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童言无忌

玉暖京华

2021-11-26 05:02:05

疆芜阿飞

资讯 | 连载

“这孩子气色越发好了。”中年女人便热络的握住了沈暖玉的手。

气色越发好了?

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

沈暖玉含着笑,看向中年女人道:“您气色也越发好了。”

两人就这样热热络络,手挽着手,往安怡居走。

毫无交情的陌生人可以做到如此……

那中年女倒还笑着关心的问:“这手怎么这样凉呢?”

沈暖玉便随着她逢场作戏,回答:“我自来手就凉,外头天气越热,我这手就越凉。”

“这好啊,冬暖夏凉了。”中年女人开了句玩笑,收了笑,又说:“合该让人给调理调理的,长久了就做下病了。”

沈暖玉点头,含笑应了。

“韩嫂子,在屋里就听到你的动静儿了,怎么才来,都等你呢。”

这时有两位中年女人从安怡居里迎了出来,本来两人脸上都带着喜气洋洋的笑容,只一看到和韩太太一同过来的沈暖玉,表情皆是一僵。

但毕竟是场面上的人了,那表情一闪而过,又马上笑起来,“三奶奶也来了。”

别的同辈,像高五爷的娘子徐氏,两人可以叫潭哥儿媳妇,但对侯爷的娘子,却是如何也不敢叫涵哥儿媳妇的。

韩太太笑哈哈的,对着两人道:“四太太,五太太,有日子没见了,你们倒都越来越年轻了。”

被称作四太太的人笑说:“你倒说我们,进屋见了我们家老太太,才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越活越年轻。”声音可是不小,屋里的人都能听见了吧。

然后沈暖玉就果然听见稍间有个略显苍老的声音问:“老四媳妇,是不是你韩家嫂子来了,快请进屋!”

是高老太太的声音么?沈暖玉暗忖,那这两位一胖一瘦的中年女人,一个是高寒冷的四婶娘,一个是五婶娘了。

五太太便笑着相请,“快进屋吧,韩家嫂子。”

这位韩家嫂子便脱了沈暖玉的手,笑着和两位太太逢场作戏去了。

也不一定是逢场作场,沈暖玉想,也可能是她想偏了,许是几人真的很有交情呢。

“三奶奶怎么过来了,”这时,五太太又笑问沈暖玉,“不在家里好好养……”

四太太当即拿胳膊肘暗碰了五太太一下。

五太太也就自知当着人客的面多言了,便咽了下话,直轻轻挽了沈暖玉手,道:“快进屋吧,外头热起来了。”

前几日三奶奶不小心失了脚落入湖里之事,一定不像二太太和侯爷说的那样简单。这在府里是不言而喻的,只二太太和侯爷极力压下了此事,怕是连老太太都不一定知道内情,她们这些吃靠二房的人,又怎敢再多言呢。

走进屋里的韩太太耳朵尖,在热热闹闹的欢声笑语里,都听见了五太太说的一半又咽回去的那半句话了,禁不住顿步,回头看了看五太太。

五太太便心惊的手心都出了冷汗,笑得都有些不自然了,问:“您怎么了?”

韩太太便收回了眼,笑说:“看看这日头,是快辰正三刻了吧。”

五太太也回头看了看,心下稍定,赔笑说道:“是呢。”

沈暖玉一直保持合宜的微笑,在感觉韩太太也看了她一眼时,她也大方的看了韩太太一眼,并温声提醒说:“婶子注意脚下。”

听高五爷称呼这韩太太为婶子,她是和高五爷一个辈分的,也称呼婶子是没有错处的。

在豪门生活真累啊,辈分问题就是个大问题。

韩太太低头看了看脚下,竟是滚来个玻璃珠儿。

随即跑来个三四岁左右竖着木梳背儿头的男孩,要来捡那玻璃珠儿。

韩太太定睛看了看那孩子,还没看清是谁家的,后头就有人喊:“母亲!你来了!”

声音娇甜甜的,很是稚嫩,直冲着沈暖玉来了。

“诶呦,这不是娇姐儿么,还认不认得我了?”韩太太的笑容更大了。

“你是韩老歪的媳妇!”高宜娇已经跑到沈暖玉身边了,一边攥握住沈暖玉的小拇指,一边看向那韩太太说。

沈暖玉差点没笑出来。

当真是童言无忌啊!

韩太太白净的面皮瞬间红涨了起来。

原本热热闹闹,喧喧扰扰的堂屋,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而这高宜娇本人,还丝毫不自知的侧仰着头,拉扯沈暖玉:“母亲,你出汗了,她们在里屋吃梅饮子呢,你快跟我进来吧!”

沈暖玉用余光看了看那红涨着脸,极其下不来台的韩太太,再看看旁边竟然没有人帮这位韩太太解围。

从众人的眼神里,沈暖玉也大致猜到了些,想来是原主丈夫和病故的永福郡主所生的这个娇娇女儿,极是被娇宠长大的,一句“韩老歪!”说的干脆利落,要旁人在这个时候来帮着“韩老歪”媳妇解围,会不会引火烧身,这小娇姑娘再来个,“你是张面团的媳妇”,“你是李大嗓门的姑娘”,“你是我们家的寄生虫”一类的话呢。

在这陌生的世界里举步维艰,沈暖玉想给自己攒些运气。

“娇姐儿是个心直口快的孩子。”沈暖玉便笑看向身旁的韩太太说。

又微微俯身,看向攥着她小拇指的高宜娇,商量着说:“可不是热了,母亲热了,你韩奶奶也热了,叫上她,咱们一起去尝尝梅饮子好不好?”

毕竟不了解这孩子的脾气秉性,沈暖玉也不保准她就能听自己的话。

谁知,这高宜娇说:“好啊,那我带你们两个去!”说着,倒真牵起了旁边韩太太的手,往里屋走去了,边走,边撅嘴嘟囔说:“可是那梅饮子可没有母亲冲给我的好喝……”

原主还会做梅饮子,又加一样技能。沈暖玉真感觉自己压力山大。

这梅饮子到底是个什么?冰糕?饮料?酸梅汤么?

“今年的暑天真热啊!”韩太太顺着台阶便下,用手里的帕子擦了擦汗,对沈暖玉笑说:“三奶奶还会冲梅饮子,有机会可得一饱口福呢。”

沈暖玉回了个微笑,“胡乱配的,难得娇姐儿喜欢。”

只这会,她还不知道往后和这韩太太打交道的时候多了。此人虽势力,但却是个一报还一报的人。你帮她一次,她势必要找补回来,也帮你一次,方才觉得不欠你了。

“韩婶子,三嫂,老太太让你们进里屋呢。”五奶奶徐氏正站在里外屋之间的槅花板处,不知道她站在这里有多久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七章 童言无忌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