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莫名其妙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22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见高凛西不搭她的话茬,沈暖玉就在心里暗叹了一口气。

果然是说错话了。

对于他和吴大姑娘的事,她应该不表态才对。

说介意,他会觉得她狭隘;说不介意,他的大男子主义又受到了挑战。按这里的世界观,他是她的夫君,是她的天,是她生活的风向标,她怎么能说不介意呢。

只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能圆回来?

“这汤很好,侯爷要不要尝一尝?”只能先绕开刚才的话题。

见他点了点头,沈暖玉就微松了一口气。好在给了她台阶下。

等晚上,洗漱完歇下的时候,沈暖玉因前车之鉴,为了避免和他过多接触,简单和他说了几句话后,就装已经睡着了。

闭上眼睛,尽量让呼吸昀平。

高凛西平躺着,两人挨的不远,他能闻到她头发上散发的淡淡香气,沾着些体温的。

习武之人,最讲究运气。从她不匀的呼吸声中,他也知她是在装睡。

外面的月光隔着窗纱,微微散进来,他稍侧了侧头,看了看她。

不自觉的想起晚饭时她说的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过往。

所以她也有过往,她的过往是什么,那个曹子俊?

高凛西也就回想起了一个多月前和她吵架那一次。要不是她自己说的,他倒还不知道有曹子俊这个人的存在。后来派荀穆去打听,才得知那些年在常州,她和曹子俊之间的事。

一个人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很难控制的。他自己也年轻过,也曾两情相悦过,也曾不顾一切喜欢过那么一个人,他理解那种感觉。

所以那时听荀穆学完她和曹子俊之间的过往,他没想追究。

只是此时此刻,在想起这件事时,为什么心里会莫名其妙的烦。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过往,因的曹子俊突然暴毙身亡,她卸了平时清冷高傲的伪装,和他大吵了一架,甚至质问于他,是不是他出手杀了曹子俊。

后来又投了湖,是想生死相随了么!

想到此,高凛西忽的一下,觉得心底那压制着的烦躁被什么东西燃着,升出一股火来。

控制着往下又压了压,只翻了个身,在看见她在辛苦装睡,连大气也不敢喘时,这股火气却如何也压不回去了。

高凛西不由得坐起身来。

动作幅度很大,沈暖玉也装不下去了,装作突然被吵醒了那般,微微清了清嗓子,睁开些眼睛,温声试问:“侯爷要起夜么?”

“我吵醒你了?”高凛西回身看着她道,语气里带着些嘲讽。

沈暖玉也便跟着坐起身来,见高寒冷脸色和语气都不对,又在穿鞋,一时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直觉这会自己要说错一句话,高寒冷会和她翻脸。

只是她连话都没说,怎么惹着他了。

作为一个接受了二十几年男女平等观念的人,穿到这陌生的在历史书上都找不着的朝代不足十天,她降低着底线,作为他名义上的妻子,也算对他百依百顺,低眉顺目了,他还找她茬!

听他唤外面守夜的丫鬟掌灯,沈暖玉很有些赌气的侧过了头去,当没听见。

走就走,谁希望他在这怎么的!

今夜当值的是巧萍。

听里面叫掌灯,巧萍还以为如同往常一样要水,忙应声,轻轻推开了门。

巧萍走到堂屋和暖阁之间的隔断处。

那里靠墙摆着个木桌,抽屉里放着烛台,蜡烛,和火镰子等生活必备品。

巧萍取出来,利落的点了蜡烛,置在案上,隔着帘子听候内室里的人吩咐。

这会高凛西就势坐在了梳妆台旁的椅子上,心里的火气因缺少氧气的供应已经熄灭了。

他没想到自己会情绪失控。几年没这样失态过了。

想想大半夜的离开,明天传出去又会是一场事故。

他一个男人,整日在衙里,倒无所谓,只是在内宅里的她呢,该如何自处。

高凛西平了一口气,理智下来。

他想只要她开口留他,他就不走了。

烛光透进内室一些,昏昏暗暗,刚好能照着人脸。

这也正让他瞧见了她的神色——坐在床上置气的梗着个脖子。

有句话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本以为投湖被救起之后,她那脾气改了一些,只几日还不到,就又恢复原样了是么。

高凛西禁不住暗叹了一口气。

永福过世后,他对娘子没什么过高的要求——只要性情好些,能真心诚意的待娇娇。

只没想圣上给他找了这样一位。

高凛西不禁感到心累,对外面站侯着的巧萍吩咐:“把我的衣服拿进来。”

听的巧萍一怔,心咯噔了下。这大晚上的,让取衣服,侯爷要走不成?

不会是奶奶又犯老病,把侯爷给惹生气了吧!

没有底气的应了一声。

侯爷发话,她再是不想,也得硬着头皮,把衣服送进去。

巧萍一进屋,抬眼迅速瞄了一眼,果然是了!

自家奶奶正侧着身子坐着,头朝里,一句话不说,似是在生闷气呢。侯爷脸色也不好看。

巧萍心里异常沉重,真想这会叫馨香过来,好好劝劝奶奶。这才和侯爷好几日,怎么又闹了不愉快,要知道这会侯爷出了暖风院的门,明日将得面对什么。

想想巧萍手禁不住捏紧了衫子,手心都有些湿了。

沈暖玉这会倒无需装哭了,她是真想哭。

想想自打穿到这里,背井离乡,在这不属于她的时代里挣扎,白天面对侯府一个个明面上笑脸相迎,背后不定怎样算计人的人,晚上对面他……禁不住红了眼圈。

抬头往上看了看,强忍着把眼泪憋了回去。

要真破罐子破摔就完了。明天太阳照常升起,她照常在这府里挣扎,日子照常得过。

今天高寒冷从她这里出去,明天就将是灭顶之灾。

在这社会里,惹怒了一家之主,往后还会有好日子过么。

沈暖玉暗吸了一口气,侧过头来,尽量缓慢的,仿佛这样就能心里暗示给自己台阶下了一般的。

转过身来时,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温声,笑看着高凛西问:“都这会儿了,侯爷要去哪里呀?”

巧萍暗松了一口气。

高凛西看看沈暖玉。

只是鞋都穿上了,衣服也穿了一半,再自己脱下来,他一点面子都不要的么?

“想起来,有个折本没写,明天要呈到内阁。”高凛西说。

这男人果然不是什么善茬。

沈暖玉听明白了,就挪到床边,俯身,一边找她的鞋,一边温声说:“很晚了,连夜写字伤眼睛。”

好脾气都是被逼出来的。

巧萍反应过来,忙拿起搁置在脚蹬上的软鞋,躬身为沈暖玉穿上。

沈暖玉就下了床,往他身边走。

表里不一,明面上温温的笑着,心里禁不住想说脏话,轻拽了拽他的袍子,“外面天凉,侯爷这会出门,当心染了风寒。”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七十四章莫名其妙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