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失望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20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什么叫侯爷带吴大姑娘去战场了?”徐氏觉得这话问的好笑,“吴大姑娘可是先帝亲封的大将军,横刀立马,曾和侯爷在战场上并肩作战的!京城里的谁不觉得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沈暖玉听着,眼前就浮现起昨日在小吃街见着的那位雪肤花貌,体态微丰的女子。

虽只有一面之缘,只从那女子亮晶晶的眼睛,柔和的笑容来看,她现今应该过的很幸福……

“三嫂?”徐氏见沈暖玉想事情出了神,轻唤了一声,考虑沈暖玉感受般的,试着问:“我是不是多嘴了?要三嫂听着心里不舒服,我就不说了。”

沈暖玉回过神来,看向徐氏摇摇头,笑的自然:“五弟妹多虑了,都是从前的事了,没什么舒不舒服的。”又追问,“那吴大姑娘最后嫁给了谁呢?”

徐氏没从沈暖玉脸上看出半分预想的失落来,就不愿意往下说了,囫囵道:“天乐三年的状元郎。”

“想来是很优秀的人?”

徐氏淡笑着,“瞧三嫂这话说的,我一深宅妇人,哪能知道外男的事呢。”转而恹恹的打了个哈欠,“到饭点了,就不打扰三嫂吃饭了。”说毕,领着丫鬟去了。

沈暖玉摇摇头,觉得好笑,也领着馨香往二太太的舒云院去了。

到了院门口才知道,二太太赴席去了,并不在家。

沈暖玉落得个轻松,这才能回暖风院休息。

正好这时候郝婆子过来。

交待馨香把昨日荀穆派人送来的高凛西上朝穿的常服收好了。

又笑着看向坐在暖阁炕上的沈暖玉说:“昨儿下午,苗儿到奴婢家找奴婢,说荀侍卫送了侯爷的官服到奶奶这儿来,唬了奴婢一大跳!打理侯爷的官服可是小事?奴婢当即就奔暖风院来,看着苗儿几个小丫鬟把衣服一件一件的收好了。”

很有些邀功的意思,沈暖玉想,夸奖人动动嘴皮子的事儿,何不把郝妈妈安抚住呢。

“辛苦妈妈了,打理侯爷的官服不是小事,亏得有妈妈主持局面。”

“哪里,奶奶不在家,这事儿奴婢不打理,谁打理呢。”郝婆子听了很高兴,又凑近一些说:“侯爷把上朝穿的官服都拿奶奶这儿了,这是预备在暖风院长住了吧!”

听的沈暖玉心里一沉。想来昨天她不该多嘴赞他的袍子好看。

郝婆子见沈暖玉微微低了头,心以为是奶奶脸皮薄,不好意思了。又接着说了一件事,“侯爷吩咐黄大总管修缮桂香院旁边的院子了,预备修好了,就让奶奶搬过去!”

“什么?修缮桂香院旁边的院子,修好了就搬过去!”

巧萍和巧慧等人听了,心里又惊了一下。

沈暖玉也就突然明白过来,徐氏先时为什么说那些话了。

是怕她和高寒冷关系越来越好,掌家之权再落回她手里么?

郝婆子笑说:“可不正是,侯爷昨儿早上发的话,今儿黄大总管就着匠人动工了!”

苗儿呆呆的,惋惜说:“那院子没有现在住的大,为什么要搬走呢?”

禾儿白她一眼,“那也比这里好,这里曾经可是侯爷和永福郡主……”很知趣的不往下说了。

送走郝婆子之后,沈暖玉歪靠在榻上识字,看着看着,书上的文字变成画面,前天晚上的情景就浮现在眼前……

算是交换么,只要把他服侍好了,他高兴了,她提的条件,只要不太过分,他会满足她。

如果把这种关系放在现在,她和她父亲在外面找的那些女人是不是同质化了。

不同的是,那些女人是自愿选择,主动权在自己手里。至少她们以青春或是身体,换来了想要的物质生活,所以并觉得自己亏什么。也许还有一种扭曲的劳而获,年轻貌美有资本的心理。

可现在的她呢,在这大齐国的世界观里,她是他的所有物。

他对她的喜恶,直接决定了她的生活质量。

而她没有自主选择权。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她如何做,能像吴大姑娘那样,生活的相对自由些?

沈暖玉禁不住放下了手里拿着的书,看着屋里的布景发呆。

暖风院里氛围很好,因要搬家了,众人欢声笑语,七嘴八舌讨论道:“好端端的侯爷怎么就安排搬家呢?”

不知是谁接道:“奶奶就提了一嘴,就入了侯爷的心了!”

---------

等下午的时候,兵部不忙,高凛西回来的照往日稍微早些。

骑马往府门口行驶,离得不远,就见有个穿青衣戴小帽的青年在府门口徘徊,探头探脑。想往偏门走,又犹犹豫豫的。

“干什么的,赶快走,侯府门口也是你能逗留的!”角门守门的小厮发现了壮儿,开口撵道。

壮儿这才开口说:“我……我是柳府的小厮,来给府上三奶奶传话。”

听说是给三奶奶传话,守角门的两个小厮互看了看对方,不敢含糊,“有名帖没有,把你主子的名帖拿过来,我们替你往里面送一趟,看三奶奶肯不肯见你吧。”

壮儿早把袖子里沈二夫人交给他的名帖准备好了,要递给两人。

这时,两个守门的见侯爷的马车回来了,也就顾不得收壮儿的名帖,指指他道:“你先靠边站等一会,我们侯爷回来了!”说着,一人跑到里面下了门栓,一人从角门到外面开了红漆铆钉大门。

荀穆骑马跟在高凛西身后,因见门口的壮儿长得十分清秀,以为是家里那位爷在外头招惹回来的小戏子,这会不知天高地厚找上门来了。

另外心知自家爷是十分反感这些**的。余光打量了下高凛西的侧脸,果然不太好看,荀穆便对守门的小厮道:“干什么的,找谁来了,还不赶紧打发了。”

守门的小厮也不敢瞒报,如实向荀穆汇报。

荀穆这才知误会着了,清了下嗓子,道:“那还不快进去传话,看误了三奶奶的事。”

他在自家爷身边服侍久了的,有些形式自然比旁人看的明白。

“让他过来。”高凛西却停了下,发话道。

“还不让那传话的小厮过来。”荀穆率先反应过来。

头一遭来侯府,竟然见着了侯爷,壮儿又是喜又是怕,跪地学说道:“小的是柳府的小厮,今天上午三奶奶回侯府之前打发小的去城中沈二老爷家传话……”

高凛西便知道她已经回来了,心里竟然微动了一下。

“……沈二夫人又让小的帮带几句话,说:二爷读书很是用功,正巧大爷回常州应试,就让二爷暂住在大爷的书房了,让三奶奶放心。”

听的荀穆一头雾水,沈二爷不是在家学里读书的么,吃住都在那里,何时又搬回沈家去了?

得,这好端端的,又凭空多了一件事。荀穆不禁想在心里骂娘。今儿自家爷难得下衙下的早,他还想着一会去城中校场跑马去呢。

这会好了,来活了。近来侯爷开始在意奶奶,不查明白沈二爷好端端的为什么回沈家住,他别想跑马消遣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六十八章 失望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