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路遇怀孕鬼

熏血鬼眼

2021-01-14 12:21:57

言商

资讯 | 完结

  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阴风嚎叫,树叶被风吹着莎莎响,现在已经深夜时分,乡间小路上寂静得可怕,仿佛黑暗要吞噬一切,张小凡一人走在路上!经过小树林的墓碑,突然听到哭声,张小凡停下来四周观望,未发现有人,他继续向前走,然而后面又来传来哭声,他再次停住脚步,哭声也再次停止,如此反复多次,张小凡心里也很害怕。但张小凡鼓起勇气在这周围寻找。在两座坟中间发现一个怀孕的女人哭泣。

  张小凡过来对女人问道:“大姐,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

  “我家就在这里,我……’”女人还未回答完又哭了起来。

  张小凡更是心跳加速,莫非真是遇上鬼了。几年都看不见这些东西,今天为什么又能看到。人小的时候,对异灵之事了解不多,也不会害怕,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了解的事前越来越多就越害怕。张小凡感觉自己要奔溃了,手脚僵硬不听使唤。

  “小兄弟,不要害怕,我不会害你,也害不了你,只是希望你帮帮我,好吗?”女人说道。

  张小凡从恐惧中神回来说“要我帮你?”

  女人说:“求你帮帮我好吗?我的孩子要出生了,这里条件不好,营养不够,对小孩的生长发育不好。希望你告诉我婆婆让她带点东西来看她孙子。”

  张小凡听汗毛都竖立起来,身上冒着虚汗,在这寒冷的天气中丝毫感觉不到冷。

  张小凡问道:“你婆婆家住在哪里?”希望结束对话赶紧离开这里。

  “我婆婆家就住在对面的村子里,就她一个老人。”女人说。

  张小凡鼓起勇气问道:“你说你住在这里,好像这里没有房子,这里是坟场。莫非你不是人?”

  女人说道:“小兄弟,你别害怕。我确实不是人,不过我不会害你。我是来求你帮忙的,只有你才能帮助我。”

  “只有我才能帮你?这话说得有点过了?”张小凡回答。

  女人说:“我是阴魂,一般人看不到我,听不到我说话。即使有个别的能看到我,但是他们承受不了,会给他们带来灾祸。所以我一直不敢和人接近。我看你不一般,能够通灵,这才请你帮忙。”

  张小凡说:“你居然是鬼,应该有你们的生存空间,不能和人有来往,这样会给你和你身边的人带来灾祸。”

  女人说:“我也没有办法,我怀了孩子,不想让孩子就这么早随我而去,我未能给老公留后,深感遗憾,这孩子是我留在这里的唯一念想。”

  张小凡打断女人的说话:“你既然不是人,你怀的孩子自然也和你一样,你在你们空间有他的生存空间。何必让他来到人的世界?我即使能帮你,这也有违天道,会遭天谴。”

  女人哭诉,上天对我不公,让我怀了孩子,又夺我性命,夺我性命又不让孩子死,我做了什么孽。可以把所有的报应发到我身上,有何必为难孩子。

  张小凡天生心软,加上这里女鬼的哭声,也觉得可伶,动了怜悯之心。

  对女鬼说道:“我对你一无所知如何帮你。”

  女人回答道:“小兄弟,我叫王静,生前住在对面的村子,半年前我和我老公程鹏去镇上赶场买点家用品,在回来的路上遇到贼人,抢了我们的东西,我老公为保护我,惹怒这伙贼人,将我和丈夫杀害,当时我已有身孕,可怜了孩子。为了保住孩子我留了最后一口气,因为这口气我去不到阴间。也因为这口怒气在体内使得尸体不会腐坏,孩子才能存活,可是他已经是半人半鬼。我只有每天晚上才能出来弄些野兔野鸡吃,现在周围的东西都被我吃得差不多,难以生存。希望你能帮我。”

  张小凡说:“也怪可怜的,我告诉你婆婆,他会相信我说的吗?”

  王静说:“你把我的首饰拿给她看,她应该会想信的。旁边这座坟就是我老公程鹏的”

  张小凡心里更是害怕了,不过还是告诉王静:“我可以把你的话带到,不过她相不相信我,我就不能保证。她来不来,就看她的了。”

  王静说:“谢谢你,我还想请你帮个忙”

  张小凡说:“你还有什么事?”

  王静回答道:“你能不能把你的衣角送给我?”

  张小凡说:“你要我的衣角做什么?”

  王静说:“你把你带有血迹衣角送给我,我就能见人,在紧急的情况下,也可以请他们帮忙。”

  张小凡楞了一下:“我哪里有血”,张小凡在身上四处寻找,终于发现自己的左衣角上有血迹,血迹还未干,张小凡并没有感觉哪里受伤,哪里来的血迹,越想越恐惧。

  王静告诉张小凡的他的额头在流血,原来在张小凡听到女人哭声的时候,由于害怕回头看时,不小心脚被石头绊倒碰到树上,撞破了头,血滴在衣角上,因为恐惧一时没有感觉到痛。现在突然觉得头痛,张小凡赶紧拿纸把额头按住。由于撞得不是太严重,按了一会儿血就止住了。

  张小凡安静下来问道:“不行,要是你用我的血去害人,那我不是助纣为虐,害人害己。”

  王静连忙解释,我保证不害人,也害不了人,我怕孩子到时候有什么事找不到人帮忙。小兄弟,你放心,我根本就伤害不了你,你不是普通人,你的血可以辟邪消灾,也可以帮助阴魂和人见面。

  张小凡说:“既然你知道我的血可以辟邪消灾,你还敢要?你这不是自己陶苦头吃。”

  王静回答道:“你是一个可以通灵的人,你的血可以为人消灾辟邪,同时也能帮助阴遮挡人阳气,但不能靠近人。如果靠人太近也会伤害鬼魂。为了我儿还请小兄弟帮忙。”

  张小凡还是犹豫,突然想到他外婆讲过,不是所有的鬼都恶鬼的,生命是一种回声,你给以别人帮助,你也会得到上天的庇佑。

  张小凡说:“好,我给你,不过你不能用来害人,如果我发现你用来害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着便把衣角减下来,由于血迹未干,血飞溅在王静的手上,手一下就烧了一个洞,就像火折子掉到衣服上的感觉。烧的王静大叫。赶紧把手放在坟上身。张小凡看到王静痛苦的样子,才知道自己的血原来真的可以辟邪。

  张小凡问王静:“我的血对你的伤害不轻,那么你怎么拿?”

  王静回答道:“你把你衣角有血迹的地方抱在好,我就能拿”。

  张小凡把衣角包好后交给王静。

  王静对张小凡说:“现在比较晚了,你回家还有很远的路,你可以去对面村里问住宿,顺便帮帮我。我婆婆家住在村的东头,三间瓦房,门前有口水井。右边有颗百年梧桐树。我婆婆待人宽厚,你可以去她家住。”

  张小凡知道对面就是大麦地,不过他想赶回家去,十几岁的他一个人出来做生意已经半月多,还没有回家,怕父母担心,平时在家里面也少不了走夜路。说起来胆子还是挺大的。不过,夜晚,这条路很少有人敢走,一是山路陡峭,二是这条路上晚上不干净的东西太多。

  张小凡既然答应王静,也就只好到对面村子去借宿。夜路比较难走,又加上有雾,电筒的灯光照不远。走路比较慢,过了一个小时他才到对面的村子边上,这个时候村子一片漆黑,村里的人家都睡觉了,偶尔能听到狗叫声。越靠近村子狗叫声越来越多,狗越来越多。张小凡找到一个棍子拿在手里面,生怕狗冲上来。在这个村子,狗是凶出名来的,外来的人被咬伤的很多,有次好像还要死人了。

  张小凡虽然害怕但是还是鼓起勇气向前走,终于找到了王静的婆婆家。王静的婆婆已经睡了。门口一口黑压压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张小凡在门上敲了几下。没有人回应。张小凡为了不让老人家害怕,边敲门边问有没有人在家。

  屋里面传出王静婆婆的声音:“哪个(谁)?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

  张小凡回答:“我是路过的,到这里天太黑,我的电筒电池用干了,看不见走路,想在你家住一晚上,不知道你家方不方便?”

  房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张小凡看到门上的对联还是白色的,应该没有错,一般有过世贴对联都是绿色的,而且这个颜色看上去也是今年才贴上去的,还很新。

  过了一会儿,屋里才传来声音:“你等一下。”

  过了几分钟,门终于开了,开门的五十多岁的女人,头上戴着三角帕子,这个帕子在农村是用来防灰用的,面容看上去有些憔悴和沧桑。

  王静婆婆开门一看是孩子问道:“怎么是个孩子?孩子,你这么晚了你怎么来这里?你家是哪里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节 路遇怀孕鬼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