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婆媳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10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外面,已经有丫鬟备好了脸盆、巾帕、青盐等物。

梳头的媳妇也已经来了,候站在廊下。

洗漱毕,梳头的媳妇进来请安,帮沈暖玉梳头。

还是悉心的将头发一小股一小股的笼在后面,挽成个髻,然后套上䯼髻。

沈暖玉把那䯼髻理解成是用金丝、银丝,头发丝不同材质编成的发套。能固定住头发,规整利落,夏天还凉快。

不比昨日是老太太寿宴,需要盛装打扮,今日寻常打扮就好。

那梳头的媳妇很会听人口风,昨日沈暖玉说了一句嫌银丝䯼髻太重,这会笼好了头发,那媳妇便笑问:“奶奶今儿戴哪一个?”说着,摆出一个银丝编的,一个头发丝编的让沈暖玉选。

当然选头发丝编的,戴着既不沉还自然。

巧慧在一旁又拿出那些装首饰的盒子,一盒一盒打开,让沈暖玉挑选今日都戴哪些。

经过这几日的观察,沈暖玉大致知道了暖风院丫鬟们的分配使用情况。

馨香是大丫鬟,总调度,和郝婆子一个级别的,一个掌内一个掌外。

巧慧温柔心细,是负责帮原主管理首饰、衣裳、屋里摆件等各种器物的。

巧萍口齿伶俐,进退有度,负责掌管暖风院婆子媳妇大小丫鬟值夜当差等人事调度。

禾儿随即应变反应能力最强,口齿更胜巧萍一分,但因年岁较小,性子不定,暂时负责外面跑腿传话和监察事务。

苗儿忠厚老实,不争不抢,平时浆洗吃食等事是她的。

另外郝婆子,巧慧,巧萍,禾儿,苗儿这五个人都是原主的外祖母柳老夫人替原主选出来的人。

听馨香话里的意思,是说当年原主的父亲沈段泽被流放之后,柳老太爷,也就是原主的外祖父怕被牵连,和原主的母亲断了父女关系。

当年沈家在常州最难的时候,原主的母亲柳氏往柳家写过信,共写了两次,都没有音讯。

后来沈段泽被平反了,柳家几次三番着人去接柳氏,直到原主成婚后柳老夫人过世,柳氏也没回京城。

沈暖玉选了一镶珍珠的钿儿,一对金点翠的簪子,小小两粒丁香簪在耳朵上,手腕上还是昨日戴的那一对玉镯子,配一枚银质镶粉色宝石的戒指。

脸上薄薄施一层粉,不拿眉笔扫眉,原主长着两脉远山眉,极是自然好看。

“什么时辰了?”见一旁馨香瞧看她都看呆住了,沈暖玉推了她一下,“快去盛一碗粥我喝。”

“卯中。”巧萍从外面进来,看了看挂在堂屋的南洋石英钟。

这钟顶着气派,阖府里就有两个,一个在老太太的安怡居,一个就在这屋里,是当年先皇赐给永福郡主的,南洋来的物件,比水器计时方便多了。去年她们刚进府时,学认钟表学了几日呢,禾儿学得最快。

都六点了。

六点半之前务必得赶到二太太的舒云院。

还好最后紧赶慢赶在六点半之前赶到了。

进堂屋时,正赶上二太太身边的心腹谭婆子捧了一小金丝笸箩的时鲜花卉。

沈暖玉给二太太行完礼,显得有眼力劲般的,挑选了一朵大小适中的榴红色的花朵,微微屈伸,帮二太太簪在发髻上。

二太太还是昨日那般,不苟颜笑,一看到沈暖玉眉心的两道竖褶就微微皱起。

吓得沈暖玉在一旁站立不安。

二太太看了看沈暖玉,然后用带着祖母绿戒指的食指和大拇指捏了捏眉心,叹了一口气道,缓半天才说:“罢了,既然你爷们儿都发话了,我也犯不着赶鸭子上架。”

你爷们儿……沈暖玉反应了一会,说的是高寒冷。

说的是管家的事么?高寒冷和他母亲也谈过了?沈暖玉低眉顺眼,屏息敛气的站着,这种感觉实在是不好,像是被人放弃了。

“以后你就看好娇姐儿,相夫教子,一心一意服侍好你爷们儿,早点为涵儿开枝散叶是正经。”

二太太一看见这么个儿媳妇就头疼,要不是圣上赐婚,不用下聘白填在房里也不要。

沈暖玉赶紧应是,余光见二太太要起身,走过来扶她。

所以以后这婆媳关系该怎么处?沈暖玉暗暗叫苦。

去安怡居的路上,二太太提点沈暖玉道:“大后天就是娇姐儿的生日了,你得把她的衣物玩具都打点好,准备着人来接,不得出差池。”

怎么又要过生日。

沈暖玉听的半懂不懂,过生日为什么要打点衣物,准备谁来接?

敢问一句二太太试试。

沈暖玉心说她不敢,“母亲提醒的是。”

二太太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后天下午,把整理好的东西拿过来我过目。”

沈暖玉忙点头应是。

二太太是不放权型领导,要想和她缓和关系,得慢慢的一步步的得到她的信任。还有个法子也可行,为高家生下一代继承人……沈暖玉连忙否定了这个法子。

在到安怡居的院子里,就听见里面的欢声笑语了。

徐氏的声音,四太太的声音,都很有辨识度。

站在外面的丫鬟给打帘子,帘子一起,徐氏的问话就传了过来:“到底是哪一家的小姐?”

二太太就陡然顿了一步。

沈暖玉跟在二太太的后面,猝不及防,赶紧停下。

高老太太笑说:“这人你们都熟?”

“都熟?”四太太笑着接:“那我猜着是谁了!”

六奶奶小梅氏也拿帕子捂嘴乐,道:“我也猜着了!”

二太太迈过门槛进了屋,沈暖玉在后跟上。

等两人进了屋,徐氏便指着沈暖玉笑说:“那位姑娘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她就是……”

小梅氏接:“三嫂的姑家表妹,周三姑娘!”

高老太太笑着点头默认了。

“怕是七弟知道,要高兴得睡不着觉了呢!”徐氏笑说。

周韵锦和高七爷订婚了?

沈暖玉便想起昨日沈氏的话:都事到如今了,你还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告诉你,锦儿不会放过你,我也不会放过么,就锦儿真给高七爷做妾,你脸上就有光了么?

所以说高家是打算为高七爷娶妻还是纳妾?

沈暖玉赔笑着听众人谈话获取信息。

“定日子了么?”徐氏追问。

高七爷的母亲三太太说:“连媒人还没找,八字还没和,哪就定日子了。”

徐氏端过茶来,笑着解释:“儿媳说的是相看的日子呀!”侧头看看沈暖玉,又看向老太太,讨示下:“不若小茶礼就让三嫂着人去宁远伯府吧!”

沈暖玉听的一愣一愣的。

二太太脸上不太好看。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三章 婆媳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