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老狗血剧情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20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第二天,给柳老太爷请完安,到荣子堂在原主外祖母的牌位前磕了头,又和潘氏,李氏,柳之婉话了几句家常,也就预备回侯府了。

众人送沈暖玉到二门口。

二门口站着两个守门的小厮,其中有一长相十分清秀白净的,见着众人过来忙低头躬身,只等见着后面跟着的禾儿时,却突然抬起了头,拿眼睛往禾儿脸上瞥。

禾儿捂着脸,赌气般的别开了眼。

馨香见先时沈暖玉多看了那小厮一眼,在给沈暖玉打轿帘时,低声提了一嘴:“那个就是禾儿的兄弟,长得确实和禾儿有几分相似,跟个姑娘似的。”

沈暖玉想难怪看着眼熟,回身和潘氏、李氏,柳三姑娘,四姑娘等人告完别后,朝禾儿的哥哥摆了摆手,示意他到前面来。

壮儿低头,抬起眼睛看向潘氏。

潘氏也不知道沈暖玉是什么意思,只是道:“大姑娘叫你过去呢,傻杵在这看我做什么,还不快过去!”

壮儿只得低着头,走了过去。

沈暖玉问他:“你是禾儿的哥哥?”

壮儿点头应声,眼睛往下瞟,不敢直视沈暖玉。

沈暖玉笑说:“你妹妹在我身边当差,很是伶俐能干,我很欣赏她,你们一母同胞,现有一件事麻烦你,想来你也能胜任。”

后面站着的禾儿心知自家兄弟是个没有眼力,在家里横,外面懦弱的人,听沈暖玉说有事交待给他,怕自家哥哥把事情办砸了,就急着上前来想替他推托。

巧萍私下里拦住禾儿,“你别过去,奶奶自来就护着咱们,他昨日打了你,这会让奶奶替你出气!”

沈暖玉交待壮儿:“你去城中沈段恺沈二老爷家替我传一句话,就说:堂儿十六日拿来的字帖,我看过了,有很大的进步。另外让他安心在家里住着,用心读书,不要因琐事分心。”

壮儿怯声怯气的道:“小的不识得去沈府的路,又笨嘴拙舌,怕办不好这份差事。”

沈暖玉又细看了看壮儿,见他穿着青衣,头戴小帽,细白的脸,欣长的身量,看着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内向斯文。

潘氏走过来,拍板道:“大姑娘看中你,让你传句话,你推诿些什么,这便出府去传吧。”

壮儿不敢再说什么,低声应了。

沈暖玉看向壮儿笑说:“要二婶娘有什么话带给我,还得麻烦你过侯府传给我。”

壮儿听了,头上就现了热汗。他就祈求沈二夫人没有话让他传,他可不敢去侯府。

马车行起来,往平西侯府走。

等回暖风院时,已经快中午了,换了衣裳,到安怡居给老太太请安。

正巧徐氏和冯氏两人都在安怡居。老太太脸色不好,看着像才生了大气一般。

沈暖玉进屋时,徐氏正给老太太讲笑话听,设法逗老太太开心。

冯氏也在一旁解劝。

老太太见沈暖玉来了,和缓了些脸色,让她坐,并问:“柳老太爷身子骨可还硬朗?”

沈暖玉小心得体回答。

后又问了些无关紧要的闲话。

闲谈中,徐氏说:“听说昨日平南侯府的吴大小姐回京了呢!”

昨日侯府的马车和平南侯府大姑娘吴雯的马车在城西整遇上了。

吴雯的贴身侍卫当众刁难了沈氏,掀了沈氏马车一事,虽没人敢公开宣扬,只是单小道消息,就传得京城权贵人尽皆知了。

旁边冯氏听了,看了徐氏一眼,没往下接话。

高老太太有些累,并不接徐氏这话,明显是不想管这回事,只是道:“时候不早了,该吃午饭了,都回去吧。”

“那祖母歇着,孙媳们不闹您了。”

三人往出走,徐氏仍不打算结束这个话题,叫住沈暖玉笑说:“我都替三嫂委屈。”

“委屈什么?”沈暖玉笑着,表示不解。

徐氏听了,表现的很惊讶,“昨日一事,在京城都传开了,吴大姑娘做的太是过分,难道三嫂还不知这事在城里传开了么?”

沈暖玉想:因这事在京城出了名,挺好的。

便笑看向徐氏,表示很惊讶:“昨日我没带户贴,在城西排队等候一事,在京城里都传开了么?”

“三嫂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这跟我和二嫂打哑谜呀!”徐氏笑着,“当年侯爷和平南侯府里的吴家大小姐之事,三嫂一点耳闻都没有么?要三嫂真一点都不知道,倒是我多嘴了。”

一旁冯氏觉得徐氏这话有可能惹出祸端,一句多嘴的话不说,寻了个理由,不掺合这事,回清风院了。

“五弟妹是知道的,我自小在常州长大,去年才来京城,当年的事情,怎么能知道呢。”沈暖玉笑着说。

徐氏这话,倒成功勾起了她的兴趣。

当年高寒冷和吴家大小姐怎么了?

在一起了?相互爱慕?是一对情侣?有情人未能终成眷属?

从徐氏欲遮不遮,实则不想遮的表情上来看,无非是这几种可能中的一种。

沈暖玉余光看向旁边跟着的馨香,从馨香的神情来看,她也是不知道高寒冷和吴大姑娘当年之事的吧。

“原是我多嘴了。”徐氏又做出副后悔的模样,“我哪里知道三嫂还不知道此事。”

“话都说到一半了,五弟妹再不说下去,可是没意思了。”黯淡些语气,停下脚步,看向徐氏,露出个你懂的笑容,“这话五弟妹要是不对我讲,怕是没有人会对我说了的吧。”

“既然三嫂都这样讲了,那我也就豁出去了。”徐氏做出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只三嫂可别往出讲,这话是我告诉你的。”

“五弟妹还不信任我么,从前你对我讲的事,我可有说出去一件?”

通过这种背后说小话的方式,离间原主和高寒冷夫妻二人之间的关系么。

有句话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周韵锦和这徐氏怕还真是一路人。

徐氏便拉沈暖玉到背人处,压低声音说:“当年侯爷差一点就迎娶吴大姑娘了,吴大姑娘那是过了老太太和二太太眼的,老太太和二太太都默许了。”

沈暖玉当八卦新闻听着。

“只这两人有缘无份,”徐氏说着叹了一口气,“那年侯爷和吴大姑娘在战场上回来,先帝就赐婚于侯爷和永福郡主两人了,侯爷对吴大姑娘一往情深,结婚整一年,没同永福郡主同房,这事当年在府里没人不知的。”

又是这种剧情么……

沈暖玉倒是好奇徐氏说的前一句话,“侯爷和吴大姑娘从战场上回来?侯爷带吴大姑娘去了战场么?”

带女朋友去战场上搞对象了……高寒冷这有点独出心裁的浪漫气息啊。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六十七章 老狗血剧情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