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目的

长公主饶命

2021-10-15 01:11:33

李子谢谢

资讯 | 完本

门外的年轻人衣着华美意气风发,身边还跟着一个手上提着礼物的随从。

周娘子喜出望外:“三公子啊,是你来了呀。快进来,快进来。”一边放下手中的米糠,一边向屋子里急急走去,嘴里喊着:“阿琰,阿清,三公子来了,你们快出来!”

许绍烨跟在她身后进了门,经过院子时,几只老母鸡,几只公鸡,身后还围着一堆的小鸡。

母鸡咯咯咯叫着,公鸡喔喔喔叫着,小鸡叽叽叽叫着,让整个院子生机勃勃,热闹极了。

不一会儿,周琰周清兄妹俩就出来了。

周琰的伤还没有好利索,走路时还由周清扶着他。

周娘子已经在院子里收拾出桌椅,让三个年轻人坐下,嘴里笑着说道:“三公子,快过来坐下说话,坐下说话。”

周清扶着周琰坐下,自己又去帮周娘子烧茶出来,又拿了些点心果子出来。

许绍烨一边坐下一边客气说道:“伯母,阿清妹妹,我就是过来看看阿琰,坐坐说说话就可以啦。你们不要忙。”

周娘子说道:“我们小门小户的点心吃食自然不稀奇,三公子什么没有吃过呀?自然是不稀罕,不过吃的是我们家的心意。这次要是没有三公子,我家阿清也回不来呢。”周娘子是诚心诚意地感激许绍烨,周清却露出惭愧神色。

许绍烨让年佑才将带来的礼物给周娘子送到屋里去。

周娘子忙客气说:“三公子折煞折煞我们了,人来就好了,每次来都带这么多东西。我们周家欠三公子太多情啦!”

许绍烨笑着说道:“伯母,我和阿琰是好朋友,阿琰的母亲阿琰的妹妹,就像我的母亲我的妹妹一样,你们就不要太客气了。”

每次周娘子都会客气,每次许绍烨也都会叫她不要客气,早已经习惯了,大家都笑嘻嘻的不以为意。

年佑才送了礼物之后就离开院子,走到门外去了,不打扰他家公子和周琰兄妹俩说话。

而周娘子也在灶台下忙碌起来,想着给许绍烨煮两只荷包蛋什么的。

院子里,周清给许绍烨和周琰都倒了茶。

周琰举茶敬许绍烨,说道:“阿烨,这次真的谢谢你呀,如果没有你我妹妹她也回不来。估计早就在外面遇害了吧。以茶代酒,谢谢你对我妹妹的救命之恩。”

周清却很惭愧:“都怪我,差点连累烨大哥也发生意外。烨大哥是为了找我才上了那艘船的。”

谁知道上了船就中了埋伏,好在许绍烨机敏,又有年佑才忠心护主,主仆俩在船上竟没有遭到毒手。

还以为能带着周清逃脱,谁知周清被与麻风病人关在一起,不慎染上了麻风。许绍烨和她在一起之后也被传染,所幸年佑才没有被传染。船上的人见伤不了他们三人的性命,便将他们丢弃在荒岛,企图让他们自生自灭。谁能想到他们还能够荒岛逃生?不但病好了,还顺利回到了齐都。

多亏了那位新娘子。

许绍烨喝下周琰敬的茶,说道:“总感觉那伙人是冲着我来的,如果没有我的话,说不定周清妹妹也不会遭遇这些意外。”

以周清为诱饵引诱他入局。

许绍烨看看周琰,又看看周清感到抱歉:“所以啊,周琰受伤不会也是因为我吧?”

周琰仔细想了想,那倒也不是。

“你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见许绍烨问他,周琰也很糊涂。

周清说道:“我哥哥就是无妄之灾。我哥哥去海边找我,结果也被逮上了一艘船,还被推下海,幸好遇到许家的船。许家的船没有找到烨大哥,反倒是救了我哥哥。只是没有想到我哥哥好不容易回到齐都就被司空府的人带走,不由分说就打了我哥哥一顿,说是我哥哥与沈家大小姐私奔。”

“阿清——”周琰制止了周清,这些话他连母亲都没有说,还专门嘱咐妹妹不可外传,这妹妹可真是嘴快。

周清不以为意说道:“哥哥那有什么呀,烨大哥又不是外人。”

“就是,阿琰你竟将我当做外人?”许绍烨投过不满目光。

周琰尴尬地笑:“只是当日卿大夫去司空府接我的时候,我答应了沈司空不将沈家大小姐逃婚一事外传的。君子应当信守承诺——”

许绍烨“噗嗤”一声:“你这个君子啊,就是个迂腐的君子。”

周清深以为然:“对对对,烨大哥说得对。那沈司空都打得差点要了你的命了,你居然还跟他讲什么信守承诺。”

周琰不再辩解。

通常情况下,三个人有争执的时候,妹妹都是站在许绍烨一边,他们有着默契的三观。

他不行,他是读书人,读书人就该有气节有风骨,但是说了许绍烨和周清也不懂,他们只会说他迂腐。

周清摇着头,对许绍烨说道:“烨大哥,你看,我哥哥他连对敌人的承诺都会信守,又怎么可能跟沈家大小姐私奔呢?我哥哥连沈家大小姐是谁都不知道,私哪门子奔嘛!那司空府也就是欺负我们周家是平头百姓。”

周清愤愤然的:“哥哥,你可一定要争气呀!好好读书,将来考取功名,光耀门楣,那些达官贵人也就不敢再欺负你了。”

周琰说道:“考取功名做官,的确是我的梦想。但是我做官的初衷可不是只是为了光耀自家门楣,不受人欺负。我是要当一个为民办实事的好官呀!”

许绍烨向周琰举茶,他之所以愿与周琰交朋友,就是看中周琰这点正直。

三人正说话着,周娘子就端了两碗荷包蛋出来。许绍烨也不推辞,招呼门外的年佑才进来拿了一碗去吃。

从周家出来,许绍烨突然问年佑才:“昌平小姐是哪家的小姐啊?”

年佑才摇摇头:“属下不知。”

许绍烨敲了年佑才的头,“啧”了一声,“当时怎么不问她?”

年佑才摸着脑袋不由委屈:“公子当时也没让属下问呀。”

“那你每天吃饭睡觉拉屎是不是都要我提醒你呀?”

年佑才:“……”这怎么能一样?昌平小姐貌美如花,公子居然将她比作屎。

年佑才在心里替昌平小姐抱不平,脑袋又被敲了一下,只听许绍烨说道:“去打听一下沈司空家里的大小姐是否逃婚了?”

如果是沈家大小姐逃婚了,那么自己在海岛遇到的那位新娘子就有可能是沈家大小姐。

年佑才很快就带了消息给许绍烨,沈家大小姐并未逃婚,于一月前早就嫁给了王家二公子。今天沈家大小姐和王家二公子回门,还将自家表姐带回王家给夫君做妾。

那荒岛遇到的沈昌平到底是谁家的女儿呢?

许绍烨还是想去王家探个究竟,但因他刚被认命为都尉,三军中有许多事务,许卫要教他处理,这事便只能暂时搁下。

何况,如果沈昌平真的是沈司空的女儿,她已经嫁去了王家,他就算见到她本人又能怎么办呢?

救命之恩固然可以以身相许,奈何佳人已嫁了啊。

……

……

王家,宅心院。

沈昌平给病榻上的王夫人敬了茶,王夫人看起来很是虚弱,勉强喝了茶,又躺下了。

夏丽云的茶没有敬成。

她端着茶,一脸无助的样子。

王孝健说道:“昌平小姐既然许你给我做妾,你只需要敬昌平小姐茶就可以了。”

听起来冷冰冰的语气,让夏丽云心头一滞。

沈昌平闻言,便拿过夏丽云手里的茶一口喝掉,说道:“喏,茶我也喝完了,你们两个先退出去吧,我要留在这里照顾婆婆。”

“夫人有心了,我也留下来陪夫人一起照顾母亲吧。”王孝健堆起笑容,看起来温润如玉,全然不似对夏丽云说话的样子。

这让夏丽云心里窝火。

一个逃婚一月,早就没有清白名声可言的女子,也不知道王孝健为什么这么捧着她,到底图她什么?

沈昌平对王孝健善解人意说道:“如今我回来了,虽然我是正室,但毕竟丽云小姐先我一月来到王家,所以我难免有破坏你们之间感情的嫌疑,我还是把今夜的时间留给公子与表姐,你们二人该说的话都说清楚,以后咱们三人相处才没有嫌隙。”

沈昌平说的,正是夏丽云求之不得的。

王孝健也觉得从今往后,自己与夏丽云之间的关系可与先前一个月不一样了,许多话许多事都应该说掉做掉。便谢了沈昌平,径自出去,夏丽云急忙跟上。

二人一走,沈昌平便在床前坐下来,说道:“其实你没什么大病。”

躺在床上的王夫人一听心下一惊,但也没有睁开眼睛。

“既然这么多人,只有我能看出你没病,我想王夫人你还是应该起来,我们两人之间把话说清楚。你假装病得要死了,为的就是有个冲喜的借口把我娶进门来,你到底想要达到什么目的?是想利用我父亲的关系为你儿子谋个好前途吗?你就这么躺着装死不起来,不肯说白了,那我怎么帮你呢?”

王夫人果然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起了身说道:“那并不是我的目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五章 目的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