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周年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18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荀爷?”说话那穿袍子,男人打扮的女侍卫下了马,一面摇着手里的马鞭子,一面朝荀穆走来,嘴角向上扬起,话语里丝毫不掩饰嘲讽,“几年没见,荀侍卫都混成爷啦?你成了爷,你家侯爷算什么,你俩按兄弟论啦?”

听的在场众人都瞠目结舌,看向那侍卫打扮的女人!

什么来头?

敢这么说话,不禁看向其家主人乘的那辆车,车周围挂着摇旌,原来是平南侯府的车!

车里沈暖玉亦是好奇的,透过窗帘旁的缝隙往外看,只能看到说话那女子的侧半身,看不到正脸。

就见着那女子和荀穆面对面站着,大致到荀穆肩头,穿着黑色窄袖的袍子,头发编成了股,在脑后汇成个马尾辫,做男子打扮。

原来这时代也有女性能活得这么恣肆洒脱!

听口风是连高寒冷本人也不惧的!

沈暖玉直了直腰,受到鼓舞了般的,不顾敌友,真想下去和她握个手,讨问讨问她是怎么做到的。

一旁荀穆平静处之。仿若没听见那女侍卫话语里的刺,只是吩咐马夫驾车继续赶路。

反倒是那女侍卫觉得打在了棉花上,真个没趣,冷笑了笑,挡住荀穆去路,“几年不见,见了面也不打声招呼?”

“好久不见。”荀穆皮笑肉不笑,心里怪到出门之前没看黄历,这会竟然碰上自家爷的对家和这讨人厌的蛮子。

荀穆这人好比那灶上烙了七天七夜没放盐的锅巴,干干巴巴无趣的掉渣。那女侍卫也不愿意和他继续说话,扬眉对旁边兵马司的属官道:“不敢查侯夫人的户贴么?”

说到属官心里去了。

“爷帮你这个忙!爷是女的,不忌讳那些!”女侍卫一甩手上的鞭子,更有气势了起来。

走到沈暖玉所乘的马车旁,先抱拳扬声对里面道:“先时见夫人排了一刻钟的队,就知道夫人是通情达理的人,这会替兵马司里的人验验夫人的户贴,冒犯之处多有见谅!”

沈暖玉暗赞:好洒脱爽朗的姑娘!

一时都忘了她手头上没有户贴的事了,应声道:“那有请。”

有请?这一声温温柔柔的有请,倒把女侍卫听的一怔。马车里这女人看不出软硬张来?不知道这是故意刁难怎的,还有请?

女侍卫回过神儿,清了清嗓子扮做冷酷无情样,大阔步走到了车帘前。扬起胳膊要掀门帘时,被荀穆一个剑鞘拦下,沉声理智道:“请你放尊重。”

“今儿是我们姑娘回娘家的好日子,爷不想见了血,断不是怕了你!”说毕,来了个健步转移,一溜烟转到车窗旁,一把掀了窗帘。

沈暖玉端坐在车里,正想看看这女侍卫长什么样。

这会窗帘被掀开,她侧过头来,不但不躲,反而和那女侍卫对视上了。

两人互相看了看对方,僵了那么一秒。

直到沈暖玉回过神来,朝那女侍卫友好的回了个微笑。

女侍卫掀起窗帘的手微微一滑,窗帘重新遮住了车窗。

这时去衙里办临时户贴的侍卫也已气喘吁吁的赶了回来。

兵马司属官再不敢不放行。

等平西侯府和平南侯府的马车相继过去后,那属官还心有余悸,暗处里松了一口气,用袖角擦了擦鬓边的虚汗。

两路车马在岔路口分道扬镳。

进了一条胡同,平南侯府马车里的主人才开口说话:“你太放肆,才回京城,就给我惹事。”

那女侍卫没了刚才自称爷的那股闯劲,反差的笑说:“难道姑娘不好奇平西候的新夫人长什么样?”

车里面的人不往下问。

那女侍卫心里有事搁不住,强憋了一路,临到平南侯府门口了,终于憋不住了。

“当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姑娘不问问比当年永福郡主如何?”

车里面的人依旧不说话。

过了一会进府,那女侍卫又忍不住说:“姑娘猜不着先时那新夫人对我说什么?”自问自答,哈哈笑道:“竟然说:‘有请’掀开帘子不生气不说,还盯看着我笑,你说她缺不缺,会不会是个脑袋不好使的!”说完,自己一个人笑的更甚。

马车里的人没笑,倒把坐在前头赶车的马夫逗笑了。湘云侍卫可真招笑。

-------

快到柳家时,又和原主三姨妈的马车走了个对头碰。

互礼让了一番,还是让沈暖玉的车马行在前面。

到了柳家门口,早有一班人等着迎候。

沈暖玉下了马车,原主的三姨妈柳之婉便走过来,握住了她的手,仔细端详着,笑说:“一年未见,玉儿清减了,也成熟了。”

馨香在旁边暗暗伸了三个手指头。

沈暖玉瞧着面前这中年女人,不知道是不是旁观者清,总觉得和原主长得有那么点像,就试着唤她:“三姨妈。”

这头原主的大舅妈和二舅妈,柳家几个姑娘,也都迎了出来。叙了一番寒温,引沈暖玉和柳之婉去厢房更衣。

馨香把预备好的衣服包拿到厢房,巧萍,巧慧在旁服侍沈暖玉换衣服。

身上换了素色料子的对襟衫,头饰也相应减了两件。

换好了衣服,沈暖玉对几人道:“你们也都回家看看自己的父母兄弟吧,也都一年多未回来了。”

几人感激的应了。

这时有小丫鬟过来传话说:“大老爷和二老爷上坟回来了。”

原主的大舅母潘氏和二舅母李氏听了便道:“那咱们也去荣子堂。”

按照辈分,沈暖玉跟在三姨妈柳之婉后面,一同往荣子堂走。

柳老太爷已经立在堂前不知多久了。细高条的个,单瘦的身子,穿着宽大的藏蓝色袍子。山羊须全白了,迟迟的盯看着案上的牌位,一句话都不说。

几个媳妇进香,老太爷站在旁边也不走。

进过了香,潘氏,李氏都劝老太爷:“父亲,您回去吧。”

柳之婉上前来要搀扶老太爷:“父亲,您要保重身子,回去歇养着吧。”

老太爷点点头,忽然想起来,眼睛一亮,问:“你二姐回来了?”

说的是原主的母亲。

柳之婉怔了下,随即笑着说:“二姐在常州呢,她身子不好,受不得长途奔波,玉儿过来了。”

老太爷听了,眼睛黯淡下来。叹了一口气,“玉儿来了,哪呢?”拉长了声音,有点颤巍巍的问。

沈暖玉便适时走过来,屈膝给老太爷行礼,唤:“外祖父。”

“起来,快起来。”老太爷拍拍沈暖玉胳膊,让她起来。眼睛有些花,微觑了觑眼,略发黑的唇颤动起来,握着沈暖玉的手,慈爱的笑说:“你母亲小时候最懂事了……”

原主长得很像她母亲。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六十一章 周年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