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女问仙道 第一卷 百年 第十五章 清洗

废女问仙道

2022-11-25 10:39:23

塔希提

资讯 | 连载中

沈落看沈宴卿安排妥当的模样,不禁轻轻一笑。她素来是不愿与人打这些交道的,往前有人要来拜访沈清和,又或者是要往山门里看一看的,她都需琢磨一番,有时候也得楚炎来解决了。而今有沈宴卿回来了,她自然是能够坦然的将这些交道都落在他的身上,他既是大师兄,她自然也是能够偷偷懒的。如此一想来,沈落也便觉着心暖了些。而沈宴卿的心里则是在揣摩着沈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她的身上还隐隐缠着魔气,这到底是如何……沈宴卿一时难以有个结果,只想师父尽快来将这白衣老道请走,他也好去看看沈落的伤。“宴卿,不知,你修的是什么术?”白衣老道在这个时候询问道。沈宴卿挑眉,“清原道。”“唔,这我自然是知道的。”白衣老道笑了笑,“你以什么为凭借呢?”“我还没到那修行的程度,随意练练罢了。”沈宴卿并不愿意和旁人说起来自己入劫的事情,只打了太极过去。白衣老道自然也是看的出来沈宴卿是有意糊弄了过去此事的答案,因此也就不再多问了下去。这个时候,清溪回了来:“大师兄,师父叫这位前辈过去。”沈宴卿点头,看向白衣老道:“前辈,请吧。”沈宴卿侧过身,为白衣老道指了方向,白衣老道则是一笑,跟上了沈宴卿的动作。沈落正打算回了拂云居去,却见着沈宴卿转了身过来,向她轻轻的勾了一下手指,那意思便是要她跟上去的。沈落滞了一下,并不能够知道沈宴卿的心里是如何想的。但还是轻轻的一点头,跟了上去。沈宴卿将白衣老道引到了别居之后,便停了下来:“前辈,家师正是在此处,便送到这里了。”“好。”白衣老道微微一笑,动身进了院落。沈宴卿看那白衣老道往木屋去,转了身过来,看向了沈落的手腕。“这是怎么……我看看。”说着,沈宴卿便已然动手,将沈落的手腕牵了去,但是也克制着气力,并未敢用上力气。手腕间的抽痛还是让沈落不易觉察的轻轻的“嘶”了一声,见着沈宴卿那低头十分关切的模样,沈落反而是颇有些不习惯,只道,“并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在山中山时,遇上了异象结界,破阵的时候受了伤罢。”沈宴卿蹙眉,“破阵?你当真是有本事了。”沈落看沈宴卿这显然是一副没好气的模样,心中稍稍的浮起的一些温和意味也正在跌宕而尽,只得道:“是不小心被异象结界缠了去,方才的那位前辈便是在异象之间结识的。”说这话的时候,沈宴卿已然取出了一块红色的巾帕,轻轻带着沈落往一边水泉去。沈落抽离了自己的手,“我自己来。”沈宴卿只得将自己的手收了回去,道:“山中山而今不比当年,况且当年都已经是十分的乱,何况是现在,我听闻楚炎说起来,你而今的剑意是小有成就,曾帮扶了不少山中山的人,可是你要记着,你并非神通广大的剑修,能庇护自身之时,还是不要多惹了事端去。”沈落听得沈宴卿这样一番话,心中颇有些不悦,淡淡道:“大师兄教训的是,我自然不是神通广大的剑修,但是山中山的危险不过是诸如狼群之类,我若是连这样的危险都无法对付,又何谈是清原的弟子了?”沈落的手上加重了一些力气,将伤口做了清洗。沈宴卿不由得蹙眉,“罢了,与你说起来这些,你大概也是不懂的。这些年来,门派没有我和师父,你做着师姐,楚炎和小师弟也自然是不敢违逆你什么,而你又是先修出了剑意,有些本事来,也便是到了不知外物如何的地步。”沈宴卿淡淡笑了笑,“与你说了也是生得一腔闷气,你且来,先帮你包扎了。”沈落垂眸,“我自会来。”说着,沈落便从水泉的一边站起身,沈宴卿与她说起来的话着实是让她颇有些恼火的,但是到底沈宴卿是刚刚回山,还是她的师兄,心中就算是对他有着再大的意见,终究也还是得是压制了下去。沈落自小就已经是十分懂得了这分寸,此时也只是淡淡的从袖子里找着自己的巾帕,却不见着。沈宴卿蹙眉看了看,“你的巾帕呢?”沈落思量片刻,忽而想得她是将那巾帕给了在异象结界里所遇着的那个走火入魔的黑衣男子,此时自然是没有包扎之物的,“在结界的时候用上了。”“嗯?”沈宴卿看得出来沈落的手腕伤口是定然没有被处理过的,此时又听得她是如此说,自然是怀疑着的,“用在了谁的身上?”沈落坦然:“异象结界里所困的一人。他已然离开了。”沈宴卿的目光在沈落的脸上打量了一会儿,一时之间觉着沈落在异象结界里遇上了什么人,还是有待追问。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废女问仙道 第一卷 百年 第十五章 清洗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