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王惠民的指使

全能巨星护卫

2021-01-14 13:33:09

小雪豹

资讯 | 连载中

“对。我叫刘思怡,刘建文是我爸。”

少女问道:“你们是一伙的么?”

“你看我,像跟他们是一伙的么?”

苏煦反问道。

刘思怡见苏煦坐在一个魁梧男子的身上,又见另外一名高大男子似乎对苏煦格外的畏惧,顿时明白了。

“哦!你是来救我的!”

刘思怡高兴的拍了拍手,建议道:“那你快打电话叫警察吧。”

然而,苏煦却是缓缓摇了摇头。

“不好意思,我不能叫警察。”

苏煦果断的拒绝了刘思怡的提议。

“为什么啊?”

刘思怡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抖了抖,显然,她感到很困惑。

遇到这种情况,报警,难道不是最妥当的处理方式么?

苏煦仿佛看穿了刘思怡的所思所想,他无声地笑了笑,解释道:“是的,假如你不是刘建文的女儿,那么在此时此刻,报警当然是最佳的选择。然而,很可惜,你偏偏就是刘建文的女儿,所以……我就不能报警了。”

“啊?我是不是刘建文的女儿,跟你报不报警,有关系么?”

刘思怡平时的学习成绩在年级当中属于出类拔萃的,但此时,她却完全无法理解苏煦话语之中的逻辑关系。

苏煦点头道:“有,不但有关系,而且关系还很大。”

刘思怡注视着苏煦认真的表情,瞬间顿悟了。

“哦……你是我爸生意上的对手!你们是敌人!”

刘思怡如此猜测着,心想:完了完了,才出狼窝又入虎穴,这下要倒霉了。

见刘思怡的脸色霎时由晴转阴,苏煦不禁想要发笑。

苏煦咳了一声,道:“小姑娘,你好好看看我。”

刘思怡听话办照,观察半晌之后,她评价道:“嗯,是很帅,但是老师讲过一句话——知人知面不知心,就算你帅,也不代表你就是个好人。”

“我是让你看我的一身穿戴……”

苏煦耐心提示。

刘思怡上上下下将苏煦打量一番,恍然道:“你这一身,我前不久好像在淘宝上看到过……九十八块钱包邮。”

“九十八块钱?靠,降价降得真快……”

苏煦有些心疼的说道:“我去年过年之前趁着活动期间买的,花了一百多呢。”

刘思怡认真想了一会儿,终于得出了结论:“你并不是我爸生意上的敌人,因为你太穷,根本达不到那个层面。所以……你是打算绑架我?然后,勒索赎金?”

“哈哈……挺聪明的嘛。”

苏煦看向站在角落瑟瑟发抖的顺子,吩咐道:“你,打电话给刘建文。”

“哥,不——爷,我喊你爷还不成?刘建文不是你惹得起的,也不是我惹得起的。”

顺子哀求道:“要不这样,我和我哥身上的现金全都给你,你要是还不乐意,就把我打一顿,然后放我们走,成不成?这位小姑娘,你想怎么处置都随便你。就有一条——千万不要联系刘建文。”

“哦……看样子,你们很怕刘建文啊。”

苏煦微笑问道:“既如此,你们还敢绑他的女儿?”

“哥,我们怕,不代表所有人都怕他啊。”

顺子含含糊糊解释道:“我们也只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再说了,我们也没把这小姑娘怎么地,对不对?”

“没把这小姑娘怎么地?你们刚才不是要轮流侵犯她么?”苏煦诧异问道。

“诶,那有什么,又不会少她一块肉,对不对?”

顺子摸出一包安全套,说道:“我们是专业的,有安全措施的。”

听到这话,刘思怡气得俏脸发白,她俯身捡起一块断砖,照着顺子的后脑勺一记猛砸。

“唉哟——”

顺子感觉到后脑勺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眼泪止不住的往外飙。

苏煦起身拉住了刘思怡的手臂,调侃道:“美女,身手挺利索的啊,在学校没少打架吧?”

“别拉我!我不用你管!”

刘思怡试图甩开苏煦,可无论她怎样挣扎,都摆脱不了苏煦的控制。

“行了行了,我有正事要做。”

苏煦让刘思怡坐在一边,然后继续与顺子交涉。

“你不打电话,我就不拦着刘思怡,任由她砸你,把你们兄弟俩砸到死,或者也可以不砸死,砸成植物人——这比死可是有意思多了。”

苏煦心平气和道:“你们现在是在对一名未成年的少女进行性侵害,一方面她属于正当防卫,另一方面,她还受到未成年保护法的保护。把你们两个收拾了之后,这里发生了什么,全凭我们两张嘴说了算。老哥,我看得出来,你是个聪明人,你懂法,那么你自己想想,我让刘思怡砸你,需不需要有任何顾虑?”

顺子沉默了,他双眉紧锁,连不停淌血的后脑勺都顾不上了。

“我问你话呢,有没有后顾之忧?”

苏煦捡起一颗小石子“砰”一声弹在了顺子的脑门上。

“没有。”

顺子瓮声瓮气的回答。

“好,我就喜欢跟你这种聪明人打交道。老哥,如果你不想死,就给刘建文打电话,把你们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都告诉他。”

苏煦耐心等待着顺子的反应。

然而,奇怪的是,顺子竟然没有任何反应。他站在那里跟个木头桩子一样纹丝不动,他似乎已打定了主意,宁死不屈。

“这就令人费解了啊。这天底下,竟然还有不怕死的人?”

苏煦乐呵呵地笑了笑,瞟一眼面若寒霜的刘思怡,轻快地打了个响指,平和说道:“我明白了。比起死,你们更害怕刘建文,因为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他肯定会让你们两个生不如死。我有没有猜错?”

顺子一言不发,只是缓缓点了点头。

“哈哈……看来我果然是一个善解人意的暖男。其实,我不仅善解人意,我还助人为乐。老哥,我看得出来,现在你所面临的困境,的确相当棘手,而我……我正好可以为你提供一种解决问题的途径。”

苏煦平和的表情,渐渐变得冷酷而严峻,他缓缓说道:“需要注意的是,解决问题的途径,有且仅有这么一种,而且——过时不候。”

如石雕一般静止不动的顺子猛然抬起了头,他紧张不安的注视着苏煦,生怕错过了苏煦的只言片语。

“三秒钟,我只给你三秒钟。在这三秒钟之内,如果你告诉我答案,那么对于这件事儿……我就这么算了,我既不会报警,我也不会通知刘建文。但假如是在第三秒钟之后,你再告诉我答案,那么……后果你们自己承担。”

苏煦轻声道:“老哥,听清楚我的问题……你们绑架刘思怡,是听从了谁的指使?我数三个数,一,二……”

“王惠民!是王惠民对我们下的单!惠丰集团的老总王惠民!”

没等苏煦数到三,顺子就直截了当给出了答案:“王惠民让我们绑架刘思怡,王总让我们将她妥善安置,说等工程竞标结束之后,再放人!”

“王伯伯?怎么可能会是王伯伯?”

刘思怡不禁怔住了,她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喃喃低语:“去年冬天,王伯伯还请我们一家去西伯利亚冰雪主题公园滑雪呢……”

“老哥,你该不会是随便说个名字出来,忽悠我的吧……”苏煦笑道。

“是真的。就是惠丰集团的一把手王惠民。爷,你自己动脑筋想想,在明珠市,敢跟刘建文这么玩的,有几个人?一只手就数得过来。这种大事,就算再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乱说啊。”

顺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仰天长长叹息,有气无力道:“我反正是招了。爷,求你言而有信,成不?”

“当然。我肯定是言而有信的啦,我既不会报警,我也不会通知刘建文。”

苏煦看向刘思怡,道:“小姐姐,带手机了没,你自己给你爸打个电话。”

“什么?”

顺子两眼一翻,彻底瘫痪。翻车了,这次是真的翻车了,想不到啊……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不守信义之人。

“我爸……他这会儿在江东省,在跟人谈一笔重要的生意,估计忙着呢。”

刘思怡微微翘起粉嫩的红唇,目光渐渐清冷,她幽幽道:“他整天就想着赚钱,他才不会管我的死活呢。”

“你打不打?如果你不打,那我现在就拍屁股走人,把你留给他们两个绑匪。”

苏煦可没功夫与小姑娘的这种因缺爱所造成的自卑与补偿心理去纠缠不清,他直截了当选择了快刀斩乱麻。

刘思怡狠狠瞪了一眼不解风情的苏煦,心不甘情不愿的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喂,爸……”

“思怡,怎么啦?钱不够花么?我支付宝上转给你。”

听到这里,刘思怡用一种近似于可怜兮兮的小眼神望着苏煦,意思仿佛就是:听听,我没说错吧,我爸他压根儿就不关心我!

“咳……”

苏煦吩咐道:“说事儿。”

“是这样的,老爸……我,我被人绑架了……”刘思怡犹犹豫豫道。

听筒安静了很久,然后才再次传出刘建文的声音:“思怡,别怕,你跟绑匪说,赎金我给,钱的事情,一切都好商量。”

“不是的,爸……我之前是被绑架了,然后有个人过来救了我。但是,他又不肯打电话报警,他让我跟你说这件事。”

“思怡,也就是说……你现在是安全的?”

“嗯……似乎是的。”

刘思怡用不太确定的眼神看了一眼苏煦,又补充道:“又似乎不是。那个救我的人,跟绑匪不是一伙,但他不同意报警,这一点……让我觉得很可疑。”

“思怡,你别慌,你跟那个救你的人说,只要他保证你安全无事,无论他想要什么,我刘建文都会尽全力帮他。”

刘思怡深深吸了口气,对苏煦道:“帅哥,你也听到了,只要你保护好我,我爸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是啊,那你刚才还说你爸不会管你的死活?”

苏煦乐了。

“我才没有说过呢!你乱讲!”

刘思怡脸颊微微泛红,差点冲过去捶打苏煦。

“思怡,刚才那是谁在讲话,我怎么感觉,那声音有点耳熟……”

不等刘思怡回话,苏煦就把手机拿了过来,说道:“刘总,是我,苏煦。”

“苏煦?是你?那太好了……”

“刘总,我已经审问过了绑匪——这起绑架事件的幕后黑手,是王惠民。”

听筒再次安静了几秒钟,然后才传来刘建文冷静而沉着的声音。

“苏煦,你就近找个地方把我女儿安顿好,绑匪别放走了,也别报警,我今天赶回明珠跟你会和。”

“刘总,你女儿说……你现在在江东省,有重要的生意要谈。”

“我今天就回来,等我。”

刘建文那边挂断了电话,苏煦似笑非笑地看着神情复杂的刘思怡,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令苏煦微微觉得有些意外的是,因思考什么深奥的问题而出神的刘思怡,竟然忘了反抗。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4章 王惠民的指使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