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陈院长的请求

绝顶强人

2021-04-08 19:02:19

执笔画生

资讯 | 连载中

“CT结果出来了,你的脑袋没有问题。”

“那咱们回家吧!”

“你不住几天院?”

“还是家里好,多自由啊!”

“你不怕妈的念叨,嘻嘻!”

楚昊一听,自己怎么会忘了还有这一茬呢。

“不怕,怕什么啊,不就是有点烦吗?好吧!我还是住院,清净两天也不错。”

楚昊住院的这两天,每天帮宋源施针一次,今天第三天了,宋源的病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还不能直立行走,按照楚昊的估计还有一个星期宋源就能痊愈。

宋德明对楚昊是感恩戴德。

“楚先生,你对小儿的救命之恩,我宋德明无以为报,这是一点心意请你拿着!”说着取出了一张卡片,交到他手上。

楚昊万般推辞,宋德明硬是让他收下,不然就是看不起他,最终拗不过他,就收下了卡片。

在此期间,院长来看过两次,都是想让他来医院坐门诊。

楚昊拒绝了。

呼!

“还是外面的空气新鲜。”

“你打算去哪里?”易思曼刚刚赶到,走下车。

“老婆,你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是回家去啊!”

“混蛋,你不要脸,你已经离家出走了,我现在告诉你,如果你不跟我道歉,我是不会带你回家的哦!”易思曼突然语气一变,转过身背对着他,想故意调侃他。

楚昊假装很委屈的大喊:“哎呀!我好难啊,大病初愈还无家可归,我好难啊!”

周边的人听到楚昊的委屈,开始对易思曼说理。

“小姑娘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老公大病初愈你赶紧接回家去,让他好生休养着。”

“对啊,年纪轻轻,可不能惹出一身病来,以后老了不好受。”

“就是,赶紧给他东西拿上车去。”

易思曼还想着楚昊跟他说几句好话,没想到引来了路人的指责,她一跺脚,转过来,不解着看着周围的人。

看着她吃瘪,楚昊心里那个高兴,“小样,我现在可是恢复记忆了,你那点小九九还想跟我斗?”

“呵呵,大家误会了,我老婆就是那种爱开玩笑的人,她怎么会让她的男人,露宿街头呢,是不是老婆?”

易思曼绷着个脸,“切!上车!”

“好咧,老婆!”

两人回到家,刘萍摆着个脸,易建承倒是关心的问,“楚昊啊,你的身体养好了?”

“爸,那个医生说要我在家里养一段时间,怕有后遗症就不好了。”

“对对对!身体最重要!”

刘萍再也忍不住了开骂,“你个废物,走了就不要回来,现在又要赖在我们家,养好伤了,赶紧滚蛋,我不想看到你,晦气鬼!”

楚昊尴尬地摇摇头,这离家出走恐怕成为过不去的砍了。

易思曼赶紧把楚昊拉进房间,“我去上班了,明天晚上是爷爷的七十大寿,你去准备一下礼物?”

“老婆,我没钱啊!”

“知道了,等会转你5000,记得挑一个实用点的,我走了!”

易思曼走了之后,楚昊直接坐着床榻上,要知道三年来,他可是连床脚都没碰到过,更别说坐床上了。

化妆台的离婚协议书早已不见,相反垃圾桶里有着一堆碎纸片。

楚昊嘴角一咧,向后倒下,闭上眼睛,他可以想象当初易思曼的那股愤怒之情。

“嘿嘿!这个丫头,每每都是清高冷漠,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嗯?软软的床榻,淡淡的清香,一切那么令人陶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睡到床上来?”楚昊表现出一副贪婪狡猾的样子。

叮铃铃!

“我去,扰人清梦啊!”

“喂!楚先生,我是陈东良!”

楚昊一听是陈院长语气缓和道:“你好,陈院长!”

“楚先生,我本来不想打扰你的,可是没办法,我爱人头痛的厉害在金汇大厦那里晕倒了,想请你给她看看。”

“行,你带上银针。”

“好,我来接你。”

“不必了,金汇大厦离我家不远,我这就过去!”

“谢谢!楚先生!”

易思曼一家住的是老小区,所以离市区很近,金汇大厦是一幢商业广场,里面经营的都是高档奢侈品。

楚昊开门出去,“爸妈,我出去一趟!”

“废物,你能不能消停点啊,刚刚回来又要出去了,你要再出事,我不会再管了。”

楚昊骑上电瓶车十来分钟就到了金汇大厦。

“喂!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保安把他拦下,这保安是Tiffany珠宝华南区域总经理的远方的一个外甥,平时仗着身份,也做过一些坏事。

楚昊一时答不上来,他确实没问陈院长的爱人叫什么,“兄弟,我是来帮别人看病的。”

“就你,你这个样子还给别人看病,你脑子烧坏了吧,别人给你看病还差不多。”

“呃!兄弟行个方便。”楚昊掏出烟来,递了上去。

保安一把推开了,其实是看到楚昊递的烟太差了,10块的南京。

“别说了,你一个穷鬼该不会想来偷什么东西的吧?老子是这幢大厦的金牌保安,眼睛亮的很,你这种人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赶紧给我滚。”

楚昊苦笑,看看自己的一身行头,不超过两百块,难怪会被人看不起,就算他现在掏出宋德明送给他的卡,也会被保安说成是偷来的。

“保安大哥,我来找陈院长的老婆。”

“这里没有陈院长!快滚!”

这时陈东良驱车赶到,看到楚昊在外面。

“楚先生,你不进去?”

“陈院长,我进不去,被拦住了!”楚昊指着眼前的保安。

陈东良大怒,“放肆,楚先生是我替方总请来的贵客,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

保安看到陈东良对眼前的年轻人如此尊重,哪里不明白啊,自己这次是踢到铁板了,直接跪下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喊道:“舅舅我错了,我错了。”

“哼,不必向我道歉。”

保安非常机灵对着楚昊说:“楚先生,我有眼不识谈山,我错了,我错了!”

楚昊没有理会,这样的市井小人,迟早会有报应。

陈东良带着楚昊来到十七楼,Tiffany珠宝。

所有人都围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口。

“让一下!让一下!”陈东良在前面开路道。

“陈院长来了,快让开!”所有人自动让出一条道来。

“咦?这人是谁啊?陈院长怎么带这么一个邋遢的人进来!”

“不认识,没见过,不会是什么奇人异士吧?”

“切,奇人异士的穿着都比他要好,不会是来骗钱的吧!”

众人议论纷纷。

一进办公室,“林秘书,你先出去!关上门!”

陈东良把针袋递给楚昊,楚昊仔细看了看方静竹的症状。

取出银针,在方静竹的风池穴、风府穴、太冲穴,三个穴位上精准的扎下,随后用不同的力道控制银针的旋转。

陈东良看的神乎其神,他不是没看过中医针灸,但是像楚昊这样又快有准,而且是三个影响偏头痛的穴上同时下针。

三分钟后,方静竹苏醒。

“老婆,你醒了!”

“咦?东良,你怎么来了?这位是?”

“他是楚先生,我请来帮你治疗偏头痛的,你感觉怎么样?”

“嗯!楚先生你好!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方太太,你这个偏头痛,过两天后,我再给你扎上几针就会痊愈的。”

陈东良感激涕零,这个该死的偏头痛终于走了,自己的老婆也不用在受罪了。

方静竹也是非常感激,她是Tiffany珠宝华南地区总经理,一看就看到楚昊手上戴的戒指,心里有了主意。

“楚先生,非常感谢你能治好我的老毛病,作为回报,我想把集团最近开发的一款新的戒指送给你,请你一定要接受这份礼物。”

楚昊一惊,“不行不行,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楚先生,这个戒指非常漂亮,独一无二的,送给你太太,她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呃!”

“三十年了,我的病国内外专家都看了个遍,愣是没有医好。身体是无价的,一枚戒指远远比不上健康的体魄。”方静竹叹息。

方静竹叫林秘书带着楚昊去柜台领取,楚昊看了看陈东良,陈东良点头。

“好,改天我空了再来给方太太扎两针,你们忙,我先走了。”

林秘书带着楚昊下楼。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7章 陈院长的请求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