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丧心病狂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2021-09-14 20:39:06

湘诺

资讯 | 连载

钱亮道:“在临水村,会直接跑到桃花家来打桃花,这么丧心病狂的会是谁?田家人吧?”

“村子里从没见过这男人,刚才在地里听她们议论,说是田志高从省城回来了,田家又该热闹了,这个应该就是田志高吧?”钱小云个子矮小,在赵明身后喊着道。

知青们来到临水村时,田志高已经去省城上班,且他从没回来过,所以还真是不认得。

何慧娟扛着根扁担,蹭一下钻到前面,上下打量田志高:“你是田志高吗?长得还不错啊,像模像样的,怎么专干缺德事?抛弃糟糠之妻就算了,还要追上门来打?你是脑子有毛病了吧?”

田志高还没从险遭割喉的震惊中回神,就被知青们围住,心情差极了,不屑于搭理他们,他面色不善地怒瞪何慧娟一眼,觉得女知青多嘴多舌尤其可厌。

他冷傲地看向孟桃:“我有话跟你说,那就进屋谈吧。”

孟桃比他更冷:“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的就是你。刚才请你进屋,你偏要作妖,现在你想进我家院子,不可能了!”

“……”田志高气得说不出话。

徐国梁、孙玉堂和钱亮哈哈乐,江晓东也笑看着孟桃,何慧娟朝孟桃伸出拇指,蒋丽梅和钱小云刚想凑热闹说几句,被赵明推着进院子:“快煮饭去,吃完下午还得上工。”

说完又赶徐国梁几个,等大家都进去了,才对田志高说道:“田志高同志,你和孟桃花同志已经分清楚了,那最好还是注意下影响,就不要进屋了吧,有什么话,可以到左边路口那边说,那儿敞亮,很多人路过看得见,我就在这里坐着,绝对听不到你们的谈话。”

又安慰孟桃:“别怕,大家都在家,我看着呢。”

孟桃点点头,率先朝左边路口那里走去。

田志高并不满意赵明这个安排,他和孟桃怎么着也曾经是一家人,他要不要进这屋,凭什么得听一个不知名知青的安排?

但孟桃走了,他也只能跟过去。

两人在路口站定,孟桃:“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田志高生气道:“孟桃花,就为了报复我,你不择手段害我全家,真够恶毒阴狠的,你还是不是个女人?”

“我不是女人,你是?”

“你……我要将你绳之于法!”

“请问什么罪名?是重婚,还是谋杀?”

“明知故问。”

“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如果你是来跟我耍嘴皮子的,那么请走开,我没空,要去煮饭吃了,下午还得上工。”

田志高拦住孟桃去路,这次不敢抓她了,站得也挺远——镰刀还在她手上呢。

“你敢不承认?为了报复我,你在我家人的食物里下了那种草药!”

孟桃惊讶地挑眉看他:“你是有文化的人,还是公家干部,怎么能不讲证据,红口白牙冤枉人?你家里人吃了那种草药,是你妈干的,她要放补药炖鸡吃,拿错了药草!大队卫生室的赤脚医生和土医亲口说的,这事全村人都知道!再说了,只有你妈才认识草药,我根本什么都不会。”

“别装了,我妈说她交待过你,把草药晾晒分类存放,你都懂的!”

“我懂个屁!”

“那种草药,全家人都吃了,你为什么没有吃?”

孟桃笑了,两眼亮晶晶笑得很好看,她就等这句话呢。

“田志高,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但这一次你该信了吧:我为什么不吃那种草药炖的鸡肉?因为你妈、你的兄弟姐妹不给我吃!他们想吃多一点,肉香都不想让我闻到,所以那天晚上我被迫出门去了,幸运地躲过一劫。你明白了吗?你的家人虐待我到什么地步?脏活累活都是我,吃肉赶我走,我在你们田家,就是这样生存下来的。”

“就算是这样,凭你现在的表现,你完全可以找到我告诉我,我来解决,为什么要报复,给他们下药?”

孟桃轻蔑地斜睨他,小样,还不死心,想套她的话,门都没有:“都说了是你妈干的事,非得往我身上泼脏水?我不过一个弱女子,看我不顺眼让我走就是了,为什么这么恨我?”

“是你恨我。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感情的事不能勉强,我不爱你就是不爱,你可以另嫁给别的男人,为什么非要这样,害我的家人?桃花,你这样是丧尽天良,用老一辈的话说,会遭报应的知道吗?你应该主动去自首,接受法律的审判和制裁。”田志高严肃地紧盯着孟桃的眼睛。

孟桃冷眼怼他:“你才丧尽天良,你全家丧尽天良!需要接受法律制裁的,是你们!田志高,你难道还没醒悟吗?你们家现在这样,就是在遭报应!”

“孟桃花!”

孟桃举起镰刀指着田志高,压低声音,语气冷厉:“回去问王水凤:她是怎么交待田老六蓄谋把我推下山的?又是怎么让田香兰在河边一棍子打昏我的?还和田雅兰就在我的床前,密谋要毁我清白名声,然后让我背负破鞋的恶名、受全村人唾骂、不得不嫁给山里的石大头!

王水凤当然是为了你,要保证你安心娶到城里姑娘,又不用背负陈世美骂名。你们丝毫不考虑,用这样阴毒卑鄙的手段,我孟桃花从此将坠落深渊、万劫不复!我的命、我的人生,在你们眼里不值半文,那么你们,又算得了什么?田志高,你应该庆幸,我在省城没有死缠烂打,否则你以为你这么容易过关?你是个自私自利、愚蠢的小人,我以前年幼无知才受了蒙骗,现在一万个看不起你,别再来找我,看见你就恶心,赶紧滚蛋吧你!”

田志高被她骂得满脸愤怒,看着孟桃扬长而去的背影,却没有勇气再去捉拿她,不仅怕那把不长眼的镰刀,院门口现在除了赵明,其他男知青都出来了,或蹲或站,有的手里还把玩着根棍子,一致朝这边看,田志高敢动,估计他们就会都扑过来了。

直到知青们和孟桃都进了院子里,田志高又在路口站了一会,才悻悻地顺着村路往回走。

他内心意难平,本是为来震慑敲打桃花一番,谁知反被她嘲讽漫骂,胸腔积压着一股怒火,却不全是因为孟桃花而起,他现在有些怨恼家里人的多事了,如果不是他们,桃花不会变成这样,他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四十二章丧心病狂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