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幻灭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21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在安怡居坐着,二太太,三太太,四、五两位太太,冯氏,小梅氏先后也都来了。

正巧这时宫里皇后娘娘着小太监送来了御膳房新熬制的什锦海味杂脍羹。

送走了宫里的人,老太太就笑着说:“今儿你们有口福了。”然后让钱妈妈给几人都分一些羹喝。

沈暖玉也接到一小碗,因听说是大齐国国母派人送来的,喝的时候尤其注意品尝——有点海鲜汤的味道。拿白色羹勺微拨了拨,稠稠的,倒好像是燕窝熬的。

然后就听徐氏介绍这小小一碗什锦海味杂脍羹有多珍贵。

用炙蛤、鲜虾、燕窝、鲨翅,海参,等海味十余种,用不间断文火熬十余个小时才熬成的。

不愧是国母送来的东西。

吃完了羹,老太太特意发话道:“不早了,都回去吃饭吧,老五媳妇留下。”

听的五太太怔了一下。

其余人出了安怡居。

沈暖玉出门时,余光不禁往五太太那里看了看,但见五太太微微红了脸,看起来有些不安。

等走出安怡居,各位奶奶、太太分道扬镳,各回各院时,大梅氏看了一眼跟在沈暖玉身后的馨香。

正巧馨香这时抬眼,和大梅氏对视上了。

馨香就觉得四奶奶看她的眼神不太好,让她觉得不太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了。

大梅氏便别过了眼去,带着贴身丫鬟喜梅往回走时,感慨说:“三奶奶身边的馨香,明眸善睐,出落的越发好了。”

喜梅点点头,她想说,府里面各院上得了抬面的大丫鬟当中,除了喜梅,就属馨香长得最好,至于五奶奶院的敏珠,和二奶奶院的清秋,两人稍差一些,但在众丫鬟堆里,也都是出类拔萃的。

只喜兰的名字,现在是万万提不得的。喜梅只是避重就轻的说:“馨香自来出落的就很好,不知道这次是配人,还是填给侯爷。”

说话间,喜梅便想到了她自己。先时五奶奶在老太太面前领功,提议把府里年岁大了的丫鬟配小子的事儿。

最后老太太点头默许的了,五奶奶主办这件事。

这次出了喜兰这档子事,她势必得配人了。只是配给哪个小子,并不是她能决定的。

心里面发酸,油然生出满满的无力感。

这关乎到她下半辈子,她跟在四奶奶身边,尽心尽力许多年了,四奶奶会在五奶奶那里提一句,给她分配个好人么?

于是抿了抿唇,委婉的为自己争取了一次,“奶奶说,馨香到底是配人,还是填给侯爷,得看三奶奶的意思吧。”

大梅氏听出了这话里的意思,侧头看了看喜梅,眼见着她白着脸,眼眶发红,便叹了一口气,说:“你放心,你是你,喜兰是喜兰,她我尚且得过且过,何况你是对我忠心耿耿的,我会帮你选个好人的,哭什么,别哭了。”

“奶奶,有您这句话,奴婢就放心了。”喜梅心里绷着的一根弦就松了。她自来不敢有什么奢望,对于她个奴婢来说,能配个好人,她就心满意足了。至于像喜兰那样,忘恩负义,在奶奶眼皮子底下和四爷沾了关系,她从来不敢妄想。

这府里当姨娘的,哪个善始善终了?哪个又有好下场了?

爬的高,摔的惨,这话不是没有道理。

喜梅拿袖子擦了擦脸,要跪地给大梅氏道谢。

“起来,做什么。”大梅氏握过喜梅的手,拦下了她。大夏日里,两人的手都很凉,一个是带着伤心欲绝的寒凉,一个是带着担心忧虑的湿冷。

大梅氏抬头望了望天边角,是淡粉色的云霞。她在想:母亲说的对,生活总是多姿多彩的,何必钻牛角尖。年轻的时候,她封闭在高洋对她百般呵护,无限宠爱里。

至于府里的明争暗斗,权力倾轧,她全部充耳不闻,相信他说的“大隐隐于市。”想和他一辈子在平西侯府的一隅之地过采菊东篱,悠然南山的生活。

然而七年时间,他变了。

从三次科举落榜的无名书生,到现如今的朝廷五品大员——工部右仆射兼太仆寺马政官员。

过五品者一大关,他在仕途上已经走的顺风顺水。

从三年前在他袍子上嗅到了不属于她的香气,到他衣袖暗兜里出现的胭脂,就算没有喜梅这档子事,她也再自欺欺人不下去了。

大梅氏摇头笑笑,写出“愿得一人心,白守不相离”的才女卓文君,在看到司马相如那一首“无意”诗时,也不免落入伤心境地。

当年司马相如一贫如洗,两人当垆卖酒,情意绵绵。司马相如功成名就之后呢?

可见在这世上,男人的誓言,是最信不得的。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大梅氏笑着,轻声念道,抬眼看看晚霞。

--------

“这晚霞可真好看。”

这面沈暖玉和馨香往暖风院走,抬眼望着天上,欣赏着说。

终于可以回去吃晚饭了,沈暖玉感觉很放松。

馨香想对沈暖玉提四奶奶先时看了自己一眼的事儿,只又怕是她多心,就没说。

进了屋,禾儿把沈二夫人让壮儿带的话学了,无非是让沈暖玉放心,沈家一切都好,沈端堂也好,他读书依旧上劲,每日都有进步。总之是报喜不报忧的。

虽说和沈二夫人仅有过一面之缘,只在那短短的相处中,沈暖玉是感觉到了原主二叔二婶真心诚意,一点假不掺的对原主好的。

这里苗儿去厨房取了晚饭回来,才要进院,正好和从屋里出来,往出走的禾儿碰上了。

“今儿吃什么?”禾儿笑问苗儿。

苗儿报菜名:“鸡肉顿土豆,牛肉沫拌豆腐……”

禾儿面朝院门口那面站着,正听苗儿说话,不经意间那么一抬头,正见着侯爷过来了。

“走什么神儿,敢情我说了半天,你一句没听进去是吧!”苗儿推了推禾儿,“不跟你说了,一会菜该凉了。”说着就抬腿要往正房走。

“诶,你……你等会!”禾儿回过神来,一下子攥住了苗儿的胳膊,并收回视线,佯装作并没有看见高凛西的样子,吐字清晰,直入主题的和苗儿说:“前儿去舅老爷家,咱们奶奶的马车被平南侯府里的人给劫了,这事你还记得吧?”

苗儿不明禾儿突然间提这一茬做什么,“前儿的事,我又没得失忆症,怎么会不记得。”

禾儿依旧让自己说话吐字清晰,“下午馨香姐姐和巧萍姐姐学,说是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平南侯府的那女侍卫,对咱们奶奶无理了,传的沸沸扬扬的!”

“真的?”苗儿憨憨的性格,听了这也话不免睁大了眼睛。

“怎么不是真的,我亲耳听馨香姐姐和巧萍姐姐学的。起先咱们奶奶还不知道这事儿呢,是五奶奶告诉咱们奶奶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七十一章 幻灭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