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温情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08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沈暖玉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写完那两个字的,额上现了虚汗。

只放下笔良久,在回到老太太身边落座时,手背那干燥灼热的温度,鼻端那淡淡的木质香还在。

高凛西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握着她的手,写成了“慎思”两个字,并向众人解释,“她才病愈,见谅。”

向来惜字如金的平西侯,竟悉心为沈氏解释当众出丑的原因。

这不可谓不震撼人心,甚是于是那些躲在屏风后面,尚未出阁的各家闺秀,都忍不住探出头来看。

高老太太的目的达成了。

平西侯和侯夫人沈氏,当真是伉俪情深的一对,这消息马上就会在京都传遍。

旁桌徐氏和小梅氏挨坐着,小梅氏不禁说:“真想不到,侯爷竟然会握着三嫂的手写字。”刻意加重了“握着”两个字。

徐氏一侧唇角微微上扬,鼻子出气,想了半天,侧头低声对六奶奶小梅氏笑说:“侯爷都一个月没去她屋了,这么一着,怕是有人要几天不能洗手了呢。”突然余光看见了孤零零坐着的沈二夫人,朝小梅氏摆了摆手。

小梅氏放下手里的银杯,微微凑过头来。

但听徐氏又说:“你猜她婶娘今日参宴送的是什么?”

“什么?”小梅氏意会这个“她”指的是谁。

“一筒子茶叶。”徐氏觉得好不可笑。

小梅氏抿唇微微一笑,“小金团么?”

徐氏扑哧一声,“有用筒子装的小金团么?”

旁边有刻意巴结的人,听了这话,凑上前来赔笑问:“五奶奶喜欢喝小金团么,紫云轩的普洱也是极好的……”

徐氏望了望那人,如没听见一般,抄起金丝罗扇扇风,朝拿戏单子的人招手,“过来,我们也点一折戏听。”

之后便果然唱起了徐氏点的戏。

喧闹声中,老太太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沈暖玉,神色复杂。

沈暖玉也知道,要不是高寒冷为她解围,她就真成笑话了。离的远的人瞧不见,离的近的人,谁瞅不见她握笔的时候,那笔柄都微微颤。

有人硬着头皮夸“慎思”两个字写的好,力透纸背。

能不力透纸背么,第一笔停留在宣纸上差不多有半分钟,要不是宣纸质量好,怕是都被墨汁润破了吧。

心里叹了口气。本来预计着今日好好表现呢,现在看来……

“沈二夫人呢?”老太太就突然想起来了,叫人道:“今日人客多,倒是把她忘了,快去请过来。”

身边侍候的钱妈妈听了,就应声着人找了起来。几百来号人,衣服的颜色又都差不多,一时半会还真不好找。

钱妈妈办老了事的人,别的媳妇左右探头逡巡,她倒不同于众,不动声色暗暗观察沈暖玉往哪看,果然就顺着视线在西楼那边找到了人。

沈二夫人被请来后,给老太太行礼,老太太赐坐,吩咐人另上了茶点。寒暄了几句。

沈二夫人是个说话直的人,平时很少交际,从小在朴实之家长大,没受过官宦世家为人处事交际的训练,说出来的话,就让许多自诩人精一般的圆滑之人听着刺耳朵。

沈二夫人由衷说道:“今日一见侯爷如此珍重侄女,我和他二叔也就放心了。”

高老太太点了点头,倒是乐得听这样的实话,本家婶子都如是说了,想来旁人更是没有说的了。

又闲聊了几句,老太太这才有劳累要回安怡居的打算了,笑着对二太太和三太太说:“你们陪着沈夫人说话,务必要留她吃完饭再回去,要招待不周,让我知道我可不依。”

众人听老太太说劳累要回去,都起来相送。

钱妈妈扶着老太太,韩太太陪在老太太旁边,后面跟着一众丫鬟媳妇,上了两人抬小藤椅,往安怡居方向去了。

老太太走后,就陆陆续续开始散人了。

也有不走的,等着唱完戏之后用晚宴。

送走了几位国公夫人,候夫人,二太太也回去了。然后沈暖玉就见原主的姑姑沈氏,陪在三太太身旁,也一起走了。

剩下不太重要的人由四太太,五太太,徐氏等人招待答对。

徐氏热情很高,迎来送往,一应安排做的有条不紊,除了性格张扬一些,当真是个管家的好手。

沈暖玉看在眼里。

主要人物基本都走了,沈暖玉才有空闲和沈二夫人坐下来说话。

馨香给两人各端来一杯茶,沈二夫人握着沈暖玉的手,又叙了几句寒温。

“……侯爷对你还是好的,那字条,”沈二夫人压低声音说,有些后悔,“真不知道该不该告知你。”

沈二夫人不说,沈暖玉险些忘了字条的事。经这么一提醒,沈暖玉倒更想知道字条上写的是什么了。

“你又给我拿钱,书画局虽然是个清水衙门,但你二叔每个月的俸禄也够一家人吃用了,倒是你,这里头的人情流水,哪里不需要用钱,你每月还要给堂儿二两银子买纸卖书,家里怎么还能要你的钱。”

一句“家里”说的沈暖玉心里竟然暖暖的。在现代时,父母离异后,各自组建了家庭,她成为那个多出来的人,外婆过世后,她和孤儿无益。

现如今到了这里,虽然处境艰难,但却有了真正关心她的人。

“我不在这里吃晚饭了,家里头就彩风一个丫鬟忙前忙后的,另外还有两双鞋要做,今儿赶赶,明儿就收工了。”

听沈二夫人的描述,沈暖玉倒觉得那家里该是很温馨的。只是听馨香说,原主的父亲不是已经被追封为太子少师了么,为什么沈家过得还如此拮据?

这倒也难怪今日吃中午饭,徐氏讲那样的笑话讽刺人了。

便点点头,笑对沈二夫人说:“那也好,婶娘也是看到了的,我在这里过得很好,以后会过的更好,你们别惦记我。”

也不过是噎泪装欢,沈二夫人轻拍拍沈暖玉肩头,“瞧瞧,比在家时瘦了多少,你二叔总说,粗茶淡饭养人,以前我还不信,谁不想大富大贵,锦衣玉食的,现如今你嫁进这样的人家……”轻轻叹了口气,转了话,“婶娘该去了,用和太太们再打一声招呼么?”

“不用了,”沈暖玉也看出了沈二夫人不善交际,便笑说,“一会我和她们说一声就好了,婶娘回去,替我带二叔,和大哥哥好。”

“这孩子,你大哥哥回常州老家了,今年不是乡试年,这都给忘了?”沈二夫人笑说嗔怪。

沈暖玉自知她又说错话了,默认的笑了笑。

听说不用再和太太们打招呼了,沈二夫人松了一口气,临走前,又细端详端详这个侄女,不知为何,总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七章 温情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