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吃饭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19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跟着柳老太爷去书房。

柳老太爷用略是浑浊的嗓子和沈暖玉说原主母亲小时候的事。

“那时候阿公在地方任上,你阿婆肚子里又带着你三姨……阿公那时候一个月的俸禄少得紧,扣除给衙门三班六房发的,手里哪还有钱,你母亲懂事,知道体谅人,才七八岁,就帮你阿婆操持家务……”

从谈话中,沈暖玉得知,柳老太爷是外省寒门出身,穷人家孩子,寒窗苦读数十载,走科举取士之路,步入了仕途。

从地方芝麻小官,一路节节高升,走到了文渊阁大学士,稳坐武宗、孝宗两朝肱骨之臣。

年轻时该是何等意气风发。

沈暖玉坐在小杌子上,眼看着现如今风烛残年,平易近人的老人。

因为仕途之路走的着实辛苦,朝堂上的肱骨之臣当的着实不易。

所以对自己辛苦经营得来的名利,尤其看中。在原主的父亲沈段泽遭诬陷触怒天颜,被流放岭南之时,柳老太爷为求自保,和原主的母亲断绝了父女关系……

“您喝茶。”沈暖玉作为后来者,只选择聆听着,时而帮柳老太爷续好茶水。

“你母亲终究是怨我的,你阿婆临走……”柳老太爷叹息,“她临走时啊,心里那个结都……”摆摆手,不往欲下说了。

沈暖玉找不到合适的话往下接,亦不愿意用一些话来敷衍老爷子。

“丫儿在侯府过的还顺心?”提起这个话题,柳老太爷话语里的伤感总算散了些。

“侯爷对我很尊重。”想想昨天晚上,沈暖玉觉得自己有些口是心非。是白天的时候还算尊重。

“那就好。”柳老太爷评价高凛西,“到了一定年岁,都成熟了。想当年忒是煞人,”见外孙女在屏息听着,怕再吓着了孩子,老太爷调整着说,“谁还没年轻过,谁都有过年轻气盛的时候,现在好了就好,对我们丫儿好就行,武将之家,没有那些弯弯绕,繁文缛节还少些?”

沈暖玉心说:您还真不了解那所谓的武将之家,繁文缛节少些?

“倒是少些。”她又笑着睁眼说瞎话了,同时也好奇柳老太爷的话里有话:“才阿公说的,侯爷年轻的时候煞人?”按老人家口里的称呼他。

“无非就是些打打杀杀,盛气凌人了些,现如今经历的多了,也就沉稳了。”柳老太爷想起了高凛西十六岁年时武举第一名,年轻时正经张狂无恐的那几年。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

原主的大舅母潘氏着人来问:“大太太着奴婢来讨老太爷示下,问在哪儿摆饭?老太爷可同两位老爷一同用饭,表姑娘在哪里吃?”

柳老太爷摆摆手,“我还在我屋吃,不和他们掺合,玉儿过去吃。”

丫鬟应声去了,柳老太爷又对沈暖玉说:“我吃的饭食你们年轻的都不爱,好不容易回来,不可委屈了,丫儿过你大舅妈那里和她们同吃去吧。”

沈暖玉挺喜欢听老爷子说“丫儿”这个称呼,亲切。站起身,给老太爷行了礼,才从书房出来。

过柳家花厅吃中饭。

原主的两个舅妈性格差别很大,大舅妈潘氏爱说爱笑活泼性格;二舅妈李氏沉闷性格,有事往心里搁。

外加上原主的三姨柳之婉,柳家几个姑娘,围一八仙桌上坐着吃饭。

柳大太太潘氏给她夹菜,说:“你太瘦了,得多吃一些。”

沈暖玉爱听这话。

古代有守孝三年的期限,烧周年叫小祥之祭,过了这一天,可渐渐除下身上的丧服。

所以此时这一桌上,并不见什么荤腥。都是些斋戒的饭,只也不知厨子在哪请的,菜炒的真好吃。

打原主婆婆二太太的话来了,吃饭的当儿,大舅妈果然留沈暖玉:“难得回来,大姑娘多留一日吧,娘们几个多近一近。”

三姨妈柳之婉也说:“在侯府是当媳妇,回娘家是当姑娘,留下住一宿。”

沈暖玉心想不回去有不回去的好处,高寒冷这两日不知怎么的了,总往暖风院跑。想想觉得心烦。

吃完了饭,要午休。

大舅妈潘氏留沈暖玉在她屋里歇着。

二舅妈不爱说话,但心思细,知道原主是喜静的性子,这会笑着说:“大嫂屋前养的全是鸟,叽叽喳喳的,大姑娘睡眠浅。”

潘氏想想也是,便先派遣人,“还让大姑娘住未出阁时那屋,带两个麻利的人先去打扫。”安排完了,才想起来看沈暖玉,笑着,是征求意见的意思。

住哪儿无所谓。清静的地方更好。

沈暖玉笑着默许。

原主没嫁给高凛西的时候,在柳家待过一段,就住在柳老太太小佛堂的后面的小园。

一条小甬路通过去,是一个独门独户的小跨院,左右两边是修竹,环境很清幽安静。

天气发阴,没有太阳。

沈暖玉让馨香将躺椅搬出来。馨香一个人搬的吃力,沈暖玉就走过来和她一起搬。

“奶奶又失了身份了。”馨香抬眼笑着提醒。

沈暖玉站在她对面笑,也不松手,直到将躺椅搬到了廊子下,笑说:“又不是在侯府,这会就咱们两个,不算失了身份。”

沈暖玉躺在椅子上,馨香拿了个小杌子在旁边坐着,两人闲着聊天。

沈暖玉便问馨香认不认得上午拦路的女子。

馨香摇摇头说从没见过。

小院子不大,两边墙外都是竹林,竹叶横斜舒展进院子里。因平时鲜少有人过来,院墙下面长着一片一片的青苔。

“这里真清静。”沈暖玉躺的很惬意,一时想:“要是有钱的话,在人流不错的地段置办这样一个小院,前面开个小店,后面住人,有一份收入,生活富足,自由自在的,不和侯府里那些乌七八糟的女人勾心斗角,这样的日子是不是太好了?”

馨香仔细想了想沈暖玉说的话。心知道自家奶奶是一辈子没可能过上这样的日子了……可却真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比当丫鬟伺候人好,她年岁也渐渐大了,如果奶奶肯尽力为她争取,给她找个好人家,她兴许能过上那样的日子,生的孩子不再做家生子……

馨香摇了摇头,不让自己去想那些和自家奶奶分心的苗头。

“知道在京城买下一个宅子需要多少钱么?”沈暖玉问馨香。

馨香虽是土生土长的齐国人,只是久在内宅里,哪里知道外面的事。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六十二章 吃饭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