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为难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08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沈暖玉让禾儿送送沈二夫人。

沈二夫人一步三回头,又嘱咐了沈暖玉几句保养身子的话才走。

现在基本上剩的就是杂事了。如果有人顾念着她身体不好,发话让回去休息,沈暖玉就可以一走了之。

只是平西侯府可能没那样一个顾念她身体不好的人。

不过沈暖玉也会偷懒,这会找个地方坐着喝茶吃点心。

然后徐氏不知道打哪过来了,一见了她,便笑说:“三嫂倒会忙中找闲的呀,这会儿可让我逮了个正着!”

沈暖玉让馨香给徐氏倒茶。

徐氏便顺势坐在椅子上,摆摆手招呼个媳妇,“平泉媳妇,你过来。”

李平泉家的正看着人收卷棚里的金银器皿呢,听徐氏叫她,忙走了过来,笑说:“五奶奶您叫我。”

这会大致是下午五点,暑热已经散了一些,只徐氏手里还拿着她那把金纱罗扇扇着,布置道:“一会那边还要开席,我分不过来身,正好三奶奶在这呢,你收完了杯碟银盏,一总和三奶奶兑数,岔了或漏了一件,这会报这会了,你和三奶奶都兑明白了,过了今儿,就三奶奶告诉老太太去,我也把眼儿一耷,不认了!让她自己拿银子补去!”

还在和她找中午的岔。

这徐氏倒真是个记长仇的人,中午让她一回都不行。

“三嫂,要平时我怎敢麻烦你的,只今儿不是赶上老太太过寿么,府里太忙,我也分身乏术了,这事就拜托给你了。”徐氏笑着说。

倒还懂得软硬兼施。

馨香眼带担忧的看了看沈暖玉。

只是都如此说了,话都说到家了,她还怎么拒绝。

一时徐氏拿起茶碗连喝了半碗茶,站起身来风风火火的去了。也不给沈暖玉拒绝的机会。

那李平泉家的站在旁边,笑着给沈暖玉行了礼,说:“奴婢干活去了,奶奶且歇着,等一会奴婢归拢好了,过来和奶奶兑数。”

话说的也十分客气了。

沈暖玉点了点头,笑说:“那你去吧。”还想再说几句,只是也不知原主以前和没和这媳妇打过交道。

沈暖玉想:还是先和馨香了解了解情况,再决定如何说话吧。

李平泉家的应声往卷棚里去了。

趁这会没人,沈暖玉低声询问馨香平泉媳妇是谁,原主以前和她打过交道么。

馨香说:“她是外头银库房大总管李平泉的媳妇,在里面专管金银器皿房的事,奶奶去年过年的时候还协助三太太管家时,三太太就让奶奶料理金银器皿房的事,在元宵节那天,弄没了两个银杯,下面的媳妇查错了,李平泉家的那天也疏忽没再细查,只说够数,当时杂事多,又有几波人催奶奶,奶奶也就点头让把东西入库了。”

“可是第二天不知怎么,又翻出说不够数了,都闹到三太太、老太太那里了。原本的规矩是,不够数自己赔补,只后来老太太说奶奶第一次料理这事,疏忽也是有的,就自掏腰包抵了那两个银杯钱,李平泉家的因疏忽扣了一个月的月银,因老太太出面,别人都不敢再提这事了。”

沈暖玉点了点头,难怪徐氏让她管这事呢,原来里面有前情。

大约过了四十分钟左右,李平泉家的领着十来个媳妇过来了,将册本递给沈暖玉,那几个媳妇一个一个报数。

这个说她收了金盘子多少,那个说收了银盘子多少,金杯几何,银盏几何,荷叶式碟子多少,梅花式碟子多少,海棠式碟子多少,金银酒壶几个……别说是原主,就她学过珠心算的人都听的一团浆糊。

这故意整人呢吧。

几个媳妇报完数目后就都垂首站着,李平泉家的走上前笑说:“奶奶看看可对?前面马上开宴了,厨房那边来人催了两遍了,说是让开库取碟子碗,您要对完了,奴婢就过去了。”

又开始催上了。

沈暖玉轻轻放下茶杯,看向李平泉家的笑说:“这次得对准了,要再出什么差错,就不是老太太替赔补的道理了。我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人,不比李姐姐你长久管事的人老道,又懒怠动脑筋,许多事情糊里糊涂,所以还得请李姐姐提携我。”

李平泉家的笑说:“奶奶太抬爱了,奶奶知书识字,比我们下头人的脑袋强十倍百倍呢。”

听李平泉家的这铁板一块的语气,是没有为己所用的可能了。

沈暖玉便笑了笑,问:“这杯碟盘壶的数目,都数完了?确认报的就是这些数了?”

李平泉家的见沈暖玉不慌不忙,倒还有点不适应,转身先问一遍那些媳妇,“可都查准了,没有错处了?”

众人都说查准了。

沈暖玉点了点头,看向李平泉家的说:“这项数太杂,数目太繁,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厨房那边找李姐姐开库房,李姐姐就先去吧,别耽误了那边开宴。一会让这些媳妇再报一遍,我拿纸笔一一的记上,等那面开席了,咱们再细细的兑。”

既然如此,那就以退为进,所有人都跟着加班吧。

李平泉家的不禁看了沈暖玉一眼。

沈暖玉抓住这一个眼神,温温的笑问:“不妥当么?我才入府不久,又不比五奶**脑灵光,许多事情糊里糊涂,或有做的不妥之处,你还得提点提点我,要不然出了岔子,我脸面上过不去,李姐姐这样管惯了事务的老人,脸上怕也不好过,李姐姐说是不是?”

李平泉家的笑了,“奶奶说的极是,就按奶奶的吩咐,那奴婢先过那边去了。”说着,行了礼,去了。

沈暖玉就让馨香找来纸笔,按几个媳妇报的数目,一条一条的记在纸上,谁负责查点什么,把名字也都记在后面。

东西之繁杂,馨香居然记了两页纸没记下。

沈暖玉看了看在她旁边站着的十来个媳妇说:“那就等平泉媳妇回来,再细细的兑一遍,就劳烦你们先等一会吧。”

众人都应声,道:“不敢。”

---------

徐氏这面,因剩下的都是些混吃混喝的堂客,摆了能有十来桌,根本用不上金银器皿。

二奶奶冯氏推说要照顾孩子回去了。

四奶奶大梅氏被四爷高洋遣人叫回去了。

剩下徐氏和小梅氏坐在厅里磕着瓜子,李平泉家的在旁服侍。

一盏茶喝完,小梅氏禁不住对李平泉家的道:“看看外面席上用不用加菜,不用加菜你就回卷棚那面,别人让等急了,到时候真吹起了什么枕头风,就不好了。”

李平泉家的也觉得心里没底,笑着应了,想借着这台阶就下。

徐氏却满不在意的一笑:“妹妹当侯爷是你家六爷呢,沈氏要但凡有吹枕头风的本事,咱们都该撂下手里的事务,回自己的院里浇花养鱼该干嘛干嘛了。”

说的小梅氏甜美的脸上倒是红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八章 为难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