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溶洞倒吊悬棺

熏血鬼眼

2021-01-14 12:21:55

言商

资讯 | 完结

  风水法师开坛做法后,叫人开始动土,大家七七八八得开始挖土。突然一声巨响,挖土的地方落了个溶洞。吴坤和许昌掉进溶洞去了。这溶洞在上面跟本就看不了底。一下子在场的人都砸开锅了,拼命的喊:“吴坤,许昌,吴坤,许昌……”,没有人应答。这么高的掉下去,不可能活着,上面的人都这么认为。问道士怎么办?道士说重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也不知道。就在这时隐隐约约听到洞下传来许昌声音:“上面能不能听到,我还没有死,不要封洞口”。但是声音比较小,不仔细听还听不出来。

  许家老三赶紧回应“你们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吴坤怎么样了?和你在一起没有?”

  许昌回答道:“下面有滴水声音,你声音太小听不见。”

  许家老三又重复问了一遍。

  许昌回答:“我没有事,下面有很深的水,下面太黑了看不见,你们弄个火把下来。”

  不一会儿传来咳嗽的声音。

  许昌喊道:“坤叔,是你不?”

  许昌连续喊了几声没有人回答?

  过了一会儿,再一次传来声音:“你妈的,呛死老子了”。

  许昌再问:“坤叔,你没有事嘛?”

  吴坤回答:“没有,你了?”

  许昌回答道:“我也没有事,下面水太僵了,没有抓的上不去,太黑了什么都看不到”。

  吴坤说:“赶紧找个地方上去,太僵了受不了”。

  这时上面的人用绳子把火把放了下。下面太宽了火把也看不到边。许昌看到火把下来,赶紧游过去拿。许家老三叫许昌和吴坤把绳子拴在身上,拉他们上去,绳子的长度压根就不够长,长度刚刚能到水面。根本拴不住人,但是上面两家带来的绳子都用上了,包括捆棺材的都用上了还不够。

  两人拿到火把只能朝边上游,很快也就游到边上。趴上岩石上。两人眼睛逐渐适应了下面的环境,加上火把,能看到的地方比较大。两人看到不远处有平台比较宽,想到过去比较安全,这里石乳柱上不安全。平台上台宽,火把的光根本看到尽头。寒风刺骨这时冷得受不了。没有办法,只能把身上的水揪掉部分,这样会舒服点。

  有风可能就出口什么的,吴坤和许昌沿着风的方向走,也往前走越暖和。发现前面有个小洞,许昌和吴坤将火把放在门口,往里面看,什么看不到。二人鼓起勇气进入洞中,进来一看吓呆了,倒悬棺材。两人从未见过这种倒悬的棺材。洞中突然起了一阵阴风,火把的火苗都被吹斜了,两人觉得不太对劲,踢腿想跑,已经来不及离开。

  突然传来声音,居然来了,也不要急着走。一个憔悴的女人声音从空气中弥漫开来。没有回音,吴坤问:“你是谁?”。可是吴坤的声音在洞中传来了回音。两人更加害怕了。许昌问吴坤:“坤叔,我们是不是遇上了?”。

  突然又传来另一男人的声音:“贱人,你倒吊我百年了,你还想怎么样?”怨气太深。听声音好像都是从悬棺里传来。吴坤和许昌听得是直冒冷汗,双脚打哆嗦。想走且感觉有什么东西拉到脚。突然空气中出现了一团黑气,直蹦许昌而来,许昌来不及躲闪,这黑气上了许昌的身。许昌倒在得上不听得捶打的胸口,拍打头,极为难受。吴坤拿着火把走过去问许昌:“许昌,你怎么了?”许昌不动了。这时吴坤已经下尿了。

  许昌猛的从地上跳了起来。不停的说着胡话。你吊了我百年,我要让所有人都死。这声音不是许昌的,可是从许昌的嘴里说出来。吴坤更害怕。

  “你害我族人,又当如何?”再次从空气中传来女人的声音。

  吴坤反应过来了,许昌被上身了。

  许昌说:“那也是他们想让我死,我才这么做的。”

  “你没有良心,忘恩负义,我把所有都给了你,你且这样对我和我的族人。我把族人不外传的养蛊控蛊之法都交给你,你尽然用来灭我的族人。我愧对他们,在这里让你赎罪算是便宜你了”空气中再次传来女人的声音。这声音漂浮不定。

  许昌说:“谁叫他们先给我下蛊”。

  女人再次发出声音:“你的蛊我都给你解了,你为何还要害死全村人。”

  许昌说:“贱人,不要再说了,我要毁了你”。

  吴坤将自己的手咬破,到处的甩,血到处都是,声音突然消失了。吴坤将自己的血手按在许昌的头上,许昌昏死过去。吴坤感觉后背有点凉就也昏了过去。

  吴坤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在家的床上。

  阮玲玲过来问:“好点了吗?”

  吴坤回答阮玲玲:“好多了。我是怎么回来的?”

  阮玲玲回答道:“村里的小伙子把你送回来的,回来的时候你身上全是血,很吓人的,你都昏睡了两天了。”

  阮玲玲问吴坤:“怎么会这样了?”

  吴坤把事前的经过将了一遍。

  阮玲玲说:“难怪虎口崖阴气这么重?”

  吴坤问道:“许家和杨家的人埋了吗?”

  阮玲玲回答:“没有,那里出现溶洞,没法埋人,只好丘起来。过一段时间在瞧地方和日子再埋。”

  丘是人死了之后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或者是没有找到好的日子下葬,只能将棺材停在长板凳上,用树木遮住。等找到合适的地方和下葬时间再下葬,这在农村也叫“二次葬”。

  “最近村里面出的事前太多,我算了一卦,卦象显示要把郑家太爷的坟迁走,不然村里面还会出事,你这几天在家好好休息就不要出去了,我去郑家一趟。”阮玲玲说。

  阮玲玲去郑家人说明原委,希望他们家可以考虑迁坟。村里发生了这么多事,郑家也是知道的,不过并没有表态迁坟。老太太起身准备走,这时郑太明回来了,听阮玲玲这么说,他赞同了。

  郑太明告诉阮玲玲:“阮大妈,我老祖宗托梦给我,告诉我他住着不舒服。我还以为是他的坟漏雨,前段时间这不给他立碑,哪知道他是要搬家”。

  郑太明问阮玲玲:“阮大妈,你给我家看看这坟签到什么地方最适?”

  阮玲玲回答:“我老太婆,都这把年纪了,这事办不了,说说嘴皮子还可以,你还是去请一个好点的法师”

  也不是阮玲玲不愿意去做,老太太说的也是实话。

  没过多久郑家请来了法师,准备迁坟。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七节 溶洞倒吊悬棺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