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明媚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11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沈暖玉迎出去时,就见着高凛西抱着高宜娇进来了。

还是那种单手抱小孩的姿势,像炫耀他大臂多有力,小臂多抗压一般。

沈暖玉微微福身给他行礼。

高凛西点了点头,馨香是她的代名词,有馨香的地方,一定有她。

所以并不惊讶她在这里,但还是开口问:“怎么在这里?”语气很平,礼貌性的问候。

沈暖玉如实回答,“帮娇姐儿收拾去大长公主府要带去的衣物。”

高凛西听了,紧了紧眉,没说话。

一时在堂屋坐了下,高宜娇缠着他,说一大串一大串话的撒娇。

在听到高宜娇神神秘秘对着他耳朵说沈暖玉有对付虫子的药水时,高凛西惯常保持平行的唇角也禁不住向上扬了一下。

沈暖玉坐在两人对侧,心知在他父女面前不用说话,安安静静做好陪衬就好,便微微低头捡着棋篓里的黑子白子,一个一个往棋盘上摆,摆出一个回形格。

“母亲真有么?”

突听这么一句,沈暖玉便抬了抬眼。

发现高凛西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看的沈暖玉不自在,不好表现出来,又不好马上移开眼,便回视了过去。

“爹爹,她真有么?”高宜娇轻摇着高凛西的胳膊追问。

沈暖玉便明白过来高凛西为什么看着她似笑非笑了,终于可以把视线从高凛西身上转移走了,看向高宜娇,微蹙了蹙眉,笑着逗小孩:“好啊,你泄密了。”

高宜娇笑着低垂下了头,揉着高凛西淡青色的袍子,“爹爹,母亲知道了怎么办……”

高凛西也蹙了蹙眉,明显也受不了高宜娇动不动就用小手揉搓人衣服的坏毛病。

“什么时辰了?”高凛西朝外问。

外头人回:“酉二刻了。”

五点半了。

高凛西就起身,用一支胳膊将高宜娇打横夹了起来。

高宜娇不仅不害怕,还咯吱咯吱的直笑。

眼见着一家三口出了桂香院,跟在后面的馨香和禾儿互看一眼,都笑了。

今日是十五,阖家老小要聚在和乐堂后面的花厅吃饭。

夏天太阳落山得晚,这会余晖尤盛,照在两人头顶,沈暖玉在现代养成了怕晒黑的习惯,下意识就想用手遮挡住脸。

只抬起手,又反应过来这动作不妥,余光看了看他父女两人正玩“空中飞人”,根本没看向自己,沈暖玉也就自在了。

等走过夹道,见人多了,高凛西就放下了高宜娇,交到沈暖玉手里。

通过高凛西对高宜娇人前人后态度的反差,沈暖玉心中总结他是个成熟有分寸的人,只要她安安分分的,不招灾不惹祸,和他保持心照不宣的生活是完全可以的。

至于睡觉生孩子这个问题……

沈暖玉逃避似的忙压下了这件事,心里不禁想,他为什么就没有妾呢,要是有几个妾,陪好他,给他生孩子,该有多好。

“母亲,那药水你还给我么?”高宜娇弱弱的试问声将沈暖玉拉了回来。

想想她和高凛西又半天没说话了,沈暖玉看了看高宜娇,又看了看高凛西,将难题抛给他:“母亲听你父亲的呀。”

高宜娇就抬头看向高凛西。

高凛西扬了扬眉,回头看向沈暖玉,这才发现她今日穿着乳白色的对襟衫儿,银红色的抹胸,人清瘦了不少,但双眸生辉,这会儿满脸笑颜,失了从前的清冷,多了许多明媚。

“爹爹,你看母亲做什么,明明是娇娇在同你说话的。”高宜娇嘟囔着小嘴,走过来几步,挡在两人中间。

高凛西清了下嗓子,收回目光,轻捏了捏高宜娇带着婴儿肥的小脸,声音是依旧让人容易辨识的醇厚:“乖乖听你母亲的话,别总耍驴,爹爹就做主让你母亲给你。”

高宜娇连连点头保证。

“真有药水么?”高凛西又将视线落在沈暖玉身上,竟然带着些笑意,“不骗人?”

主动和她说话,并且是和颜悦色,甚至是带着些开玩笑的语气……

沈暖玉多是不习惯,收回眼不去看他,低头一边帮高宜娇扯平轻纱衫子上的褶子,一边笑回道:“当然了,侯爷要尝尝么。”后半句话说的很轻,说出来才觉得不妥,只是已是覆水难收。

高凛西刚刚好听清了,轻柔柔的。

到和乐堂时,一家人都来的差不多了。

老太太领着太太、奶奶们在西屋说话,爷们在明堂坐着聊只有他们有权利聊的仕途经济。

丫鬟给打帘子,沈暖玉领着高宜娇跟在高凛西身后进了屋。

明堂坐着一众男人,高凛西进来了,除了三位老爷和二爷高涌,其他的都纷纷站了起来,单是年轻的就有五位,个头没有在一八零往下的,长得没有不帅的。

要在现代,沈暖玉一定抬头看过去,将这些男人按颜值排个一二三名。

只这会她没那个胆,垂眸,微微低头,等高凛西和众人打了招呼,去里屋给老太太、二太太行礼,她才抬起头,跟着进了去。

老太太笑着和高凛西说了几句话。

高凛西好脾气,又十分有耐心的回答。

老太太摆摆手,笑说:“罢罢,人老了,外头的事都不明白了,只一件,霖哥儿的事拜托给你了,韩老歪媳妇才刚儿还派人来打听呢。”

在旁边站着的沈暖玉就知道高宜娇那句“韩老歪媳妇”是从哪听来的了。

高凛西应下了。

沈暖玉站得离高凛西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高凛西似乎不大高兴。

这时有媳妇进来问是否开饭时,老太太便站了起来,笑说:“走吧,吃饭去。”

在饭厅用大屏风分隔开,男人在东面坐,女人在西面坐。

也有例外的是,有两个男……男孩坐在了女人堆里,高二爷和二奶奶冯氏生的三少爷聪哥儿,今年六七岁了;还有高六爷和小梅氏生的四少爷,昨天沈暖玉一进安怡居,那个来捡玻璃珠儿梳木梳背的男孩。

等服侍完老太太,太太们吃第三道菜,奶奶辈的也要去吃饭了时,高老太太看向沈暖玉和徐氏宣布:“去周家下小茶礼的日子定了,后日是个好日子,明个儿你们两个准备准备吧。”

徐氏笑着应了。沈暖玉也随着应了,余光往二太太的方面看了看,又微微向东,朝隔着的屏风处瞅了瞅。

高凛西也听见了吧。是老太太吩咐让去周家的,可不是她主动献殷勤。

“波儿。”老太太隔着屏风叫七爷高波,“还不过来你给两位嫂子敬酒。”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八章 明媚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