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下小茶礼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14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沈暖玉保持平静的看着周韵锦。

周韵锦低头,拉过她的手,往里走,看看馨香,又看向沈暖玉:“锦儿有话要和表姐解释。”欲言又止的表情。

是暗示馨香出去的意思?

想起对于原主和周韵锦之间的事情,馨香为什么一问三不知的缘故了。

“有话表妹说便是了。”沈暖玉装看不明白,就是不开口让馨香出去。

馨香也真想听听周表姑娘都和自家奶奶说什么。

沈暖玉不发话,她就站在一旁一动不动。

周韵锦咬了咬唇,千方百计找来单独说话的场合,还是说了:“无论表姐信还是不信,曹公子来京城,并不是锦儿支使的,他的死也和锦儿没有关系,锦儿不明白表姐那日为什么要说那样莫名其妙的话,锦儿也不明白,是谁在表姐面前挑拨离间的?”

馨香听了,禁不住屏息:表姑娘竟是也知道曹公子死了的!怪道是谁把曹公子的死传给奶奶的,不是表姑娘真找不出别人了!

因是旁观者,不是当事人,沈暖玉没有情绪的听着。

周韵锦见沈暖玉平静的看着她,竟是连一丝一毫的愧疚也没有,当真就认定了曹子俊是她害死的了?

一股怒意从胸腔里喷出,周韵锦强自压抑着,话语里不乏委屈,退一步讲交情,“想当初表姐和锦儿,无话不谈,表姐就因为那有心之人的挑拨,因那莫须有的事情,设计锦儿,让锦儿如此难堪,到最后不得不嫁给高七爷么,让那挑拨离间的人出来,我愿意和她当面对质,看是不是我把曹公子找来的!”

说着,哽咽难言起来,一行清泪顺着下眼睑滑落在吹弹可破的莹白脸蛋上,“锦儿觉得委屈……”

美人梨花带雨这一套,在男人面前管用,在女人面前却未必见得。

沈暖玉忽地想起来她父亲后娶的那女人。

有一年暑假,去他父亲的新家,那女人在她父亲面前告状,说她不尊重继母出言辱骂她。

当时那女人在她父亲面前,就是这么个哭法。

“凭高家的门楣,表妹嫁给七爷,不算是一桩好婚姻么,为什么委屈?”

沈暖玉往下压了压自己的主观情绪,但说出来的话依然不太受听,“我瞧着宁远伯府今日这上上下下都是喜气洋洋的呀,丝毫没看出来不愿意和高家结亲的态度,表妹不是还拿出了积年的雪水为我们冲茶喝?”

“表姐你!我……我那是出于礼节,表姐你……你不讲理!”周韵锦被噎的有些语无伦次,不禁想:怎么短短几日未见,她说话如此强势难听,竟也学会绵里藏针,话里有话了。

沈暖玉也在心里分析着周韵锦先时话中的意思:难不成原主是怀疑曹子俊的死和周韵锦有关,然后设计让高七爷高波和周韵锦发生了什么是么?

落得周韵锦险些要给高波做妾。

正和高老太太生日宴那天,沈氏的话对上了。

……这么说来,原主也不是吃素的人。

“表妹说的莫须有的事儿指什么?”沈暖玉温和的,看向周韵锦笑说:“我掉进湖里捡了一条命上来,许多事情都不大记得了,我怎么设计表妹来着,表妹和我学学,要真是那么回事,我赔礼道歉,怎么着都行,我岂是不讲道理的?”顿了顿又说:“要真是那样的人,表妹怎么还愿意和我交好?”

周韵锦和她的贴身丫鬟彩明皆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沈暖玉。……怎么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说话行事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有种很不好惹的感觉。

“表姐是不记得了,还是不想记得了?”周韵锦强平了平气息,深知再追究此事是极为不理智的,调整好情绪,竟然温和的笑了:“既然表姐已经不记得那些事了,锦儿又何须再提,我自是把表姐当亲生的姊妹,知道表姐和曹……”适时收住,“知道表姐和他青梅竹马的感情,突听那样的噩耗,难免做出过激的事情,锦儿不怨表姐了。”

说着,上前来轻轻握着了沈暖玉的手,很有些放低姿态求和的意思:“表姐,你说好不好,锦儿都不生表姐气了,表姐难道还和我生气,咱们是姐妹,姑表亲,辈辈亲,难不成你还一辈子不理锦儿了,以后在侯府,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表姐也不打算理锦儿了?让外人看不看笑话呢?”

十五岁的周韵锦,当真让人小觑不得。

“姑表亲,辈辈亲,表妹说的是。”沈暖玉便是顺势笑了,回握了握周韵锦的手,拿出帕子要帮她擦眼泪:“我没有亲姊妹,一直以来都把你当作最亲近的人,什么事都不瞒着你,把心窝子里的话都讲给你听,包括在常州那些事。”

周韵锦抬眼屏息瞧着沈暖玉,好像怕沈暖玉说说话会忍不住发作一般,小猫一般的试着又解释了一遍:“知道表姐自来信任我,可曹公子的死真和我没关系,表姐想想,他来京城找你,这事谁能事先预料着,表姐为什么突然就认为是我呢,是哪一个和表姐说什么了么……”

周韵锦话越说越小,沈暖玉竖着耳朵往下听,生怕漏听了哪句,只偏偏她不往下说了。

“表姐别不信我,锦儿真没有……”周韵锦攀着沈暖玉的胳膊,又是眼含泪水的模样。

沈暖玉笑笑,接着说:“曹子俊一事,闹得荒唐,如你所说,我与他一齐长大,从小受曹家的接济,我和二叔二婶都感激曹家,对曹公子亦是感激之情,自他成婚之后,便再没有男女之意了的,更何况现如今他不在了……逝者如斯了。”

沈暖玉看着周韵锦的眼睛,又温温和和的说:“好在事情都过去了,我和侯爷之间,也把误会说开了,你是我的妹妹,我信你。今日是下小茶礼的日子,是表妹的好日子,快不要哭了。”

“侯爷不怪表姐了?”周韵锦一时忍不住抬眼追问,旋即又低下头,是为沈暖玉高兴的模样,笑着补充说:“那太好了,侯爷和表姐之间的误会解开了就太好了。”

沈暖玉笑笑:“你也是要嫁进高家做媳妇的了,咱们姐妹,就和府中四奶奶和六奶奶一般,相互扶持照应,把往后的日子过好才是,快别哭了吧。”

维持表面的和气。

至于如果真是原主设计了周韵锦,周韵锦肯这么轻易翻篇,善罢甘休,一笑泯恩仇了?人心隔肚皮,人家的心思,谁知道呢。

“快给你们姑娘补妆。”沈暖玉看向站在门口守着的彩明,又拍拍周韵锦的胳膊,笑说:“我去净手,表妹好好的。”

周韵锦送沈暖玉出门,握着沈暖玉的手,不舍的说:“再见表姐又不定什么时候呢。”

沈暖玉应付:“瞧表妹说的,以后你嫁进门,天天腻在我那,我怕是要嫌烦呢。”

周韵锦听了,笑了,道:“表姐还会打趣人了,几日不见,变了个人似的。”

“人活着就得乐观些,要整日闷闷不乐,尽是想些不好的,迟早得憋出病来。”沈暖玉就怀疑原主有抑郁症的征兆,“表妹也好好的,别总想太多,思虑过度了,对身体不好,没别的事,我过去了。”

出了小院,见四下里无人,馨香禁不住有话要问。

沈暖玉摇摇头,示意有话回去再说,当心从哪里就钻出来个丫鬟婆子。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四十章 下小茶礼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