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长得安全

冷酷boss请接招

2021-02-24 06:40:48

奈落

资讯 | 连载中

陆均辰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好笑地问道,“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想去?”

白依依语塞,却是狐疑地打量着他。这男人该不会有什么毛病吧?人家美女都主动投怀送抱了诶,竟然义正词严地拒绝了?

被白依依看得一头黑线地陆均辰心下也生起了一股幽怨来,连饭桌上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也没能吸引住他。

“你真的不介意?”

白依依一头雾水地眨眨眼睛,手中的筷子顿在餐盘里,皱眉嘟嘴。

“介意?”她干嘛要介意?

他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她此时俨然一副妾身未明的模样,介意有用吗?白依依想着心里酸酸的,忍不住为自己的自知之明点个赞。

陆均辰眯了眯眼睛,忽然开口。

“依依,我忽然发现,我好想喝江米甜酒,你会做的,对吧?”

白依依无言望天,那是什么东西?而且,这明显歪楼了好吧。

陆均辰不给她反应的时间,继续开口,“我家厨房应该有做江米甜酒的东西,你能帮我做点吗?依依……”

白依依浑身打了个冷颤,身体忍不住往后瑟缩了一下,表情惊恐地看着他。

哎哟喂,亲爱的陆大少爷,您该不会是被哪个女人附身了吧?

“我,我现在去给你试试。”

见陆均辰凝神看过来,薄唇微启,正欲开口。

白依依抖了抖身子,轻抚一下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让他们休息一会儿。

陆均辰在身后眯着眼睛,双目含笑。

既然不喜欢吃醋,那一会儿就多吃点别的吧!

一整个晚上,白依依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江米甜酒,可是等真正做出味道,已经快午夜时分。

“陆均辰,我真要走了,明天还要上班。”

白依依揉了揉自己有些酸涩的眼睛,嘟着嘴巴朝陆均辰抱怨。

那副娇憨的模样,让陆均辰忍不住揉了揉她有些毛茸茸的发顶,柔软的触感让他好了心情。

“我送你走。”

白依依急忙挥手,“不用了,还是我自己走吧!没事的,从这里坐出租车,一会儿就到。”

陆均辰冷淡地勾了勾唇角,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她,不说话也不动。

以她那守财奴的性子,能去坐出租车?那还不如告诉他,明天哈雷彗星撞地球比较切合实际。

“你难道不是女人?”

白依依低头看看自己,眸光瞪大,屈辱地看向陆均辰。

尼玛,这件事情必须对她有个交代。难道她是不是女人,他没长眼睛,看不出来吗?

“你刚刚说一个女人晚上走夜路很危险的。”陆均辰很好心情地回答她的问题。

“没关系,我长得很安全。”

“……”陆均辰抿唇,嘴角隐隐抽动。

白依依终于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尼玛,真疼啊!

“其实我还是懂一点防狼术的。”她犹自挣扎。

陆均辰勾唇冷笑,凛然的气势让白依依后退一步。

“你觉得自己能撂倒一个身强力健的男人?”眼底莫名升起一丝丝火花。

我去,还能不能愉快玩耍了?说好的,好好玩耍的小伙伴呢?这沟通谈话什么时候上升到人身攻击的地步了?再者说,她哪里丑了?

“好吧!”白依依沮丧地低头让步。

陆均辰再次好心情地摸摸白依依的发顶,忍不住发出满意的喟叹。

“这才对。依依真乖。”

我去,你泥煤啊,我不是毛绒玩具,不用这样天天搁你手上蹂躏吧?你究竟是跟我有什么仇什么怨?

还有,这哄孩子一般的语气是要搞毛啊?白依依忍不住抓狂。白依依愤怒的小眼神朝陆均辰爆射过去,似乎想要将他给洞穿。

陆均辰忽然扭头,将白依依扭曲的小脸看了个正着,不由含笑,却带着森然的恶意,“依依这是对我的要求有什么不满?”

白依依苦了巴掌大的小脸,急忙挤出一个笑脸来,“哪有,哪有。”

夜凉如水,温柔的月光透过窗子洒在室内,在地上留下斑驳的痕迹。

白依依瞪大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听着室友们均匀的呼吸声,久久不能入眠。

陆均辰的一言一行还回荡在脑海中,似乎在脑中刻下了隽永的痕迹。甚至于,一呼一吸之间,脑中想的,心中念的,全部全部都是他。

白依依想到今晚陆均辰执意送自己回来的事情,忍不住捧心而笑,浅浅的梨涡似乎盛满了幸福,在微微的月光下,轻轻荡漾着。

陈氏和江南地产的合作案终于告一段落,庆功宴也开始大张旗鼓地张罗起来。

陈丽媛作为陈氏的代表,自然不会再这场庆功宴上缺席。而她从来都对陆均辰势在必得,自然想要邀请陆均辰作为自己的男伴。

陆均辰冲着陈丽媛摆摆手,无视她眼中的希冀,一出口便将她的想法直接击碎,“我已经有女伴了。”

有女伴?陈丽媛的第一个想法则是不可能!

“均辰,如果不想做我的男伴你大可以直说,不用说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应付我!”陈丽媛势在必得地直视陆均辰的眼睛。

陆均辰却是含笑摇头,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他从来不会也不屑于用谎话来搪塞他人。就算没有,他也大可说不愿意,又有谁能勉强地了他?

为了让陈丽媛心服口服,陆均辰按下桌上的电话内线,“白依依,进来。”

陈丽媛目瞪口呆地看着推门而入的白依依,黛眉紧蹙,眉眼生波。

应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白依依,周末晚上你跟我参加庆功宴。”陆均辰直接下命令。

白依依“啊”一声,看看旁边如看仇人一般注视着自己的陈丽媛,再看看办公桌前紧盯着自己的陆均辰,忍不住头皮发麻。

庆功宴这么大的事情,作为经理助理她自然清楚。

只是,这关她什么事啊?

她还准备礼拜天好好在家睡了好觉呢!

“怎么?你有事情?”陆均辰挑眉。

白依依急忙将头摇成拨浪鼓。“没有,没有。”

开什么玩笑,这时候说有事不能去,她相信陆均辰会让她明白,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其实小咪说错了,公司里真正腹黑的人不是向一鸣那只花孔雀,而是面前这位高冷大少啊!

陆均辰满意地颔首,冲她摆摆手。“没事,你下去吧。”

白依依恶狠狠地在心中给他比了个中指,你妹!敢情叫她进来这一趟只是让某人死心而已。

白依依绝对不承认,自己有些心伤。

陈丽媛僵了脸色,看刚刚那样子也知道,白依依那死丫头根本不清楚这件事,那么……

她看向陆均辰,这都是他的想法?

输人不输阵,陈丽媛飞快地调整好自己的表情,矜贵地冲着陆均辰颔首,“既然这样,我们就周末晚上见吧!”

陆均辰颔首以对。

陈丽媛踩着十公分的细尖高跟鞋,脚步匆匆地从江南地产离开,刚好撞见从外面进来的向一鸣,依旧是一副人神共愤的妖孽模样。

陈丽媛眸光一闪,拉住朝自己颔首示意的向一鸣胳膊,语气低沉,“向一鸣,周末的庆功宴,你会去吧?”

向一鸣皱眉,接着眸光一闪,嘴角勾勒出一个邪笑,眉梢上扬,“怎么?邀约不能退而求其次?”

陈丽媛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唇瓣,精致的妆容似是有些龟裂,“就当帮我一个忙?”声音低微,近乎哀求。

向一鸣并无不可地点点头,反正他现在也没有女伴,跟谁一起去不是去呢!

陈丽媛马上多云转晴,退后一步,妙目一转,语气轻快几分。“其他的你不用管,到时候你的礼服由我帮你准备。”

向一鸣呵呵一笑,这还是他赚到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我长得安全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