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流彩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19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下午去给原主的两位舅舅请安。

三年守制期间,两人都闲职在家。见虽见了,也不过是说些寒暄的话。问完她,转而问高凛西。

官场上的人,特别是吏部的人,都特别务实吧。

原主的二舅舅试图打听高凛西的喜好,沈暖玉心说:不是不想告诉你们,是真不知道。

“你太婆婆和婆婆身体可还好?”大舅舅又问。

“太婆婆身子硬朗,婆婆也还好。”沈暖玉有要走人的冲动。

临告辞时,两人又嘱咐了些话。

话说的虽然很委婉,处处表示为了她好,但却不太受听。

什么男人是女人的天……让她在侯府做好贤妻良母,伺候好高寒冷,这样她才能好,侯夫人的身份,多少人梦寐以求一类话。

从二人的书房出来,沈暖玉就带着馨香往先时住的小院子走,怕两人对府上不熟,潘氏特别拨了两个丫鬟在后面侍候着。

才到小院子一会,潘氏又遣陪房秦宝家的来送小食,又说是潘氏请去那头坐坐,厨房煮了她爱喝的茶。

去了也是没话找话的尬聊,沈暖玉以她有些累了为由头,婉拒了。

秦宝家的过潘氏处传话,李氏也在,两人都是见怪不怪了的。

“她不来不来吧,礼是尽到了,她自来性子淡。”李氏说。

潘氏道:“听说高家老太太生日宴那天,平西侯当众握着大姑娘的手写字了!好不羡煞旁人!”

李氏自来消息不比潘氏灵通,这会听着,也好是惊讶。

潘氏道:“这几日我见大老爷愁眉,说是唐家老爷新升了吏部侍郎,待到两年之后,还不知是怎样个光景。一朝天子一朝臣,老太爷下来后,可大不比从前了,朝中能走动的还有几人,正所谓树倒猢狲散,就是这般的世态炎凉。”

李氏跟着叹了一口气,虽说女人主内,相夫教子是本分。只家里的男人——外头撑着的天要是失势了,让她们倚仗着的女人该如何是好。

潘氏又道:“高家的门楣,老爷子在上头时,是能走动上的,现如今不在了,倒没了交集,可有大姑娘这一层关系在,那就不一样了。”

李氏点点头,“今日送大姑娘来的,是侯爷贴身的侍卫,这倒看出大姑娘在侯爷心里的分量了。”李氏便想到了当初指派给沈暖玉的郝婆子。

潘氏也道:“所以母亲当初给大姑娘选派那几个丫鬟跟着,倒是废了一番苦心的了。不是都跟着回来了么,一会寻个时间,见见……”

李氏一回头,见柳之婉走进来,便拉回话道:“母亲对大姑娘,自然是一片苦心,大姑娘性子清冷,又不是个爱争抢的,要没几个丫鬟在旁帮着提携着,怕也空手。”

潘氏见柳之婉来了,也收了下话,站起身来,笑道:“妹妹过来了,进屋坐。”

-----------

沈暖玉这面。

潘氏派遣到小院内的两个丫鬟见无差事可做,又素知沈大姑娘的脾气极好,对人极为宽厚,就各自找了理由,回家去歇着了。

沈暖玉在小院溜达,看着院里面摘种的各种植物,有在现代时见过的,也有没见过的,正觉得新奇。

走到西墙角正欣赏着,突然听墙那面有两人的低语声。

“……姑娘,还是别出去了吧,要是被老爷和夫人知道了,可就完了!奴婢得挨板子!”

“没事,今儿我大表姐和姑妈回来了,母亲和婶娘正忙着招待呢,哪里顾得上我,你忒是个胆子小的,不像我的丫头!”

沈暖玉听着,已经不动声色的去廊子里搬来了椅子,站在椅子上,看见了西墙外说话的两个小姑娘。

墙角有个狗洞,穿襦裙的小姑娘敛了敛袖,正想着怎么爬出去能相对优雅些。

“啊!有人!”

等柳三姑娘找好了姿势蹲下要往出爬时,她身边的贴身丫鬟不经意间回头,一下子看着了墙头上沈暖玉的脸。

这一喊,把柳三姑娘和沈暖玉都吓了一跳。

柳三姑娘险些卡着脑袋,沈暖玉下意识往后退一步,险些从椅子上折下来。

这动静着实不小,把在屋里的馨香都招了过来。

柳三姑娘又重新爬了回来,见是沈暖玉,就松了一口气,一边拍打身上的灰,一边恨铁不成钢的斥责贴身丫鬟道:“你喊什么喊,差点扭了我脖子,大表姐又不是不知道这个洞,你想吓死我啊!”又抬头笑看向沈暖玉,“出去溜达溜达,表姐去不去?”

沈暖玉听这语气,原主以前是和这小姑娘钻狗洞出去过的了……想想来时,那热闹的街景,就下意识跟着点了点头。

柳三姑娘不怕事大,“那表姐快去换衣服啊!”指指沈暖玉头上戴着的金䯼髻,“这个可不能戴出去,戴出去露馅了。”

馨香吓得了不得,扶沈暖玉从椅子上下来,怕墙那边的柳三姑娘听着了,压低声音劝沈暖玉:“这可不是玩的,奶奶现在是何等身份,要被人知道了,怎么办好?”

沈暖玉眼望着馨香,试着说:“就出去一会,半个时辰就回来,来人了就说我在房中睡觉。”从今日柳大老爷,柳二老爷等人的态度来看,谁都想让原主好的吧,现在是在柳家,就算出去一事被发现了,柳家的人都会想办法替她遮掩。

总之,有这么个能出去的机会,她一定要出去瞧瞧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

柳三姑娘这会从西墙那边绕到小院,催促说:“表姐快去换身衣服啊,抓紧时间!”

最后是柳三姑娘让丫鬟回去取了她的衣服,馨香把沈暖玉高高盘着的发髻松开,给梳了个未出嫁姑娘的简单发饰。原本头上戴着的首饰每一件都太贵重了,索性全部卸了下,在墙角摘一朵红花,别在头上。

馨香和柳三姑娘的贴身丫鬟留下,沈暖玉和柳三姑娘从洞口爬了出去,溜出了府。

“咱们去哪里?”出了府,顺着小窄路往前走,沈暖玉好奇,一边欢快的东张西望着,一边笑问柳三姑娘。

柳三姑娘拍拍身上沾着的灰,回头看沈暖玉,玉曜的肤质,水眸红唇,眼睛里流彩一般的,笑起来露出牙齿,很是自然大方。

不知道为什么,怎么感觉和以前冷清文雅气质的表姐不同了呢,不过还是现今这个样子更好些,没有那些才女的架子束缚着,相处起来不拘束。

柳三姑娘禁不住感慨道:“表姐真是越来越好看了,表姐夫一定对表姐很好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六十三章 流彩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