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决绝三世情》004 记忆袭来把人忆

一世决绝三世情

2021-04-08 09:58:29

梧桐阅读

资讯 | 已完成

明祈帝牟梓汐小说名字叫做《一世决绝三世情》,这里提供明祈帝牟梓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一世决绝三世情小说精选:皇陵里,牟梓汐跪坐在明祈帝的墓前,细心的为他擦拭着墓碑。“陈韵翔,这一世,你过得好吗?相信我,我会找出害你的凶手。明日我就要出宫了,我要去完成我的任务了。最近我又做梦了,梦里不断的有男子叫我的名字,还有人喊着绾儿,绾儿是谁呢?她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我的梦里没有你唤我的声音呢?”牟梓汐不停是说着胡话,声音里透露着失落与悲凉。她起身背对着冰冷的石碑,眺望着远方。记忆里那个只当了八年的年轻皇帝,温文尔雅,上朝时穿着明黄…

皇陵里,牟梓汐跪坐在明祈帝的墓前,细心的为他擦拭着墓碑。

“陈韵翔,这一世,你过得好吗?相信我,我会找出害你的凶手。明日我就要出宫了,我要去完成我的任务了。最近我又做梦了,梦里不断的有男子叫我的名字,还有人喊着绾儿,绾儿是谁呢?她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我的梦里没有你唤我的声音呢?”牟梓汐不停是说着胡话,声音里透露着失落与悲凉。

她起身背对着冰冷的石碑,眺望着远方。记忆里那个只当了八年的年轻皇帝,温文尔雅,上朝时穿着明黄的龙袍,下朝后却永远都是一身的白衣。他待她是最温柔的,最宠溺的,她从未在他身上闻到过龙涎香,永远都是沁人心脾的薄荷混着桔子的香气,可是后来他病了,身上只有药香了。

牟梓汐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是在女帝被封莹妃后的一个月里,那是个灿烂的午后。

“皇上驾到。”一声清脆的喊声,使锦绣殿里当差的宫女太监紧张了起来。

牟梓汐见来人跨入了主殿,便跪下道:“参加皇上,皇上万岁,”

还没等牟梓汐说完,明祈帝便道:“起来吧,莹儿呢?”

牟梓汐起身低头道:“回皇上,娘娘正在午睡,奴婢以为皇上是不会来了,便没有叫醒娘娘。”

明祈帝笑道:“看来这还成了朕的错了。”

牟梓汐连忙跪倒在地上,正准备开口。莹妃便走了出来挽上了明祈帝的手臂道:“皇上息怒,汐儿是被我惯坏了,才这么没规矩,日后我定会好好管教她。”

明祈帝摆摆手道:“朕又没说她错了。来陪朕出去走走。”

“是。”

偌大的御花园里,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明祈帝喜静,只留了亲信,其他人都在外侧守着。

“今年的牡丹开得可迟了,都入夏了才开。听闻莹妃极其喜爱牡丹。” 明祈帝摘过一朵牡丹插在了莹妃的头上。

莹妃盈盈笑道:“皇上还真是了解莹儿呢。”

“不了解你,怎么可能答应母后这册封之事呢。朕瞧你是个不争之人,只希望你安分守己做好你的莹妃。”

“皇上过奖了,莹儿必会做到的。”

明祈帝松开莹妃的手往外走着,“那便最好。”

望着明祈帝离开的地方,莹妃叹了一口气道:“瞧见了没有,帝王都是无情之人。”

牟梓汐走近莹妃为她打着扇道:“娘娘放宽心,与世无争并不代表别人欺负到咱们头上,咱们不还手。”

“汐儿知道吗,其实姐姐我,早已在十岁之时便认定了他是我的夫君了,只可惜他有他的宠妃,他宠了她快6个年头了。”

“姐姐放宽心吧,毕竟姐姐是年家之人。”

莹妃摇摇头道:“你可知,权利越大,越危险吗。高处不胜寒呀,保不准年家是有难了。”

牟梓汐知道这帝王之心谁也猜不透,便也作罢,扶着莹妃回锦秀殿了。

夜里,牟梓汐照顾莹妃睡下,便独自来到了九曲长廊深处的凉亭里。这是她入宫这些日子里,唯一觉得宁静的地方。

凉凉的风为夏夜送来了丝丝凉意。牟梓汐身穿墨绿罗裙,坐在亭里的石凳上,此刻的她带着丝丝慵懒。

“不冷吗?”

汐儿回头看着不远处白衣胜雪的男子,起了身。

男子直径走了过来坐在了她身旁,“似乎你天天都来此处,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喜爱这里吗?”

牟梓汐惊讶的看着他,他竟没有用“朕”,而是用了“我”在与她说话,回过神来,牟梓汐准备行礼,他却挥挥手,免了。

明祈帝继续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牟梓汐胆怯的说道:“这里,安静。我头痛的时候就来这坐坐。”

明祈帝点点头,接过梓汐手里的茶,品了起来。

一时间两人竟没再说一句话。

“不早了,回去吧。” 明祈帝起身道。

汐儿福福身便离开了。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的看他,没有帝王的威严,给人一份淡淡的宁静与安心。

“小姐,天色暗了,我们回吧。宫门要是关了,今晚可要露宿街头了。”紫冰走近牟梓汐,把披风搭在了她的肩上。

牟梓汐收回脑里的回忆,转身望着石碑道:“以后便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看你了,你自己珍重。”

骊山的山头,女帝傲然矗立,“牟连祁,我把汐儿送出宫是对的吗?她是不是该去寻找她遗失的记忆了。她该不该为牟家报仇呢,只是让一个女子承受这一切会不会太残忍。可这皇城终究也不是她的归宿呀。”

牟连祁,牟梓汐的哥哥,那个在八年前带着高烧不退的妹妹艰难的来到陈国的男子。在陈国他遇见了年相家的千金,年相千金救回了他和她妹妹的命。从此他们兄妹俩便一直生活在年家。女帝待他如知己一般。

他也是齐国富可敌国牟家的少主,是那场厮杀里仅存的几人之一,但他却身受剧毒侵害,早早离开了人世。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一世决绝三世情》004 记忆袭来把人忆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