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劝得了别人,劝不了自己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16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夜晚,素云院里。

五太太正蹙眉坐在堂屋椅子上,良久没说话后,禁不住叹了一口气。

身旁站侯着的心腹孙婆子忙添了茶来,安慰道:“太太也别跟着忧心,休别说咱们这样的人家,就是次二等,次三等的人家,哪一个爷们儿不是三房五妾的,四爷就算是那长情的了,成亲七载,连个通房也没有。单说谁家不是这个规矩,陪嫁过来的陪房丫头,哪一个不是预备服侍姑爷的。”

五太太听这话,紧皱着的眉头便展开了些。

孙婆子便又紧接着说:“这话不该奴婢说的,四奶奶太是个善妒的人,平日里看得手底下的人太过紧些个,若她早把那喜兰给了四爷,倒也没有现今这把事了。”

五太太道:“她毕竟是公府里的嫡女,洋儿当年算是高娶。”又禁不住叹了一口气,“若闹到梅家去,洋儿脸上毕竟是无光。”

“太太,您说这话就错了。”孙婆子走过来帮五太太揉肩,“四奶奶确是贵女,只比当年的永福郡主如何?那永福郡主当年嫁给侯爷,不也巴巴的把身边服侍着的大丫鬟主动给了侯爷。若说侯爷年轻那会,真是气盛的,在外面养了岂止一个,永福郡主得知了怎样,不还劝着迎进府里来着。要说永福郡主那才是真大度之人,四奶奶也应该学些个。”

五太太听了,点了点头。

孙婆子见这话受用,又往下说:“四爷和四奶奶这都成婚七载了,只生了三小姐一个,俗话说的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要奴婢说四爷这正是向着四奶奶的,收了她房里的喜兰,怀了孩子,不也是任四奶奶拿捏,若是另外纳了妾,四奶奶不受着么。”

五太太又跟着点了点头。

孙婆子受到鼓舞,“四奶奶若再分懂事些个,她不该把这些事当娘家人学。若学了,梅家人找上来,太太也是占着理的。”

五太太脸色缓和了过来,喝了口茶,才问:“四爷今晚回来了么?”

孙婆子笑答:“庆王爷找侯爷酒宴,四爷陪着去了呢!”

五太太听了一喜,“倒是多和上层的人走动走动才好呢。”

见五太太转忧为喜,孙婆子才敢提,“才刚儿姨太太着个媳妇过这边来了,见奶奶心情不佳,奴婢便打发了。”

说的姨太太便是五太太一母同胞的姐姐。

“她着人来做什么?”五太太问。

“为的荣哥儿的事。”

五太太微抿了一口茶,不甚在意:“小孩子能有什么事儿。”

孙婆子赔笑着解释,“说是今儿在学馆,荣哥儿和三奶奶的胞弟打起来了,三奶奶那胞弟忒不是个好惹的,当即拾掇东西,说不在馆里住了,竟是回了沈家,好些人拦都拦不住。”

五太太听的禁不住眉心一跳,问了句:“是么?”

“可不是。说是那孩子也够犟的,因的身上没钱,别人以为他也就是说说,谁成想那孩子背着行李包就走,没钱雇车,徒步就回去了。”

“荣哥儿这小兔崽子!”五太太才宽慰了些的心,这会又揪起来了,皱眉骂道:“我舍老脸把他安排到学馆里读书,他竟是给我惹祸!沈氏现在和侯爷和好如初了,还当是一个月以前呢!”

孙婆子往下压事,“太太先别急,荣哥儿那孩子老实,不是个惹事的,等明儿了解完情况,再下定论不迟。还怕是三奶奶那位胞弟,仗着三奶奶的势,跋扈过了头呢。”

五太太想起来一个月前她同家姊说起沈氏在侯府失了侯爷的心时,荣小子在旁听着来。

“侯爷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太太把心放肚子里吧。”

五太太又把眉头皱起,交代孙婆子道:“明儿你着人去打听打听,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婆子忙应了,然后为五太太安寝,“时辰不早了,太太乏了吧。”

孙婆子服侍完五太太躺下,才出了素云院。通身乏累,口干舌燥。

走西路小偏角门,从腰间茄形荷包里掏出钥匙,悄手悄脚回了家。

家里灯还亮着,一进屋,就听有人唤:“妈,你怎么才回来。”

孙婆子听着是自家女儿的声音,迈过门槛往里走,“府里出了档子事儿,你怎么回来了?”

媳妇打扮的女子一见了孙婆子便红了眼睛,抹起了眼泪。

孙婆子招呼屋里小丫鬟去泡茶来,母亲两个坐在里屋细说原委。

“岂有此理,这个瓜眉日眼的羔子,赚两个臭钱,他倒还反了天呢!”孙婆子一听说女婿收了家里新买来的小丫鬟,就勃然爆起。

孙婆子的女儿便一五一十,一面哭一面同孙婆子学,“……倒是去南边贩布,挣了两笔好钱,这次回家来,就带回个姑娘,今年才十四,长得标标致致,一进屋就让那姑娘磕头叫我娘,孩儿只当是买回来个丫鬟,可谁知,他是为自己挑了个妾啊,他是嫌弃我人老珠黄了……”

“好巧儿,你也不兴哭。”孙婆子拿手背替闺女抹了眼泪,气的脸上没有好颜色,“小人儿家没经过事,哭成这样,你且先家住几日,这两日五太太正心烦着,等四爷和四奶奶的事儿了了,还怕那瓜眉日眼的羔子怎的,到时候五太太随便一句话,吓得那羔子魂飞魄散,把那狐媚子变卖了事,倒还敢给自己找妾,当初要没有咱们,他还在爪哇国打光棍呢!”

孙婆子的女儿听了,也便收了眼泪,问:“四爷和四奶奶怎么了?”

孙婆子又把高四爷背着大梅氏,收了大梅氏身旁服侍的丫鬟,这会有了孩子,被发现一事学了。

“四奶奶可是国公府里的嫡女啊?”听的孙婆子的女儿睁大了眼睛。

孙婆子拍拍女儿的肩膀,笑说:“和这一比,倒不觉得气闷了吧。”

小丫鬟端来了茶,母女两个有说有笑吃起了茶。

孙婆子的女儿又问道:“爹多早晚打庄子回来?”

孙婆子是五太太的陪房,他丈夫替五太太打理田产庄子事务。

孙婆子笑说:“昨儿打发小厮回来传信,说是就快回来了。”

孙婆子的女儿笑说:“也不知爹想不想着给我带甜菜梗回来呢。”

孙婆子拿手指了指女儿的脑袋,“都当娘的人了,嘴倒是馋呢。”提起孩子来,便道:“哥儿在家呢,你倒也放心出来。”

“有婆子哄着呢。”孙婆子的女儿笑了笑,转而又提起,“听人说侯爷又和三奶奶和好了?妈不是说三奶奶彻底失了侯爷的心么?”

“你消息倒是灵通!”

“下午左等右等妈不回来,我过府里给老太太请安听着的,府里人都传呢。”

“三奶奶跳了一次湖,倒头脑开窍,能留住爷们儿了。”孙婆子眯眼,“有这一回经验,但知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还别轻易把人看扁了,两处不得罪才好做人呢。”

孙婆子的女儿满脸吃惊,“三奶奶投湖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章 劝得了别人,劝不了自己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