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同寝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13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我可以吃一个么?”沈暖玉盯上了桌上类似于虎皮卷的糕点,向小孩要吃的。

高宜娇“嗯”了一声。

沈暖玉就不客气的伸手,拿了一个咬了一口。

大长公主府里五星级厨师做的点心,味道能差了么。

“我能再吃一个么?”

高宜娇头也不抬,懒得回答。

看出来这孩子挺大方的,只沈暖玉怕她反兴,每吃一样,都征求意见问一声。

直到把高宜娇问抬头了,稚嫩又疑惑:“好吃啊?”

“好吃!”沈暖玉点头,向高宜娇推荐哪个最好吃,拿起一块喂她。

高宜娇伸出小舌头,先试着舔舔,然后一筋鼻子。

“不好吃?”沈暖玉心想这孩子也太挑食了吧。

“你没洗手就吃!”高宜娇道。

沈暖玉听着,就尬在了当场。本想自己脸皮厚,没事的,不防高宜娇下话说:“等爹爹回来,我可得告诉他!”

不是吧!

“你不跟我好了么?”沈暖玉采取怀柔路线,“我说的药水你不想要了?”

高宜娇撇撇嘴,“五婶娘也有,她都给我喝了!”

怎么徐氏还知道了。

说曹操曹操到。

沈暖玉正拿高宜娇没有办法时,高凛西真过来了。

听见外面丫鬟的问安声,高宜娇连手里拿着的玩具也扔了,小腿灵巧的就下了炕,跑出去了。

鞋也不顾穿了。

沈暖玉站起来,在小脚凳上找到了一双桃粉色的小绣鞋,拿着跟了出去。

高宜娇已经在高凛西的怀里了。

沈暖玉低头看了看手里拿着的鞋,真觉得多此一举。

“不许说母亲坏话。”高凛西一边拍高宜娇的小脚,一边说。

高宜娇笑着吐了吐舌头。

沈暖玉就知道,高宜娇肯定是把她没洗手吃东西的事情说了。

将小绣鞋重新放在脚凳上,福身给高凛西行礼,怕从他脸上看到什么,也不好抬头看他,就保持颔首垂头的姿势。

高凛西打算在高宜娇这吃饭,丫鬟们端来水盆,沈暖玉这才不敢含糊,认认真真洗了手。

饭毕,又说了一会话,高凛西将高宜娇交给夏嬷嬷,然后和沈暖玉出了桂香院。

桂香院内种着桂树,所以顾名桂香院。

往出走的时候,沈暖玉就在心里等着听高凛西说明天见一类分道扬镳,各回各院的话。

可等过了那一排桂花树,出了桂香院的门,走在东西夹道上,都快到暖风院了,沈暖玉也没听见高凛西说话。

这明显是要去暖风院的意思啊……

沈暖玉心里就不淡定了,抬眼往上看了看,英俊成熟的男人,脸上也无风雨也无晴,看不出喜怒哀乐来。

一路上,她不说话,高凛西就也一句话都不说,后面跟着的馨香和禾儿,更是屏息,连大气都不敢喘,气氛着实是有些尴尬。

沈暖玉就找话说:“今天去母亲那里请安,母亲调派了个媳妇到暖风院,说是极会煮粥的。”

听的高凛西微顿了一步。

见他紧了紧眉,半天也不说话,沈暖玉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空谷无音。

沈暖玉真后悔她多嘴,硬着头皮试着说:“本来是母亲身边用惯了的人,妾身不好要的,只是母亲执意,妾身也不好违背了。”

“嗯。”高凛西用嗓子发了一声,算是回应。

沈暖玉可是感谢这一声,不至于让她讨个没脸。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少和他说话就是。

等回了暖风院,果然就得过喝粥这一关。

“奶奶身子骨太弱了,这是太太特意吩咐煮给奶奶喝的,药补不如食补,奶奶尝尝。”张平媳妇在旁拿碗笑劝沈暖玉喝粥。

一副她不喝,她不走的架势。

“嫂子放着吧,我这就喝,天也不早了,马上就门禁了吧,别耽误了您家去。”沈暖玉心说打死她也不喝这粥了。

“离门禁还有一会呢,不打紧。这粥都不烫了,再放一放就冷透不能喝了,奶奶快尝一尝吧,别辜负了太太的心。”张平媳妇再次拿二太太说事,殷勤走过来递粥碗。

泥金小碗送到手边了,接不接?

沈暖玉硬着头皮接了,余光看了看高凛西,竟然发现他一副旁观者的模样,在一旁作壁上观。

“奶奶快尝尝!”张平媳妇再三催促。

沈暖玉胳膊上如坠了个千斤顶一般的,艰难的拿起了碗中的瓷勺。

要是不喝,明天早上去舒云请安,二太太准不会给好颜色。

要是喝了,昨晚之事,还想再重现一回么……

“虽是药粥,但口感是极好的。”张平媳妇急着回家,见着三奶奶拿着瓷勺在瓷碗里左晃晃右晃晃的,就是不肯往嘴里放,急得恨不得抢过勺子喂三奶奶喝。

沈暖玉强笑着应着,终于盛出来一勺,挨放在嘴边,艰难的微微抿了一小点。

“快门禁了,你回去吧,我看着她喝。”高凛西终于发话了。

侯爷发话让走,张平媳妇不敢不走,犹豫间,还是行礼去了。

“先时在桂香院,妾身已经吃饱了,现在不想吃东西了……”沈暖玉托着个粥碗,声音越来越小,向高凛西征求意见道。

高凛西就回想起她吃了一碗半米饭不算,又吃了不少小食,点点头说:“想吃就吃,不想吃就不吃。”

当然不想吃。

沈暖玉就如蒙大赦放下了粥碗。

晚上,同床而寝。

这整个府都是他说了算。

按古代人的逻辑,他对她有绝对的权利。

她没有撵他的胆子,更鼓不起来勇气,和他说分床而睡。

他在外侧,她在里侧。

他侧躺,头朝外;她平躺,规规矩矩,一动不敢动。

两人一人盖一双被子,都是白被头,绿色被面,杯面上绣着些缠枝梅花的花纹。

过了很久,听见他呼吸渐渐均匀,沈暖玉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侧眼向左看看,屋里半是昏暗,外面有月光,穿过窗纱,清辉照射进来。

出于好奇,借着月光看他的侧脸,很有棱角。

微微往床里,和他挪开些距离,想翻身面里,却突然听他开口说:“还没睡?”

沈暖玉僵在那里,保持着半翻身的动作,不确定这是梦语还是在和她说话。

直到又听他问:“要起夜么?”

“吵醒侯爷了。”沈暖玉重新平躺好,表示不起夜。

不想,他回过了身。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八章 同寝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