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不解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17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暖风院西屋,沈暖玉正坐在炕沿边聚精会神的研究娘娘牌。

这牌一共有四十张,分做“十”、“万”、“索”、“文”四门。

高凛西没叫人通报,这会进了屋,还真见她眼看着纸牌发呆,长长的睫毛偶尔翕动下,在眼睑上投出个好看的弧度。

真因为输了那二两银子……

“挡着我亮了。”一个黑影投在炕面的牌上,沈暖玉以为是馨香,柔声笑说,“让开点。”

高凛西侧头看了看身旁的蜡烛,好脾气的挪开了些距离,“这样好些?”

沈暖玉刚点头头,只听声音……拿牌的手跟着一怔。

他什么时候来的,还这么无声无息……

硬着头皮,放下纸牌,赶忙凑到炕沿边上,要找鞋穿鞋给他行礼,抱歉的笑着:“侯爷过来也不知会妾身一声,妾身还以为是馨香呢。”当真看人下菜碟。

高凛西坐在了一旁,阻止了她下炕穿鞋,看看炕上散摆着的纸牌,问:“大晚上的自己玩?”

“没有,就是看看,无聊打发些时辰。”沈暖玉陪着笑,手指下意识收了收衣领。

她又悄悄的把里面的抹胸脱了去,大夏天的,将胸衣穿在睡衣里面多热,也没预想到高寒冷这时候会过来。

这一举动看在他眼里很是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招得他往那里看,一丝一毫也不避讳。

发窘的人是沈暖玉,红了耳根,侧过身去要穿鞋,逃避着说:“侯爷口渴了吧,妾身倒茶去。”

高凛西坐着没说话。

沈暖玉就默认他同意了,俯身迅速穿了软鞋,只也是太想逃避了,走的太急,没看脚下,小腿一下子磕在了旁边的脚凳上。把脚凳撞翻了,“哐当”一声响。

疼的她倒吸了一口气,扶起脚凳,愣是装作没事人一样,快步要往堂屋走。

只再快快不过他。

高凛西紧了紧眉,站起身来,不由分说,一抱将她捞起,对着她眼睛,略略笑着说:“我不渴。”

听着有点意味深长。

沈暖玉看了他一眼,两人对视上,她便又迅速移开了眼睛。

她见过高凛西抱他闺女时的样子,这会她和他闺女高宜娇一个待遇。待在他怀里十分不适,又不好乱动,试着唤了他一声:“侯爷,妾身沉,你放我下来罢……”

她沉?

高凛西手指搭在她一丝赘肉也无的腰上,禁不住好笑的看着她。

沈暖玉也觉得这借口找的太是不妥,原主都快瘦得皮包骨了,哪沉啊……

高凛西便把她稳放在了炕边,俯身掀起她裤腿,眼见着羊脂玉般的肌肤上挂着条红色的道子。

朝外吩咐丫鬟取药膏来。

丫鬟取药的当儿,他问她一句:“疼么?”

沈暖玉摇摇头,死命不承认疼。疼不也是自找的么,谁让走路不看脚底下。

高凛西笑笑,他向来不喜欢娇气的。

馨香束手束脚的拿膏药进来,还以为两人又吵起来了,进屋后,发现侯爷和她们奶奶有说有笑的,暗处里才松了一口气。

馨香走后,高凛西把散在炕上的牌捡起来,拿手倒了两倒,看向沈暖玉。

“凑十字的玩法,赢钱的?”先时沈暖玉研究了大半日,这会正想牛刀小试。赢钱的,白玩她可不玩。

高凛西点点头。

见他那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沈暖玉心里一笑,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可别自信太早。

在小炕桌上,两人面对面坐着。没了身份差距,牌场上最是公平。

每人抓七张牌,沈暖玉坐庄先出。

结果连坐了三把庄。高凛西连输三把。

其实就是比谁的记忆力好,谁能记住牌,谁更认真,谁就赢。

“我输你多少?”高凛西眼见着对面坐着的人眉开眼笑了起来。赢了就高兴,输了就哭着脸,什么脾气,没见过。

“侯爷算吧,妾身不太会算账。”沈暖玉真不会算账,在现代时,偶尔打过几次麻将,胡了牌,也是等着别人算账。

高凛西摸了一张牌,在手里旋了旋,说:“听说白天时你同别人也打牌了?”

沈暖玉点点头。

“赢了,输了?”

这话不好回答……

输给了别人,却赢了他,而且是连赢三把,真怕他发脾气。

高凛把牌一撂,道了句:“家里横。”然后把炕桌往里一推,伸手揽过她腰,抱起便走,说:“咱们好好算算账。”

沈暖玉一时反应过来,吓得不轻,连忙脱口而出:“不要了,赢的钱我不要了,侯爷不用算账了,我不要了!”

“那不行,我自来不愿意欠别人的。”惹得高凛西险些板不住脸。

等到里屋,被他放在拔步床上,然后就见他卸下腰间封带,然后……将上面挂着的九龙玉佩递给了她。

“没带银子,这个抵债够不够?”

沈暖玉脸上红一阵粉一阵的,难道是她想多了……

一夜安稳无事。

第二天清早,为他更衣时,沈暖玉又把那玉佩帮他戴在腰间。

高凛西含笑看着她。

“侯爷还是给我现银吧。”沈暖玉左想右想,不能要这死物,这东西给了她,她也不能卖,倒不如要几两银子花着方便。

弱弱的补充一句:“三两就行……”昨日连输了冯氏三把,她就输了两吊钱,这会要高寒冷三两,也不算多要了他的。

“倒不贪财。”高凛西回了这么一句,没说给,也没说不给。

沈暖玉就等着他给准话,只是等上了桌,陪他吃完饭,送他出门,他也还是没说给与不给。

椅在门首,望着他渐渐走远的身影,心里很是后悔,早知如此,不把那玉佩还给他好了,现如今竹篮打水,落得一场空。

出暖风院的甬路是蜿蜒着的,不用回身,高凛西从余光能瞧见她正椅在门首朝他这面的方向看。

柔顺的头发垂下来,尚未盘成髻,没有多余的首饰,反而觉得好看。

所以说,女人最美的是头发。

荀穆已经等候在院门口了,见自家爷又是含笑着出来的。

走在出府的甬路上,吩咐他说:“一会准备三两银子,送暖风院去。”

荀穆听了不解,只也不敢问,应着答是。

心里不禁回想起去年三奶奶刚过府那会,自家爷因想着三奶奶生活拮据,手里头没钱,拿了几百两银子给她零用,结果两人还闹了不愉快,三奶奶虽没明说,可那意思就是自家爷瞧不上她,拿钱来折辱她。

几百两都不要,这会拿三两银子过去?

不更是得说折辱她了……荀穆心里头打鼓,直觉得这差事难做。

难不成侯爷又和三奶奶闹不愉快了,故意给三奶奶找不痛快。

荀穆禁不住拿余光看了看自家爷,倒……倒也不像是不高兴的模样啊……

等沈暖玉从安怡居请安回来,巧萍过来回话说:“荀爷刚才着人过来了。”

荀爷?是哪位爷?

沈暖玉不解的看向馨香。

馨香接过话来:“荀侍卫过来做什么?”

巧萍斟酌着说:“说遵照侯爷的吩咐,给奶奶送三两银子。”

馨香和巧慧听见这话,都跟着屏了一口气。

谁不知道自己奶奶刚进府那会,因的侯爷给了五百两银子,奶奶和侯爷大吵一架。

几个丫鬟注意观察沈暖玉脸色。

谁知道自家奶奶一笑。还以为看花了眼呢。面面相觑了起来。

沈暖玉心想高寒冷还算是个愿赌服输守信用的,开口追问:“银子收起来了么?”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五章 不解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