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精打细算过日子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17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高洋的脸上带有倦色,听这话不禁微皱了眉,起身对五太太说:“那我先回了。”

五太太点点头,待见高洋走了出去,才侧过头来对王氏说:“这孩子就是这样的脾气。”像是替高洋解释他的不礼貌。

王氏陪着一笑,先时满肚子的牢骚话,因忘记说到哪里了,这会倒失了说下去的兴致。

孩子去哪上学不一样,关键是别耽误了孩子她爹的仕途,全指望高洋给办呢。

这年头单有钱不行。

孙婆子跟着出来,叫住高洋,“四爷您先站一站。”略低声把王氏今日过来的原委说了。

“不就是两个小孩子打架,有什么的。”高洋听了满不在意。

孙婆子赔笑,特意提了一句,“是三奶奶的胞弟。”

“一个巴掌拍不响,妈妈太小题大做了。”高洋淡淡说了一句,没往大梅氏院子去,倒是出府去了。

孙婆子站在原地,见四爷淡淡的,倒也真觉得是她们在宅子里待惯了,眼皮子浅,鸡毛蒜皮的小事当成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般。

事情发生一天了,暖风院那边连一点动静都没有,怕是三奶奶也不愿意声张此事,毕竟如四爷说的,一个巴掌拍不响,沈家家贫,牛家又富得流油,没准真是那孩子没见过世面偷了牛荣儿的纸,倒头来被发现,没脸皮了,才徒步回了沈家。

-------

这边暖风院。

沈暖玉倒是好奇古代家学是什么样的,便问禾儿。

禾儿一五一十的描述她所看见的。

其实就是私人办的小型寄宿学校。

“先生教多少学生?”

禾儿道:“少说得有二十几人呢,也有不在学馆里住的。”忽然想起来:“三少爷就是每日都回府住的,侯府离学馆倒是不远,坐马车一刻钟就到了,这两日二爷搭的都是三少爷的马车,说是二奶奶特意吩咐过的,单送二爷回家。”

沈暖玉就忽然想起来,今早去安怡居请安,冯氏对着她善意的微笑。她当时客气的也回了个微笑,还不知道缘故。

正是中午了,苗儿端饭进屋,听着了这一茬,笑着评价说:“二奶奶真是个好人。”

其实沈端堂做二房的马车,也无不可,类似于现代的拼车,因沈二老爷家路程远,她出三分之二的费用,冯氏出三分之一的费用,搭一辆马车,这样岂不是一举双得。

只是冯氏断然不会收她的钱。而天下也没有免费的事。

想起上次自己就被当了一回枪使,再回想冯氏那张温柔无害的脸,沈暖玉头皮有些发麻。

禾儿倒是比苗儿看的明白些,这会见沈暖玉眉心微蹙,便又说:“二爷私下里和奴婢说了,绝不拖累奶奶,这两日坐三少爷的车,主要是熟悉熟悉路,二爷说他找到了条近路,抄着近路走,从二老爷家里到学馆,半个时辰就到,他早起一些,也不耽误什么的。”

“另外这两日坐三少爷的车,也没白坐人家的,送三少爷一本珍藏着的颜体字贴,书馆里都买不到那么好的字帖了。”

十几岁,懂事周道的让人心疼。

“馨香。”沈暖玉再听不下去,唤馨香过来,问:“二叔家有没有马?平日二叔去书画局,坐的是什么?”

馨香说:“二老爷都是坐牛车,去书画局的时候应该正和二爷上学赶在一起了。”

“那买匹马需要多少钱?置办一辆马车需要多少钱?”

几个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禾儿说:“一匹马,算上车棚子,怎么也得八九两银子。还得雇个车夫,一月也得几钱银子。”

沈暖玉听了,就泄气了,又想古代兴不兴租车用的?

“有脚力行,奶奶不若给二爷雇一辆马车吧,早晚接送二爷,每月的花销还能少些。”

沈暖玉也觉得这个办法好,打发郝婆子去办这个事。

郝婆子回来,雇了马车不说,一并连市面上白糖卖多少钱一斤也打听清楚了。

“得二十两银子能买一斤白糖呢!”

沈暖玉听了,就不禁想,要是能把他父亲的糖厂搬过来,他父亲可不就成这里富可敌国的首富了。心里又揶揄,当初开几个分厂就觉得自己了不得了,要成了富可敌国的首富,还不得起了造反当皇帝的心。

摇头笑笑,让馨香开匣子拿钱,一个月雇车要花二两银子。像馨香这样的大丫鬟,一个月的月银才二两。

听馨香、巧萍等人话里话外的意思,二两银子,平常五口之家,在不乱挥霍的情况下,花一个月也绰绰有余了。

租车也这么贵。

只能先动用那来历不明的二十两银子。

本来沈暖玉猜想是不是原主向哪位借的钱,还防备着债主要债上门。这会要用钱,也就顾不得追债的了。

------

晚上到安怡居请安,四奶奶大梅氏没来,高老太太问怎么了,五太太忙回说:“晚上吹了凉风,染了风寒。”

高老太太点点头,也就不再往下问了。

五太太陪笑,暗暗松了一口气。

又提:“波儿和周三姑娘的好日子定了,明送彩礼!”

徐氏笑说:“十月初十,不急不紧,嫁过来正好要过年关了,当真是十全十美的好日子呢。”

沈暖玉心里很想告诉徐氏,周韵锦怕是一位好妯娌,她嫁进来,府里或许有的热闹呢。

从安怡居出来,又在二太太那里稍坐了一会。

正赶上谭婆子汇报。

“……小公爷带上娇姐儿摇处逛,听人说在戏楼里碰着了,带着娇姐儿听戏,一群人哄哄的,冰的、凉的、甜的、腻的,都给娇姐儿吃,两个戏子还抱了娇姐儿,还说要给勾脸呢……”

沈暖玉肉眼可见二太太的脸色越来越差,余光看了看谭婆子,将话传的这样仔细,今日是那位小公爷,没准哪天轮到自己……

“真是胡闹!”二太太将茶杯往桌上一拍。

吓得谭婆子肩膀禁不住一颤,也屏息,垂首侍立,不敢再往下说了。

屋里寂静无声,就二太太一个人说话:“就说说哪次从那回来,孩子不生一场大病的!”

谭婆子抬起眼皮,不敢轻易接话。

沈暖玉在一旁虚坐着椅子,时刻准备着二太太拿她撒气。

“再过几日趁早接回来,在那要能养好孩子——”下话谁都心知肚明,不往下说了。

从舒云院出来,沈暖玉暗暗松了一口气。

如沈暖玉预料,晚上高凛西又果然没来。

歪躺在床上看书,一本《列女传》已经被她看完。

由馨香考试,结果沈暖玉得了八十分。

随便抽出一百个字,有二十个模凌两可的。

扫盲工作还得继续。

安寝前,沈暖玉想起来,问馨香,“我的月信是几天?”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二章 精打细算过日子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