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原主是自杀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13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高凛西一走,屋子里的人就都放松了。

沈暖玉不知道是不是她单方面的感觉,总之她是放松了。

昨晚的事……

摇摇头不愿意再回想。

高渝把馨香递给他的一小碗冰糖梨都吃了,沈暖玉见了,便笑着招呼他:“要不要坐下一起吃饭?”

高渝笑说:“我吃过了,三嫂。”

沈端堂也说:“这有你爱吃的红炸鱼!”

高渝朝饭桌上看了看,暗暗咽了口水。

沈暖玉见高渝强忍着的模样,就叫馨香:“再添一副碗筷。”

上了饭桌,高渝先时的拘谨渐渐不见了,也打开话匣子,和沈端堂讨论些学馆里的事。

沈暖玉在旁听两个孩子说话,规规矩矩的,说起学习一点都不含糊,像初高中时的自己,倒有些意思。

高渝心思细腻,吃过饭后,稍坐了一会,便告辞说:“还有些换洗的衣物要准备,就先告辞了,三嫂和堂兄弟坐着。”

一个月就放一天假,上个月因原主和高寒冷闹了不愉快,沈端堂还没有来,要是真正的姐弟,私下里该有好些寒温话要说吧。

沈暖玉喜欢高渝的善解人意。

“我在绿蜡亭等你。”给沈暖玉行完礼后,高渝笑对沈端堂说。

这时巧萍送高渝出院子,馨香走至里屋,去拿提前为沈端堂准备好的银子吃食等东西。

“姐姐,你瘦了。”这会屋里只有两人,沈端堂看着沈暖玉,语气有些低沉,“姐夫对姐姐不好么……”

沈暖玉伸手轻轻将沈端堂衣领上的褶子抚平。

一场车祸,让她来到这里,借用了原主的身子,还活在人世,应该替原主照顾好她最亲近在乎的人吧。

“你姐夫对我很好的,只是前些日子染了风寒,又加上天气热,人才显得瘦了一些。”

沈暖玉见沈端堂深深皱着眉头,笑着劝他,“小小年纪的,别总是愁眉,不好。”

沈端堂听着,就点头,听话的笑起来。

沈暖玉给他添菜,模仿他亲姐姐的语气,“在学馆里好好学习,别的事情不要忧心,我弟弟这样聪慧上劲,姐姐指望你考状元呢。”

沈端堂重重点头。

“再吃一碗饭?”沈暖玉眼见着沈端堂先时已经吃不少了,这会故意逗他说。

沈端堂禁不住笑了,“肚皮都撑爆了,姐姐还让我吃。”

馨香脚步轻轻的走进来,将包袱放在炕沿边,打开,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嘱咐沈端堂,“这桃酥和松子仁糖是二爷爱吃的,这几样是拿给学馆里别家公子的……这二两银子,是给二爷买纸使唤小厮跑腿用的。”

沈端堂点头依依应着,临了又和馨香说:“馨香姐姐,麻烦你帮我照顾好姐姐。”

馨香侧过头去,点了点头,她也是看着沈端堂长大的,“二爷也照顾好自己。”然后又将东西一样一样重新放到包袱皮上,整整齐齐的包好。

又说了一会话,就已经快下午一点了。

怕高渝等久了,沈暖玉就笑说:“你过去吧,到二叔家替我和二叔二婶带好,晚上早点回学馆,别影响第二天学习。”

沈端堂依依不舍站起来,将放在袖子里的字帖拿出来,说:“姐姐帮我看看,这是我近来写的字。”

沈暖玉接了,笑着说好。

临走时,沈端堂说:“姐姐别信高渝的话,在学馆里并没有人欺负我的,我文章写的好,先生都不怎么训戒我的。”

馨香打发巧萍送沈端堂去绿蜡亭。

小丫鬟们要进屋来收拾碗筷捡桌子,也被馨香打发了出去。

馨香将外面房门关上,又将沈暖玉往里屋拉。

“做什么?”沈暖玉不明所以。

但见着馨香脸色十分不好,青白色的,没说话,眼眶先红了。

“怎么了?”沈暖玉随着馨香往里面走。

只等一进了屋,馨香就跪在了地上,低低哭泣了起来,哽咽着,一遍一遍的说:“姑娘好狠的心……姑娘好狠的心……”

沈暖玉顺着馨香的视线瞧去,就见着拔步床上置着个红漆匣子,里面装着银子,一张地契,和一封信。

信封上写:馨香亲启。

这几日翻看原主的书画,沈暖玉也大致熟悉了原主的笔迹,楷书写的极好极隽秀的。

信纸一半露在外面,一半还在信封里,想来是馨香读过后,还没来得急放好。

直觉这是原主写给馨香的诀别信,要不然馨香何至于如此。

拿起来一读,果然是。

古今这诀别信都写的太过形式化,才女也不能免俗,第一句总是:看到这封信时,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照顾好堂儿,银子用没后,把地契当了……

沈暖玉用未脱文盲的水平读完了这封信。

至此,原主到底是自杀还得他杀,有了定论。

“好了,别哭了。”良久没说话后,沈暖玉道。

把手里的信纸撕了,让馨香起来。

“先一段日子,和侯爷闹了些不愉快,以为矛盾化解不了了,就一时钻了牛角尖,有了寻死的想法。”

沈暖玉蹲跪在地上,和馨香一齐,伸过手来,帮她擦眼泪,“掉进湖里,又被人救上来,也算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人在平常的时候,总爱冲胆大,说自己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只是当真要没命的那一瞬间,谁能不害怕呢。”沈暖玉回想到她出车祸时那一刻的真实感想。

“还好被人救上来,还活在这个世上,庆幸还来不及呢。”将撕成两半的信纸交到馨香手里,很有些抱歉的笑说:“吓坏你了吧,这信上说的都不作数了,能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要寻短见呢,你姑娘早已经想开了,这两日忙来忙去,身子又疲惫,就把这信的事情给忘了,害得你吓成这样。”

“姑娘……”馨香反手抱住沈暖玉,眼泪成串流了下来,下巴抵在沈暖玉单瘦的肩膀上,呜咽:“还好姑娘想开了,还好姑娘想开了,要姑娘走了,奴婢也不活了……”

原主是得了抑郁症么?

信中并没有提到周韵锦,那么原主的死,和她有没有关系呢?

沈暖玉回抱住馨香,轻轻拍着她后背,安慰道:“好了,不哭了,快收收眼泪,让人看到了,又不好收场了。”

馨香破涕而笑,说话间忍不住还在抽噎,“姑娘你可吓死奴婢了,刚才吓死奴婢了……”

明天,就终于可以会一会这位姑家表妹――周韵锦了。

沈暖玉轻拍着馨香的后背,心里面想。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六章 原主是自杀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