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喝醉

长公主饶命

2021-10-15 01:10:52

李子谢谢

资讯 | 完本

眼前,颇有姿色的女孩子哭得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王孝健于心不忍,一边给夏丽云递帕子,一边安抚道:“云表姐与昌平小姐真是姊妹情深,你放心好了,如果我会对昌平小姐有成见,这一个月来就不会四处寻人了,迎亲那日,我也不会答应沈老爷的提议,李代桃僵将表姐你迎回来……”

夏丽云一边点头一边接过帕子,指尖不经意碰触了王孝健的手,王孝健愣了愣。

夏丽云已经用帕子拭泪,抽泣着说道:“我知道,二公子是为了尽孝道,如果不是因为这桩婚事是为了给王夫人冲喜,我也不会答应我舅父替嫁的请求,我是念着二公子对王夫人的孝心,我是为了成全二公子的孝心。”

“云表姐大恩大德,孝健不敢忘怀,”王孝健悠然叹息,“其实也不单单为了给我母亲冲喜,我和昌平小姐的姻缘本就是两家长辈定下的,如约缔结百年好合也是情理中事,幸好昌平小姐安然归来,我的心也算是落了地。”

王孝健提到昌平小姐时神色温柔,竟藏着绵绵情意,这让夏丽云心里惊讶。

她又试探了一句:“不管昌平表妹这一个月来在外遇到了什么,二公子你都不介意吗?”

王孝健自然知道夏丽云言下之意是什么,他只是笑笑,颇为脱俗应一句:“这件事本就是秘密,事关两家颜面,外人不知晓,自家人又何必提起呢?云表姐,人生在世,难得糊涂。”

夏丽云怔了怔,旋即换上笑脸:“二公子胸怀宽广,昌平表妹能得此夫婿,真是三生有幸。”

“为今之计,是要早点让昌平小姐知道我的心意才好,云表姐代替昌平小姐嫁过来,一月有余,还没有回过门,现在昌平小姐也回来了,我们就借口回门之机,将云表姐送回司空府,同时也好把昌平小姐接到王府来。”

“回门?”

王孝健点点头:“捡日不如撞日,就今日吧。”

见王孝健迫不及待的模样,夏丽云心里不是滋味,“今日么?还是明日吧,二公子你想昌平表妹刚刚找回来,一定很累,需要休整,她这一个月的行踪也要有所交代,去了哪里,和谁在一起,都要向我舅父舅母交代清楚,回头,二公子上门接人,舅父舅母也才好跟二公子解释啊。”

只有串好口供才能好好解释,串口供当然需要时间,贸然上门,会让他们措手不及的。

这些话夏丽云觉得不必讲那么明,王孝健是个聪明人,自然能领会。

见王孝健踟躇着,显然在咀嚼她的话,夏丽云又补充道:“外人不知情,什么都不知道,自家人可是知道这一个月都发生了什么,总要坦诚相对,否则就自欺欺人了。”

“云表姐考虑周到,那就明日一早回门,我先差人去司空府送信。”

王孝健急不可耐离去,夏丽云将手中帕子绞成一团。

明日,就要打哪来回哪里去了吗?

……

……

卿大夫府上,许卫拉着许绍烨上下打量,好端端的儿子凭空失踪,好在又好端端回来了,他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地,让许夫人准备些去霉去邪的东西供许绍烨沐浴洗漱,又让他去向二姨娘报平安。

二姨娘的院子里,二姨娘梦雪拉着许绍烨的手呜呜哭泣。

她是个美丽的妇人,即便有一个已经成年的儿子,看起来依然风姿绰约,一双美目盛着泪水楚楚可怜,让男人看了便生出保护欲来。

许绍烨劝慰道:“娘,儿子就是贪玩,出海玩耍了一趟,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过去我不是常常这样吗?你就别伤心落泪,让爹看了心疼。”

一旁,许卫一凛,他不自觉摸了下自己的脸颊,自己脸上刚刚流露出心疼的神色了吗?

忙严肃板正起来,也不知道有没有掩藏住心疼的神色。

他冲梦雪说道:“我说过,会替你把烨儿寻回来的。现在,烨儿回来了,你也可以安心,就不要再哭坏身子的,你的身子骨本来就弱。之前李氏请回来的那些郎中开的药你吃着可还好,若不好,我去宫里请些御医过来,再给你开些调理滋补的方子。”

梦雪用帕子拭泪,向许卫投过一个微笑来:“多谢老爷费心,夫人请回来的郎中就很好。”说着看着许绍烨,“烨儿这一次在外一定吃了不少苦,老爷请御医给烨儿看看。”

“娘,我身体壮着呢!”在荒岛上,那个女孩子替他治好麻风后,又倒腾些肉汤鱼汤让他补养身子,他并未吃多少苦。

许绍烨向梦雪做了个健身的动作,惹得梦雪“噗嗤”一笑。

“好了,你与你父亲定还有许多话要说,就不要在我这里耽搁了。”

梦雪十分识趣地开口,许卫便和许绍烨退出去,临到门口,许卫又折回身子走进去,对梦雪说道:“今晚,是我在你屋里睡的日子。”

竟有些难以启齿。

梦雪点点头,垂了目,说道:“我让丫鬟收拾好等老爷过来。”

许卫欲言又止,退出去去找许绍烨。

父子俩去了地牢,那里,正关押着从荒岛上带回来的俘虏。

年佑才见两人来了,就说道:“老爷,公子,他又自杀了一次,好在属下看住了。”

被牢牢捆在柱子上的俘虏嘴里也塞着厚布条,以免他咬舌自尽。

许卫看了那俘虏几眼,没说任何话,又和许绍烨离开了。

两个人回到书房里,许卫方才问道:“刺客身上可有什么标记吗?”

许绍烨摇摇头,“没有任何标记,所以儿子想把他放了。”

放虎归山,才好引蛇出洞。

许卫叮嘱道:“放他出府,多派几个人跟着,看他能去哪里,总有马脚藏不住,还有周家那边,你这次出事是因为周琰的妹妹,明日就把周清带过来让我亲自问一问。”

“父亲,周清也是受害者,她完全不知情,她其实是受我拖累,你就不要为难他们了。”许绍烨赔笑,许卫沉着脸不置可否。

……

……

沈家已经得到了王家的报信,知道王孝健次日就要上门接人。

沈昌平大睡了一觉,又大吃了一顿,养足了精神,这才由沈夫人陪着去见了沈先良。

“你这孩子,怎么可以逃婚呢?”沈先良一见面还是忍不住怪责了一句。

“父亲要用我去续人情,我又拗不过父亲,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沈昌平的身体里虽然已不再是昔日的昌平小姐,而是装着另一个人的灵魂,但是既然占据了昌平小姐的身体,总要继续演一演昌平小姐的生平。

昌平小姐生平是个被父母宠坏了的刁蛮任性的娇小姐,演起来还挺有趣的。

“女子的婚事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亲就算再疼你宠你,也不能留你在家里住一辈子,你终究是要嫁人的啊,王司徒与我是故交,他又过世得早,我们沈家如果悔婚,会被齐都上下议论不仁不义的,再说王家二公子一表人才,他出身不低,只是苦于父兄都离世了,无人荫蔽于他,你嫁给他后,他就是我们沈家的女婿,父亲定然在仕途上帮他筹谋着,有沈家帮他铺路,以他的才能重振王家家业不是什么难事,这于你也是一桩不错的婚姻啊。”

沈昌平撇嘴:“反正女儿就是不喜欢给一个快要死的人冲喜,我是一个人,又不是工具!万一冲喜没冲好,还把人给冲死了,那我岂不是一过门就成了扫把星?”

沈先良看着刁蛮任性的女儿,甚是无奈,又好气又好笑,说道:“现在,你丽云表姐已经替你过门冲过喜了,王夫人虽然没有病愈,可也没有被冲死,你就放心好了,现在摆在你面前两条路,你是要去王家做你的二少夫人,还是留在沈家做你的老闺女,你自己选择吧。”

“我才十四岁,怎么就是老闺女了?”沈昌平跳脚,缠着沈先良不依不饶的。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去王家做二少夫人的了?为父可跟你说好了,王家二公子一表人才,你今天要是放手了,他日可不要后悔。”

王孝健生得好看,在齐都是出了名的美男子,沈先良对这个女婿是满意的。

沈昌平琢磨着,王家,她总归是要去一趟的,毕竟昌平小姐真身的死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许多事要在王家解开谜底,于是道:“被父亲这么一说,那女儿还是去王家做这个二少夫人吧,否则女儿担心后悔的人会是父亲。”

女儿突然自己想通了,这让沈老爷和沈夫人都松了一口气。

毕竟逃婚了一个月,若与王家的婚事掰扯了,也无法有什么好名声再去谋到别的什么好婚事了。

夜幕降临,夏丽云让琴儿去王夫人处请王孝健,琴儿说道:“二少夫人说了,明日回门,她很紧张,请二公子去帮她看看行装。”

看着王孝健跟着琴儿去了,锦心撇撇嘴,对李月舒不屑说道:“二少夫人可真奇怪,回自己的娘家,竟还紧张。”

李月舒不置可否,只是说道:“你让人去仁厚堂看着,看看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二少夫人嫁过来是第一次回门,这是大事,别失了我们王家的礼仪。”

锦心笑着领命而去,这是大少夫人让她去仁厚堂盯梢,她可一定要盯出个风吹草动来。

月上柳梢头,各种风吹草动不断送往李月舒耳朵里,“仁厚堂摆了酒席”,“二公子和二少夫人对月小酌”,“二公子喝醉了”……

李月舒再也坐不住,兀自往仁厚堂去。

沈家大小姐嫁过来一个月了,神神秘秘,藏头藏尾,王孝健喝醉了,她总可以见到真身了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章 喝醉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