丫头不见了”

“爸爸,妈妈。我要妈妈,我就要妈妈。”

“死到哪里去了,这个死丫头,赶紧找。”

“吵死人了,游戏输掉了,输掉了。”

钟平醒来之后发现房间里没人,大叫一声,朝霞也起床一起出去找,但是已经查无此人。钟平后悔不已,应该就让拐脚李当天把她带走,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走了。朝霞盯着钟平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装啥大尾巴狼,还不是你自己放走女儿的。你个死老头,还不是自己的女儿不想便宜别人,半夜放走是吧?你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我们娘俩嫁给你这个窝囊废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这个日子真的没法过了,妈的,那个学校的钱还不是我带人去闹的,给你,你敢要吗?嗯?去把你那个短命的女儿找回来,给我找回来。”

朝霞双手叉腰站着,骂得累了,又回房间去睡觉。凸起的肚子有六个月了,夜间压得她有点喘不过气来。虽然已是二胎,但年轻的时候玩得太疯,身体指数很差,所以一回房间倒头便睡。

钟平一看她回房间睡觉了,又倒了一杯白酒,边喝边辱骂着一些人。不一会儿进来一个六十多岁的同村妇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一章 海上来客(下)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