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试探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17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一般是七日。”

沈暖玉听了,就暗暗欣喜,七日,又不满足,原主不痛经,半个月就好了。转念又想想,要真来半个月也够烦的了。

不过想想高寒冷往后五天都不会过来了,身心很是舒畅。

然而现实打的她脸疼。

第二天下午,看书识字的当儿,徐氏院里的小丫鬟来请。

“二奶奶,六奶奶都在我们奶奶那儿,我们奶奶着奴婢请三奶奶过去坐一坐。”

一句话一百个奶奶。

沈暖玉不愿意和这群奶奶聚堆,才开口要拒绝,那丫鬟就又说:“我们奶奶说了,务必请三奶奶去坐坐的,要三奶奶不去,就是奴婢没将话传到,扣奴婢的月银。”

半是笑着,见沈暖玉不为所动,跪地便磕头,拜了几拜,“三奶奶好人,就可怜可怜我们小人儿罢!”

到徐氏院时,正房里已经欢声笑语了起来。

这两日忙着为周家送聘礼的事儿,今日忙出头了,三太太给徐氏放假。

堂屋支起了张桌子,冯氏,徐氏,小梅氏都从椅子上站起来,笑着迎道:“进来,快进屋!”

徐氏笑说:“可是把三嫂请来了呢,三缺一,我们凑不成局儿了!”

打娘娘牌。

冯氏坐东朝西,徐氏坐在她对面。

沈暖玉笑说,“请四弟妹过来吧,我不大会打。”

徐氏笑着开玩笑:“不会打,输钱便完了,侯爷有都是钱,三嫂还差散我们几个了!”

这笑话可当真不好笑,也不好接。

冯氏笑着拉沈暖玉,给她解围,“四弟妹回娘家了,坐下来玩一玩,咱们娘们几个解解闷,又不是大赌呢,怕什么。”

小梅氏也接着说:“不是有这么个说法,长玩的打不过不会玩的,还记得上次,三嫂也说不会,结果上了桌,把我们赢的哩!”

所以说原主是和她们几个打过牌的了。

这更是不好办了,沈暖玉都不知道什么叫娘娘牌。

小梅氏便笑拉过沈暖玉的手,寻了个面南坐北的地方,让她坐,笑着说:“才刚儿出门,我瞧了黄历,今儿财神在北,五嫂有钱,三嫂赢她的。”

今日这小梅氏倒是殷勤。

赶鸭子上架,沈暖玉仍要婉拒,笑着说:“哪有你们这样的人,叫人过来打牌,事先也不知会一声,一到了这儿,就是鸿门宴,我可是没带钱的。”

徐氏笑说:“三嫂这话说的小气。”接过丫鬟递过来的娘娘牌,一面掀着上面包着的绿色粘布,一面笑着招呼大丫鬟敏珠,“给三奶奶取两吊钱来。”红酥手上染着红红的蔻丹。

敏珠应声便去,取回来交到馨香手里,笑着:“让小丫头帮三奶奶收钱,姐姐站着累了吧,过厢房来,也歇歇腿。”

馨香等沈暖玉的示下。

沈暖玉点点头,今日过来可能真是一场鸿门宴,只来都来了,除了见招拆招,还能怎么着。

禾儿便接了那两吊钱,站候在沈暖玉身旁。

徐氏翘起尖尖的红指甲洗牌。

沈暖玉看着几人嘴里的娘娘牌,先以为是扑克牌一类的纸牌,等抓到手里,看着上面画着的图案,有鱼形,铜钱形,和人物,上面边角写着“万”、“索”、“文”等字,又似是在现代时她外婆同一群老年人玩的牌,当地话叫“看牌”,一共一百零八张,和麻将的打法类似。

只这娘娘牌却只有四十张,每人抓五张,记住了是什么牌,分张倒扣在桌儿上。

冯氏做东,先坐庄,笑看着几人问:“今儿怎么玩,还凑‘十字’?”

徐氏和小梅氏都笑着附和:“凑十字,凑十字!”

沈暖玉鸭子听雷,听不懂。

冯氏先抓了一张牌,看了看,留了下,然后捡起桌上的一张,打出:“九文。”

徐氏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牌,笑着不吱声。

小梅氏也摇头,“不要。”

按逆时针顺序出牌,下家就是沈暖玉。

哪里知道“凑十字”是怎么个打法,照葫芦画瓢,也学着冯氏摸了一张牌,上面画五条鱼,又偏偏不叫“条”,叫“索”,想了想,打了出去。

徐氏一见,忙伸过手来,笑说:“我要!”说着,掀出一张牌。

牌中央也画着五条鱼,边角图红,写着个繁体的什么字,还不认识。

沈暖玉便也大致明白,这“凑十字”凑的是什么了。

再看看手里的牌,不正是有个画铜钱的“一文”,应是和冯氏那“九文”也凑成一个“十”字。

只她不知道,错过了那张牌,此局是必输无疑了。

玩了半个时辰,才摸清了玩法,只徐氏拿来的那两吊钱,已经输的所剩无几了。

看的禾儿在后面干着急。两吊钱呐,她两个月的月银,半个时辰,三把牌,就输没了。

-------

这边敏珠把馨香拉到厢房炕上,让座,看茶。

馨香不得不坐,接过茶,道了谢。

敏珠笑着说:“一早就听人说姐姐的针织做的是极好的,三奶奶的鞋都是姐姐做来着?”

馨香想起了沈暖玉未缠足的一双大脚,心里便存了几分戒备,难不成给五奶奶知道?不动声色的含笑点了点头,“是呢,奶奶的鞋都是我做。”

“那太好了!”敏珠听了,便欠身去拿炕桌上的针线盒子,很有些请求的说:“我自来不擅长描花样子,这双鞋我们家奶奶又等着要,催了我几回了,烦劳姐姐帮我瞧瞧,看这样子绣鞋上好不好看?”

馨香接了过来,见上面描着是缠枝海棠花纹,描得很是细致精巧,不吝惜称赞道:“这描得可真好,你的手当真好巧!”

敏珠听了,微微一笑,重新坐下来,对馨香说:“姐姐可别这样夸我,原我的手才笨呢,要不是喜兰在女红上带了我这一二年,我还不定怎样呢。”

馨香见敏珠没有往沈暖玉脚上做文章的意思,就暗暗松了一口气。

两人聊了一会闲话,又从敏珠的嘴里得知,喜兰怀了四爷的孩子。

“这话可不兴胡说的!”馨香听的不禁睁大了眼睛。

“要不是真个,我怎么敢说,姐姐是知道我的,向来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从不扯谎的人!”

馨香微微调整好自己的惊讶,笑说:“我是知道你的。”

“还是四奶奶准予的呢,姐姐也想想,要不是四奶奶准允,喜兰有几个胆子敢干那事,四奶奶身下没有男孩,有倒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喜兰也是旁人,何故让四爷到外面去纳妾呢,还是自己身边的人更好些。四奶奶开明,姐姐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馨香听着,点了点头。

敏珠欲言又止的模样,凑近馨香,压低声音又说:“我当姐姐是知心的人,才将这事告诉姐姐,姐姐可别说是我说的。”

馨香笑说:“这是自然。”

敏珠顺势握住了馨香的手,感慨道:“喜兰是飞上枝头了,怀上四爷的骨肉,抬做姨娘是稳准了的,只不知姐姐和我是什么命数,这一年比一年大了,要配了小厮,生了孩子也是家生子,还走咱们的老路不成。”说毕,深深叹了一口气。

馨香听了一笑,弦外之音她已听了出来,断掉敏珠的后话,“奶奶曾与我提过,会为我谋一门好婚事。富贵非我愿,到时候放出去,就是找个农户,也是要做人正头娘子的。”带着温和的笑意。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三章 试探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