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乌糖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21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进的钱有哪些……”馨香细想了想,说:“侯爵位朝廷每年都会供给禄米,禄麦,禄银,地租的吧,反正侯府里有都是钱。”

沈暖玉追问:“也就是说,府里大家花的钱是侯爷的俸禄?”

馨香摇头说不是,“侯爵位的钱是一样,侯爷的俸禄又是一样,这是两笔钱。”

沈暖玉道:“因侯爷的爵位是承袭下来的,所以侯爷只担个名儿,至于朝廷给发的禄银禄米之类,供一大家子日常开销;另外,侯爷在兵部任职,又可以凭官职额外领一份俸禄,这也就是你前几天说的,侯爷自己的钱财,都交给黄福隆大总管打理着。我这样理解对不对?”

馨香点点头,两人自小一起长大,她怎么才发现自家奶奶很善于总结。条理清晰,能把绕成团的事情捋顺得很清楚。

说了半天的话,沈暖玉才想起来原本打算要做梅饮子的事。

把所需要的糖,冰,梅子一样一样的念出来,让馨香写在纸上,派遣巧萍去府中库房取。

---------

徐氏这里。

她正在听敏珠学安宜居里的情形:“……四奶奶和梅家大太太到安怡居给老太太请完安后,梅大太太就家去了。”

徐氏追问:“老太太怎么样,可又生气了没有?”

敏珠道:“听那头的小丫鬟说,梅家太太没再说不好听的,老太太顾念着家里的面子,当着梅家太太的面儿,只说要整治府里年龄大了的丫鬟,或配人,或放出去。”

徐氏听了,就叹了一口气,呸道:“找不着女人了的怎的,非睡身边的,闹出来,连我这个掌家的也担了个不经心的过处!没一个好东西!”

敏珠知道是在骂四爷,怕是话里话外连五爷也拐带了。

“走吧,去安怡居那里走走,先负荆请罪,将功补过,可别等老太太找到我头上。”

才要出门,李平泉家的急急的过来了。进了屋,向徐氏请示:“三奶奶才打发丫鬟到库房取乌糖,可乌糖没有了,来讨奶奶的示下,让不让人去外面采买?”

连这等事情也来问她,现如今不知道沈氏在背地里和侯爷使了什么手段,又重新得了侯爷的欢心。沈氏要的东西,能不给么。不防沈氏和侯爷吹枕头风怎的,到时候奏效,侯爷直接让沈氏打理库房的事,岂不是得不偿失。

要平日,徐氏还会给李平泉家的一点脸子,叫一声李姐姐,只这会儿心里头正烦着,没好气的道:“你说买不买去?”

李平泉家的腹语道:我还不知道要买,只是钱从哪出?按规定来说,这个月本应该买三十罐乌糖的,账上也是这样报的,然而实际只采买了一半,另一半银子进谁腰包了?

一旁敏珠见李平泉媳妇脸上十分尴尬,稍稍替她解围,“这才刚到下旬,乌糖就用没了么?”

李平泉家的看了敏珠一眼,感谢她的解围,“姑娘说的是,要按每月来算,十余罐足够用了,只赶上这段时间天气尤其的热,各院都做饮子喝,这乌糖才用没了。”

徐氏听了这样一番解释,也就不好再发作,吩咐敏珠说:“去钱匣子里拿一张五十两的银票来。”

又嘱咐李平泉家的,“马上去铺子里买,买质量最好的。另外,知道该怎么说吧?”

李平泉家的忙赔笑接道:“奶奶放心,奴婢才就和暖风院的丫鬟说了,说:库房里的东西太多,积压着,一时没找着,三奶奶点名儿要的东西,就算把整个库房倒腾一遍,也得给找着,送到奶奶手里。那丫鬟听了,也没多说什么,就回去了。”

三奶奶点名要的东西,就把整个库房倒腾一遍……徐氏听这话受到了启发,一时想到了个好点子,脸色和缓了一些,摆手叫李平泉家的凑近一些说:“……最好把库房倒腾个遍,宣扬出去。”

李平泉家的听着,连点了点头,道:“奴婢做事,奶奶方心便是。”她爷们和黄福隆是死敌,她也只有忠心跟着徐氏这一条路了。

----

巧萍从库房回来,说是没取到乌糖。

馨香问缘由,巧萍道:“要别的东西,都是小丫鬟在库房里给找的,偏生我说要乌糖的时候,两个小丫鬟互看了看对方,让我稍等,不嫌远的,把李平泉家的给叫来了。李平泉家的就说,乌糖价格高,当初几个小厮收放的时候,怕将糖罐子弄碎了,投鼠忌器,东藏西放的,不知道给放哪了。这库房里现在有上百样东西,眼花缭乱,一时找不见了。又不敢怠慢奶奶院里的人,就让我先回来了,说是一会找着了乌糖,亲自送咱们暖风院来。”

馨香听了,就笑了笑,感慨道:“可再不是一个月前,谁都拿咱们下菜碟的时候了。”

两人把重点放在了众人对暖风院的态度上,巧萍也笑说:“侯爷在乎奶奶,旁人怎敢小觑。就是有些人眼皮子浅,专会拜高踩低,好的时候就巴结,不好的时候踩一脚,小人之态,没得让人觉得恶心。”

馨香也同意巧萍说的,“所以像钱妈妈和黄嫂子,才是会做人的,当初奶奶难的时候,人也对奶奶恭恭敬敬的,倒也难怪人家走的高。”

等下午五点钟左右,沈暖玉到安怡居给老太太请晚安时,徐氏和大梅氏都在。

沈暖玉才知道大梅氏已经从娘家回来了。

不禁想起馨香私下里和她说的话,四爷高洋背着梅氏,收了梅氏身边的大丫鬟,并且有了孩子……

老太太让大梅氏坐在她身边,握着大梅氏的手闲谈着。

大梅氏一改平日冷色调穿搭,一件白底绣红色芍药的纱料对襟衫半搭在膝盖以下,下面露着一小节同色系的褶裙,盘高髻,带银丝䯼髻,鬓边斜插一支点翠凤钗,涂了口脂,打扮的很是精致。

老太太拍了拍大梅氏的手,和蔼的笑劝说:“有倒是床头打仗,床尾和,夫妻哪有隔夜的仇,别和洋儿置气了,听没听着?”

大梅氏勾唇,微笑了下,没说话。心里叹了一口气,她想七年恩爱夫妻,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幻梦,是到该醒的时候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七十章 乌糖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