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拦路的女人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18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侯爷说的是公服么?”

沈暖玉孤陋寡闻,以为他们官员上朝穿的衣服,以及头上带着的圆角乌纱帽,只有一套。

结果从高凛西话里话外得知,他有十几套上朝穿的常服。

“怎么这样多呢?”沈暖玉不敢置信。

想想在现代上学那会,从周一穿到周五,几乎日日穿着的校服,夏装,秋装加起来,每人才不过三四套而已。

高凛西听这话便想,沈段泽当官时,尚服局每年不发朝服?

转念才想到,她那时才四五岁,后来搬到常州,不知事也是有的。

对她解释说:“袭爵有些年头了,每年尚服局都有发补。”

他十六岁那年袭爵。

等高凛西向荀穆交代完马车一事,又交代把衣服拿暖风院几件时,荀穆大吃了一惊。

看来自家爷是预备在暖风院常住了!

------

即使是去为原主外婆烧周年,去安怡居请安时,依旧不能直接穿素色的衣服。

等到柳家时要再另外换衣裳,丧气不能让侯府沾染了,这是规矩。

而且平西侯夫人的身份,出门在外,不能没有排场,又不能铺排太过。

夏义媳妇今日给她上的是金䯼髻,头发盘得很规整,身上首饰,从上到下,无一不精致。

然后得到老太太和二太太的点头应允,才出门。

二门口已经有马车预备下了。

荀穆竟然等候在那里。

远远的见到沈暖玉,便躬身行礼。

“荀爷!”跟在沈暖玉后面的巧萍,禾儿等人无不惊讶,又带着欣喜激动:“不会是荀爷送咱们吧?”

因荀穆跟在高凛西身边久了,许多高官见了他也给几分面子,私下里都尊其为爷。

沈暖玉站定后回了个微笑,听荀穆说:“侯爷吩咐,让属下护送奶奶去柳家。”

结果荀穆骑马带人在前开路,沈暖玉所乘的四乘大轿在中,后面扈从着两乘小轿,因路程不近,都套了马,馨香和巧慧坐一乘,巧慧和禾儿坐一乘。

因未用侯府执事,在百姓眼里,倒看不出是公侯谁家。

只是荀穆在前开道,在在朝为官的人家眼里,可就大不一样了。

这日是个阴天,但却并没下雨,难得凉爽。

荀穆坐在马上,悠闲的开路,余光看看街景,两旁卖什么的都有,好不热闹。

过城西时,正遇上西城兵马司的人查街,离老远见着一群快役挡在前头,用木栏杆设了个闸口。

在高凛西身边近身服侍多年,荀穆也耳濡目染,被熏陶出了不争不抢不张扬的性子来,摆手示意身旁跟着的侍卫,放缓马速,预备随时停下接受兵马司的人检查。

前头西城兵马司的属官也瞧见了渐渐行来的人马,最中央主人乘着的是京城时下流行的幔子璎珞四人抬可套马的轿子,身后面跟着两乘小轿,前面四人骑马开路,说张扬不张扬,说低调又不低调,着实不好判断身份。

“近日应天府一带出了越狱要案,严防囚犯逃窜藏匿,所有车马人等一律停下接受例行检查,准备好户贴,没有户贴者不许过城西!”

沈暖玉坐在车里听外面人说话,略微将车窗掀起一条缝,看看外面的光景,倒像是看民国剧里演的那样,一行行路过的百姓排成行,拿着类似于身份证的户贴,等着接受检查,好过闸口。

“你的户贴呢?”

“官爷,这又不是出城,小人今早上走的急,忘带户贴了……”

“告示贴好几天了,没有户贴不准通往西城!赶紧退后,要么去衙里开帖本,要么回家里取去,后面一行人等着呢,别耽误事!”

“去衙里开贴本得花二钱银子呢,小人哪有那闲钱,您通容则个……”

“不是,我跟你在这磨牙呢!看你这贼眉鼠眼的,怕不是那逃犯!”

沈暖玉坐在车里,心想着馨香自来办事周全,她的户贴,应该给带了吧。

后一辆马车里,馨香很是着急,她哪里知道这两日出门要带户贴了。

掀开窗幔摆手示意前头开路的侍卫过来。

那侍卫看了看荀穆,得到荀穆点头应允后,下了马,小跑着过来了。

馨香压低声音吩咐:“告诉你们荀爷一声,奶奶的户贴和我们几个的准户贴都没带,讨你荀爷的示下,是现在派人回去取?还是另有法子过去?”

那侍卫又跑回去和荀穆传:“馨香姑娘说她们没带户贴。”

荀穆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立直了身子,将揣在自己怀里的户贴掏了出来,稳妥起见,又从茄形荷包里掏出来一两银子,吩咐个侍卫就近去衙里办个临时的贴来用。

接银子那侍卫心里直觉得荀爷办事太是拿稳,荀爷的脸就是通行的户贴,兵马司里的哪个属官不认得,还至于去办什么临时的贴。

没行特权先过,在后面排起了队。

荀穆亲自下马来,到沈暖玉马车前,隔着帘子解释:“前面的人多,得稍等些,还请奶奶担待些。”他们爷也是个不愿意行特权的人。

沈暖玉觉得无所谓啊,在现代的时候,做什么事不得排队。现在坐在马车里排队,和别人相比,她已经是享受VIP的待遇了吧。

大约等了十五分钟左右。

排到了她们。

那属官认出了荀穆,忙陪笑着说:“竟是遇上了荀爷,好巧不巧,您也不早开口吩咐,我让他们先给放行啊!”

荀穆将自己的户贴递了上去,脸上是不近不疏的表情,道:“那麻烦大人了。车里是我们夫人和随身跟着的几个丫鬟,需要另看看户贴么?”

兵马司的属官赔笑说:“岂敢、岂敢!这都是夫人和荀爷体恤了,原按规矩,我们提前就该放行的。”说着,就连忙摆手让开闸口。

荀穆道:“我们夫人特意吩咐,前面几十人等着呢,不让抢过,看乱了秩序,车马有失,伤着了百姓。等也就等了,也不想让你们难为,体恤你们巡查辛苦。”

那属官赔着笑脸,退让到道路旁,在沈暖玉的四乘大轿路过他身旁时,躬身说:“多谢夫人体恤。”

后面跟着的小轿里,馨香和巧萍相视一笑,巧萍压低声音对馨香说:“今儿还得回是荀爷送咱们!”

话音还未落,就听后面有个粗中有细的声音阻止:“且慢!不是都验过户贴才让通过的么,这几辆车里的人查过了么,就这么放行了?”

荀穆寻着声音,回头看过去,待看清那人时,就觉得今日这差事,难办了。

哪来个多事的!平西侯府的马车也敢劫,兵马司的属官一时都看懵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六十章 拦路的女人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