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贵妇

长公主饶命

2021-10-15 01:14:27

李子谢谢

资讯 | 完本

周家,周琰坐在院子里读书,鸡鸭鹅陆续醒了,从窝里走出来,在院子里悠闲漫步。

周清从厨房走出来,对周琰笑着说道:“哥哥,不是答应了烨大哥去王家参加大宴吗?你就休息一天吧,别用功了,快来喝粥。”

周琰放下书本看向活泼烂漫的妹妹,说道:“是你答应三公子的,我可没答应。”

周清一听,立即从廊下走下来,一把抢过周琰手里的书,瞪着眼睛说道:“哥哥,去了王家就能见到娘了,今天大宴一定很忙,也不知道娘忙不忙得过来,我们去了就可以帮她啊,虽然领不到工钱却能让娘轻松一点。”

周琰哈哈一笑,又从周清手里夺过书本,并在她头上敲了一下,说道:“就会花言巧语,还不知道你啊,就是想去凑热闹。那些都是世家贵族王孙公子夫人小姐们参加的宴会,咱们平民布衣去了,不惹人笑话?”

周清才不在意:“不是有烨大哥在吗?咱们跟着他去,只会被当做是卿大夫府上的人,别人又不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

“周清说得对!”

许绍烨的声音传来,周琰周清回过头去,但见许绍烨一身玄色窄袖衣袍,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气度逼人,款款走进来,他身后还跟着年佑才。

走到兄妹二人身边,抬手拍周琰肩膀,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优雅耀眼,唇角含笑,说道,“周琰你也忒矫情了。”

周清立即拍掌附和:“哈哈,烨大哥说得对,哥哥你就是矫情,去嘛去嘛!”

周琰还是不为所动。

许绍烨说道:“你就不想亲自去见见这位王家二少夫人,问问她到底是和谁一起逃婚的,却让你背锅?”

周琰惊讶张大口,烨公子怎么会知道?他可没把自己为何挨沈家打的原因告诉他啊。

许绍烨当然知道,诸多事件联系起来,一猜便知。

“对啊对啊,哥哥,你若去见了这位王家二少夫人,也就是沈家大小姐,说不定还可以解开误会呢。”周清十分赞同许绍烨的提议。

周琰被两人左右夹攻,拔腿向屋子里走去。

“喂,哥哥——”周清喊他。

周琰说道:“要去也得先吃早饭。”

周清便转向许绍烨:“烨大哥锦衣玉食,不知道是否要赏脸喝一碗小妹熬的清粥?”

许绍烨似乎带着勉为其难,笑道:“清粥虽淡,但周清妹妹盛情邀请,总是要喝一口的。”

许绍烨身后,年佑才眉头动了动,公子明明是专程来喝粥的啊!

……

……

王家的热闹天未明就开始了,过了辰时就已经开始待客,齐都里各世家的老爷夫人们带着公子小姐们陆陆续续来到,还不到巳时,整个王家就已经人来人往宾客满门。

王家没有别的男丁,自然由王孝健在前厅陪着老爷们,女眷则由王夫人带着李月舒和沈昌平两个儿媳在后宅相迎,但见满目珠光宝气,堆金积玉的富贵。

沈昌平放眼看去,满堂金玉里有张落寞的面孔。

那贵妇三十不到光景,生得蛾眉螓首皓齿朱唇,再加上珠围翠绕,打扮得娇艳妩媚,但神情并不振作,虽与其他贵妇热络相谈,眼底的失落逃不过沈昌平的眼睛。

适才进门时,只听人说这贵妇是名门望族常氏家的女眷,又听其他相熟的女眷唤她的小名玉洁。

“玉洁姐姐,你的东西掉了。”

忽然听到有人唤自己,韩玉洁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仙姿佚貌的年轻小姐正冲她微笑,小姐手里拿着的正是她不小心掉落地上的一枝金钗。

金钗是由两股簪子交叉组合而成的,原本用来绾住头发,此刻因为金钗掉落,韩玉洁的发丝便有些散乱。

早有随身婢女从沈昌平手上拿过那支钗子,要给韩玉洁重新戴上,韩玉洁向沈昌平微微致意道谢,但脸上已经难掩恼怒,心底里原本就藏着的一股子怨气此刻恨不能就爆发出来。

如果不是周围人太多,韩玉洁已经要赏给婢女一个耳刮子了,到底怎么梳头的。

沈昌平笑道:“不如请玉洁姐姐到昌平屋里重新梳头。”

一看韩玉洁的衣着打扮就知道平常是个最在意外表的,此刻,忙不迭就跟沈昌平走了。

沈昌平领着韩玉洁往仁厚堂去,路上远远瞥见翁以睿,他正指挥几个管事做事,还是沉稳老道模样,一点都看不出翁策事件给他的打击。

到了仁厚堂,沈昌平让韩玉洁去自己屋子里重新梳妆,自己则在外等候。

见西厢房有人在窗前探头探脑,便说道:“云表姐,随我一起招待客人吧,外头的客人们那么多,我都有点忙不过来了。”

旁边,琴儿便机敏说道:“二少夫人不可啊,二公子吩咐过不可让云姨娘踏出屋子半步,二公子的话不能不听啊。”

“什么二公子,还不是大少夫人……”沈昌平也跟着嗔怪了一句,欲言又止的。

西厢房窗前的影子便没有了,继而传来细细碎碎的哭声。

沈昌平便走到那窗前去,低声安抚道:“表姐,你别哭了,你我表姐妹,我知道你的委屈,你且忍耐一下,今日毕竟是大宴,等过了今日,我一定会帮你向相公求情的。等我离开了王家,相公身边就只有你了,相公一定会对表姐回心转意的。”

“有李月舒那个贱人从中作梗,相公又怎么会正眼看我?”

“表姐说得也是,大少夫人恨不能表姐死呢!”

“我也恨不得她死!”窗内的声音咬牙切齿充满恨意。

“可是表姐,你被锁在房中,又能奈她何……”

沈昌平幽幽叹息,便听窗内的人急不可耐说道:“表妹你替我杀了她替我杀了她!”

夏丽云说完自己也愣住,她是被气昏头了,怎么可能呢?

然而窗外传来沈昌平的声音,只简单一个字:“好!”

屋内,夏丽云第一反应是自己产生幻听了,而窗外已经响起脚步声远去的声音。

韩玉洁重新站在沈昌平面前的时候,越发光鲜照人了。

“玉洁姐姐真美。”沈昌平甜甜赞美道。

女为悦己者容,面对赞美,韩玉洁非常肤浅地乐了。

二人从仁厚堂出去,边走边话家常。

沈昌平说道:“像玉洁姐姐这样的美人,想必常大人一定对玉洁姐姐宠爱有加吧?不像我们家相公,我才嫁过来多久,三个月不到就已经纳了妾。”

不但分享了她的妆台,一个女人还愿意把家丑分享出来,顿时让韩玉洁内心对沈昌平亲近了不少。

她叹口气说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二人正说着,就听外头有人通报:“大王到了——”顿时整个府里人头涌动,老爷们纷纷去门外迎接齐王。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五章 贵妇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