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受人欺负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16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等晚上去安怡居请安,正巧碰上了七爷高波。

“三嫂。”高波离老远便唤道。

沈暖玉也不好装看不着,停了下,等后面高波几步。

“真巧了。”高波快走几步,追上来。

听馨香学过,高波今年也参加乡试,沈暖玉就找话说:“七弟下学了。”

高波笑着,和沈暖玉说了几句话。

沈暖玉就想起他和周韵锦之间的事。原主到底是怎么设计了两人?眼下从高波对她的态度来看,并没什么异样。那么原主设计周韵锦一事,高波知不知道呢?他对未婚妻子周韵锦又是怎样的态度。一团疑问。

之后从二太太那里请完安回来,摆晚饭。

偏生这天的晚饭,四菜一汤,没有一道是沈暖玉愿意吃的。

也不知道都叫什么名。眼看着有一道是韭菜和泥鳅鱼,用酱炖的;还有一道是切的猪头肉;素菜有两道,一道看着像水果罐头,吃着又不是甜的,满口的咸辣;还有一道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也是不好吃的。

汤是油腻腻的鸡汤,上面飘着的都是白色油腥。

沈暖玉捡了个奶油花卷,慢慢的吃着。

馨香在一旁看在眼里,便说:“这会在小厨房开火也不赶趟了,打发小丫鬟去厨房添一道奶奶爱吃的菜吧。”

才打发王禄媳妇走,又花了半两银子。

沈暖玉想这个月还有一半没过去呢,现在她手里就还剩一两五钱银子,可不能乱花了。

“租出那三十亩地的银子,每年是怎么花的?”沈暖玉夹一块猪头肉吃,把瘦肉夹出来吃,肥肉剔除去。

馨香和沈暖玉说过,原主父亲沈段泽被流放岭南,沈家被抄家后,家里钱产所剩无几。后来辗转回到常州祖宅,也只是依靠几亩薄田,一家老小勉强度日。

后来新君即位,武宗那一朝被冤枉官员相继得以平反,沈段泽被追封为太子少师。

圣上赏京郊田地三十亩,京城市中心的宅子一套,沈二老爷在书画局的闲官名额,原主和平西侯的婚姻,以及原主嫁进平西侯的嫁妆。

原主把这三十亩田产交给了郝婆子的老头郝仁打理,租给京郊一带的佃户,每年地租是四十余两。

原主把这笔钱平均分成两半,一半交给沈二老爷一家生活,一半留做过年时,在侯府里的人情走动。

如馨香所说的:“这府里头人情上的花销太大了,真真是走动不起,奶奶要另外有进钱的法子就好了。”

沈暖玉想到:“匣子里的二十两银子会不会就是地租的钱?”

馨香摇头:“那些佃户多是秋天打粮时才交地租的,去年的地租,奶奶在过年时都花用完了。”

沈暖玉又猜测,“会不会是我当了什么珠钗首饰的钱,你不知道的?”

馨香又笑了,苦中作乐式的微笑,“首饰盒里的东西,奶奶哪里能当的,那些不是老太太,二太太赏赐的,就是圣上赏赐的,每一件都是有记录的。”

是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的意思了。

那这二十两银子到底是怎么得来的?

将一个花卷吃完,沈暖玉就撂下了筷子。抚了抚额,她觉得馨香说的对,得想办法找点赚钱的营生,总不能每月靠十两月银,日日过的紧紧巴巴,月月做月光族。

饭后沈暖玉躺着识字,郝婆子过来了。

馨香请人进屋,“这样晚了,妈妈怎么来了,快进屋。”

沈暖玉放下手里的书,顺着声音往外看。

郝婆子进屋,馨香给搬来小杌子坐。

“妈妈有事?”这个时候过来,再看郝婆子的形景,沈暖玉笑问。

郝婆子道:“是二爷的事,才二夫人打发个小厮到奴婢家,说是二爷不在学馆里住了,搬回二老爷家住。”

沈暖玉便想起那天,高八爷高渝偶然提的那么一嘴,说是沈端堂在学馆里受人欺负的话。

后来沈端堂跟她说没有那回事,她便未将这事放在心上。

“好端端的,怎么搬到二叔家了?”

郝婆子见问,如实回答:“小厮说二爷在学馆里住着想家,索性就搬回二老爷那住了,告诉二奶奶一声,让二奶奶要在里面听到什么疯言疯语别惦记,也别多想,二爷好好的呢,没事。”

馨香听了也道:“学馆在成栋胡同呢,从家里出门坐马车,一出也要大半个时辰,二爷怎么就要搬回家里住呢,不会是在学馆受了什么委屈吧。”

郝婆子见沈暖玉脸上似有不悦,小心说道:“二爷不是多事的孩子,怕是在学馆里遇上了什么,又不想给奶奶添麻烦,索性回家住去了。”

沈暖玉听了没说话,馨香倒生了一肚子气。想到侯爷这几日都来暖风院住,便道:“等一会侯爷来了,奶奶倒和侯爷提提吧。”

等一会高寒冷来?

沈暖玉猜高寒冷今晚上一定不会过来。

转了转戴在食指上隐喻她来月信了的戒指,笑对郝婆子道:“我知道了,不早了,一会门禁妈妈再回不去家,您回去歇着吧。”

郝婆子应声,站起来要往出走。

沈暖玉心里想:要是足够有钱就好了,单独给沈端堂请一个私教老师,也就不用去高家学馆里读书。在外人眼里,沈端堂能去学馆上学是看在高寒冷的面子上的,是沾光,不是高家子弟,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受人欺负。

只是人在家中坐,上哪能来钱?天上掉馅饼,都砸不到在屋里躲着的吧。

馨香见沈暖玉兴致不高,轻叹了口气,传小丫鬟进来撤碗筷的当儿,压低声音对巧萍说:“别忘了给侯爷留门。”

巧萍略有迟疑的点了点头,可心里禁不住在想:奶奶来小日子服侍不了侯爷了,侯爷也会过来么……

如沈暖玉所料,高凛西晚上果然没来。

书房也未去,听人说是没回府里。

这更加印证了徐氏的话,高凛西在外面养外室。

沈暖玉把这个猜想同馨香学了,馨香劝说道:“奶奶别乱想,五奶奶只是说从前,侯爷年轻的时候,现如今侯爷都快而立之年了,再不会那般任性行事了。”

见沈暖玉不搭言,馨香又接着劝,“奶奶想啊,永福郡主过世后,三年时间,侯爷要真外头有人,就迎进府里又何妨,谁能说侯爷什么。”

殊不知沈暖玉不想听这通儿劝说。

晚上睡觉,沈暖玉同陪在房里的馨香说:“明日打发人去学馆里给堂儿送些吃食吧。”

馨香会意的点了点头,是得打发个人去了解了解情况。到底怎么了,二爷受人欺负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四十九章 受人欺负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