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沟通障碍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18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馨香见自家奶奶红了脸,拿手掌扇风走出了书房。

沈暖玉拿起了茶杯,馨香忙在旁执杯,看看自家奶奶脸上的光景,应是和侯爷相处的还融洽,又想想禾儿期待的眼神,便低声道:“奶奶,明日去柳家,禾儿也想跟着。”

“行。”沈暖玉点点头。

她想禾儿想回去就带她回去,那小丫头不错。

馨香迟疑了下,知道自家奶奶又是把府中的规矩忘了,解释说:“侯府不比别家,奶奶出门,许多双眼睛盯着呢,二太太自是不希望奶奶太铺张的,更何况为的是烧周年回去的,再有,调用马车得提前和账房报备。”

沈暖玉心说:多带一个人而已,哪就那么严重了。那日去周家给高七爷下小茶礼,还有人骑马在前开道呢,那张不张扬,不也没事……

馨香见自家奶奶不为所动,有些为难。

这时高凛西走出来,询问:“怎么了?”

馨香如看见希望了般的,拿眼睛看了看沈暖玉。

见自家奶奶没反应,馨香干着急,一斗胆,就将禾儿想要跟着去柳家的话学了。

“明日去柳家?”高凛西显然还不知道。

沈暖玉点点头,笑着解释:“明日是妾身外祖母的周年,母亲准予妾身过柳家去了,妾身以为侯爷知道了,就所以没再对侯爷学。”

高凛西点点头,说:“那就领着吧。”

“只一辆车里装不下四个丫头。”馨香笑着提醒,“前一段日子各房出门太破费了,三太太便定了个规矩,凡是出门,要走公中,调度三辆及以上马车的,要提前一日到账房报备的,这会怕是来不及了……”

沈暖玉也就听明白了,想想沈大爷去常州考试的前车之鉴,心知高寒冷是不会为她动用一点特权的,垂了头,也就不指望他了。

动用公中的要提前报备,那自掏腰包不就行了,沈暖玉想到昨日赢的那三两银子。

高凛西见沈暖玉微垂了头,并不说话,想想自从她进府里来,竟从没有求过他,一次口都没开过。

“让禾儿跟着吧,多一辆马车而已。”高凛西看向馨香吩咐。

听的沈暖玉不禁抬头看了看他,有那么几分不可思议。

“嗳!”馨香忙屈膝应声,脸上带着意外的欣喜。

晚上,躺在床上。

大致八九点钟,沈暖玉躺着没有困意。

高凛西也没睡,侧过头来和她说话,“平时都做什么噩梦?”

“既是噩梦,妾身又哪里敢回想。”沈暖玉直觉得有点编不下去了。

高凛西听了,半天不说话,一时伸过胳膊,“过来。”示意她枕在他臂弯处。

沈暖玉抱着离他越远越好的态度,笑着摇头,“妾身怕把侯爷的胳膊枕麻了。”

高凛西听了,把他的被子往她那边一裹,又从底下抄出她原本盖着的被子,两个人就那么同衾躺着了。

揽过她的腰,果然让她枕在他手臂上,闲看她的一举一动。

沈暖玉既觉得热,又觉得不自在,余光看着挂在里面锦上添花纹路墙面上的荷包摆件,垂眼不说话。

高凛西也不再说话。

夜渐渐的深了,因他什么都没做,她的防备也就渐渐消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阖上了眼睛,也就快要睡着了。

高凛西平躺着,他在想先时沈暖玉的话。

去岁他才从岭西回来,和兵部交接,统计各将士军功,军饷,阵亡士兵安抚,庆功宴……大大小小的事情,整日里忙。

偏偏又在那时候,圣上赐婚。因是赐婚,婚礼一应事宜外有司礼监和礼部承办,内有自己母亲和三太太在操办。

当时也有人来遵循他的意见,问新夫人住在哪里。

高凛西想了又想,已经忘了当时自己怎么说的了。

后来在安怡居,给老太太请安的当儿,倒是老太太开的口,说还将新媳妇安置在原屋,问他行不行。

当时三太太也在旁,解释说,风水先生给看过的,说她的八字冲着东面,在东面住不好,西面虽有几个院子,不是太紧巴,就是太旧了,需要些时日修缮,亲迎的日子又在即,不若就还住原屋,问他好不好……

高凛西轻翻了个身,看看躺在身侧眉宇微蹙的人,抚了抚她的头发,放柔了些声音,商量说:“想换个院子住么?”

听这话,沈暖玉忽然精神了起来,睁开眼睛,发现两人脸对脸躺着,也就是咫尺距离,“妾身都听侯爷的。”

“都听我的?”夜深了,让人卸了平时惯常维持着的伪装,听着那带着睡意的温软声音,某处动了动,他笑着,喉咙微滚。

沈暖玉点了点头,眼睛一时发亮,她想起了在桂香院旁边的那个院子,挨着个小亭子,后面是平坦宽敞的草坪。

要能搬到那里就好了。沈暖玉暗想,便就抬眼看着他,说话之前,不总得先保持个礼貌的微笑么,“侯爷,妾身想……在桂香院旁边……”

高凛西已经挨近了些,对着她的耳朵,声音由醇厚到暗哑,转变的过程就在那么一秒钟,他说:“你自己说的。”

沈暖玉往后躲了躲,想:还没说完下话呢,高寒冷已经猜到她想搬到桂香院旁边那院子里了么。

点头一笑。

结果他以为是默许。

一场本可以避免的接触。

在漫长煎熬过程中,沈暖玉才反应过来,懊悔自己说错了话。

除了没到最后一步,别的什么该做的都做了。

不比那日,现今她是清醒着的。

胶着着,衣衫不整,脸和煮熟的虾子有得一拼,见过猪跑是往往不够的,狼狈可想而知……被他拥在怀中。

排斥的滋味,如海浪般的,一荡一漾的涌动着,仿佛闻到了大海的咸腥。她希望有一条船,能接她回到现代的家……

第二日清早,还如往常一样,起来准备他上早朝的事。

他上早朝穿的常服是清早才送过来的。

以前他并不在暖风院多住,一月一两次,所以暖风院并不预备他的衣物。

每次都是荀穆着人事先回书房取来衣物,早上着小丫头送到里面来的。

今日按例是如此。

他里面穿着白色盘领的中衣,外面套袍子,绛红色的,前后补子上有彩绣。看了半天,没看出上面绣的是什么,像狮子。

在后帮他上衔玉的革带时,沈暖玉有些好奇的问:“侯爷的公服真好看,上面绣着的是什么?”

大齐启元年间已经明确了官员胸背花样,公、侯、驸马,用麒麟。

高凛西没想到她会这么问,就像昨晚没想到她红着脸,在他身下那未经世事的样子似的……

回头看了看她,眼睛里澄澈如水,和昨晚一般,是真不知道?

“既然喜欢,由你保管如何?”每天早上,由人从书房往暖风院送衣服太麻烦了,高凛西决定把他的朝服拿这里一部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九章 沟通障碍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