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先兆流产

豪门债:前夫惹不得

2021-05-04 20:32:51

千夜轻音

资讯 | 连载中

宋安芩接到韩浙西电话的时候,恰好做完了一台手术,本来累倦得不行,结果,听他说是叶颜出了问题,她只得连忙换了衣服,开车去韩家。

急匆匆到了韩家,呵,倒是热闹。

原来不只是韩浙西跟叶颜在家,还有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

看到她来,韩浙西和那人一直阴沉着的脸色,都稍微轻松了些。

她也没空去关心为什么他们的脸那么红肿,而且,还带着血痕,她一到韩家,韩浙西就领着她直奔自己的房间去了。

不知为何,他房间的房门已经被撞碎了。

宋安芩诧异的看了韩浙西一眼,但韩浙西,却只是皱着眉头,担忧的看着房间里的大床上,痛苦的蜷缩成一团的叶颜,此时,她的身下,盛开的血色越加鲜艳。

即便池沐香一直守在她的床边,悉心的照顾着她,但她依旧痛苦的呻 吟个不停。

本来秦寒当时冲进房间里,看到叶颜痛苦的模样,是想要将她送去医院的,但韩浙西阻止了他,他说:“你别动她,我已经给打了电话了,医生马上就来!”

但秦寒根本不听劝,他没有理会韩浙西的话,而是,直接上来,就给了韩浙西狠狠一拳,直接将韩浙西给打倒在地。

跟着进来的池沐香见此情景,慌乱不已,她惊叫了一声,一边赶忙去扶韩浙西,一边喝止住还想上前揍韩浙西的秦寒,“秦寒,你疯了吗,你这是在干什么?”

池沐香挡在韩浙西的面前,秦寒自然不便再动手,只是言语狠厉,“韩浙西,你日后若是再敢像今天这般对待颜颜,我一定会杀了你!”

随即,却温柔了神色,心疼的看着床上疼得打滚的叶颜,轻柔关切,“颜颜,你没事吧,是不是刚才在我车上,被撞了那一下,动了胎气,很痛吧,再坚持一下,医生很快就来了!”

他伸出手去,试图握住她的手,给与她一点儿力气和鼓励,但叶颜只是浅浅看了他一眼,随即对他摇了摇头,浅浅语调,说:“我…我没事……对不起,秦寒,我…我没想到,会把你牵扯进来……”

秦寒看着痛到五官扭曲的叶颜,心疼不已,他摇了摇头,说:“没关系,颜颜,这不是你的错,再说,这也不算是什么麻烦,你不用费心……”

一旁的韩浙西看着他们两人旁若无人的你侬我侬,哪里受得了,他突然一步上前,一把揪住秦寒的衣领,怒吼道:“你们够了,少在我面前恶心人了,滚!”

秦寒却根本不惧,反唇相讥,冷漠答道:“韩浙西,你以为你算是什么东西,我之前已经警告过你,你若是敢对颜颜不好,我要你命,你不要以为这只是一句威胁的空话!”

“浙西,秦寒,你们不要这样,颜颜还难受着呢!”池沐香上前试图劝阻,但那两人此时都在气头上,根本不理会她。

叶颜本来极为难受,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心里更是上火,不由冲他们吼道,“你…你们都给我出去,求你们了,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吧!”

“对,你们都先出去吧,我留下来照顾颜颜,一会儿医生就该来了,浙西,你跟秦寒,你们去等下等医生,好吗?”池沐香试图掌控住这即将要失控的局面。

韩浙西听了她的话,看了床上已经痛苦狼狈不堪的叶颜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松开了秦寒的衣领,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池沐香本来还担心他们在外面也要打起来呢,结果,两个人在客厅,只是很沉默的抽着烟,等着宋安芩来。

宋安芩来了之后,细致的检查,询问了一下叶颜的状况,然后,就开始给叶颜打安胎安神的吊针。

吊针打起来之后,叶颜觉得自己腹部的疼痛一点点儿的减弱了,瞬间只觉得疲倦不堪,眼皮怎么也撑不住。

宋安芩见她这个样子,便对她说道:“你要是能睡着,就睡会儿吧,我给你开了保胎安神的药剂,你觉得疲倦是正常的。”

“还…还在呢,芩姨,孩子怎么样?”

宋安芩将叶颜的下身略微垫高,说:“孩子有先兆流产的征兆,应该是由于猛烈的撞击引起的,但好在不是特别的严重,只是你往后这一个月,都不要剧烈的运动,再被猛烈撞击,就没有什么问题。”

听了宋安芩这话,叶颜悬挂着的心,才算踏实了,于是,眼睛一闭,沉沉睡去了。

“芩姨,她……怎么样了?”

韩浙西一直守在门外,看到宋安芩从屋里走出来,连忙迎上前去,问。

宋安芩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的问题,等到下了楼来,知道叶颜不会被吵到,才怒意盎然劈头盖脸的开始责骂起韩浙西来。

“韩浙西,她这才回来两天,你就对她动手了,你还是不是一个大男人,就算她做得再不对,她现在也是孕妇,受国家受法律保护的,你也不能对她动手啊,我看你现在的行事,是越来越偏了,说说,你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宋安芩在给叶颜检查身体的时候,自然看到了叶颜肚子上,那一条勒痕,只是,她不知道,那是因为安全带所致,还以为是被韩浙西以其他方式虐待了,还有,她手臂上,额头上,也有轻微被撞击之后的淤青,那一看,便是被撞,被狠狠捏抓之后导致的。

宋安芩对于韩浙西跟叶颜之间那点儿隐秘,并非不知情。

在他们才结婚的头两年,韩浙西几乎没有碰过叶颜,所以,每年,韩修带着叶颜,去宋安芩的医院体检的时候,她的身体状况,倒也正常,只是后来,大概是在那方面开了窍,得了甜头,韩浙西的行为,对叶颜的身体来说,几乎算是粗暴的蹂躏了。

记得有一次,韩修半夜叫她去韩家出诊,她当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还以为,叶颜最多不过是腹痛之类的,结果到了韩家,看到在床上疼得满床打滚,面容扭曲,以及,下身一片鲜红的叶颜,才知道,这事情,并不简单。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2章 先兆流产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