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被打击到了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2021-09-14 20:38:43

湘诺

资讯 | 连载

在周家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吃过早饭,周翠玲去粮站上班,孟桃就回了孟家院子,着手整理自己要住的房间。

知青们已经吃过早饭,正准备去上工,看见孟桃提着两个旅行袋进来,少不得围着她说了一阵子话。

都是一个生产队,以前的孟桃花不爱理人,但这几个住着她家的知青她是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的,五个男知青分别是江晓东、孙玉堂、钱晋、武国良、赵明;三个女知青蒋丽梅、钱小云、何慧娟,她和这八个人,以后要朝夕相处了。

知青们打过招呼,都去上工了,孟桃关好院门,走进屋子里,三间正屋,中间是堂厅,堂厅后面有个隔间,孟老爷子和孟桃花以前用过的一些家具就存放在那里,东屋现在是三个女知青住着,西间男知青腾出来了,也重新粉刷过,虽然技术不算好,但四面墙壁白白净净看着很舒服,孟桃只需把地上洒落的石灰、浮砂清扫干净,窗子上挂个布帘,再把堂厅后头的床架、桌椅柜子擦洗干净,搬进去摆放好,就可以安居了。

嗯,好像还缺点东西?在省城买了床单和蚊帐,但没有棉被!

现在已是深秋,夜晚要盖薄被的,今晚先捱过吧,明天再看看,跑一趟公社供销社,买两床棉被回来。

再看看还缺点什么,顺便一起买了。

孟桃走出屋子看着院里,几个知青倒是不错,把这院子收拾得挺好,左边厢房现在成了男知青宿舍,他们就着包顺风给的水泥,在厢房前面用石块和废砖头砌出个长方形花圃,把泥土挖松,不知从哪里搞来两棵冬青树和不认识的低矮植株栽在里面,像模像样的,花圃边沿砌得宽,可以坐上面乘凉,也可以摆放洗脸盆,每天早上洗脸刷牙直接就浇植物了。

右边是厨房和柴房,厨房前放着个大水缸,那是原来就有的;柴房过去的院角用竹片搭了个挺大的鸡窝,几个小母鸡小公鸡被圈养在里面,两根长长竹杆搭在院墙和柿子树之间,足够晾晒衣服和被子的。

后园种了瓜菜,有厕所和洗澡间。

孟桃走到水缸旁边揭开竹皮盖子,里边有大半缸水,她决定先用这些水擦洗家具,用完了再去挑回来。

忙了两个多小时,总算擦洗完床架和一些家具,并不是从田家搬回来的那些,而是孟桃花“未婚”时用过的单人床架和小衣柜、桌椅,木质好,都还很结实,甚至还有个造型简洁典雅的小小梳妆台,可以想见孟老爷子对孙女真是非常疼爱的。

孟桃自己一个人搬不动床架,就先清扫好房间地板,把窗帘挂上,刚好在省城买了些浅色花布,剪一块下来再稍微针线整理就成了。

然后挑着空桶去水井担水,以前的孟桃花干惯农活家务活,挑几担水没问题,也有那力气,但孟桃就是感觉难受,肩膀痛、平衡不好,刚开始还弄泼了一担水,幸而这时候大多数人都在地里干活,没有人看见她的狼狈样子,不然就要奇怪了:桃花去一趟省城回来,连水都不会挑啦?!

等她挑满一缸水,知青们都收工回来吃午饭了。

几个男知青热心地帮她把床架和柜子、箱子桌椅搬进房间,孙玉堂还拿来他们用剩的一根铁线,帮她在房间里打两颗钉子拉上,这样平时可以挂衣服,下雨天洗了衣裳不干也可以在屋里晾晾,孟桃表示感谢。

女知青准备做饭,叫孟桃跟她们一起吃,孟桃婉言谢绝了,谁的口粮都不多,吃了人家的,人家就吃不饱,得饿肚子。

她需要去一趟大队部,和包顺风队长说好的,等他们收工回来,就去把垫支的路费归还一下,顺便预支粮食,支撑到分粮那天。

虽然她现在有钱有粮票,可以不用预支粮食也能过,但还是不要太大手大脚,免得让人觉察她跟以前的孟桃花不相符。

孟桃去到大队部,队长和会计出纳都在,孟桃就把三十块钱和十斤粮票还上,看着出纳在记事本上给她的名字打了个勾,注明“某年某月某日已还钱票”,然后开始办理预支粮食,拿到张条子,等着让队长审批盖章,就可以去找仓管员领粮食了。

队长包顺风正在给一名社员开证明,一边开一边训人,等那名社员离开,轮到孟桃过去盖章,也被教训一通,大意是叫孟桃做事利索点,应该今天上午就把家里弄清楚的,下午可以去上工挣工分,不挣工分粮食可不够吃。

孟桃嗯嗯答应两声,大队长就是个黑脸包公,脾气爆人心是正的,熟悉了就不怕他了,只当他更年期爱唠叨,左耳进右耳出就行。

昨夜看过杨婶的记分小本子,壮劳力每天也就挣十个工分,一个工分三分钱,十个就三毛钱,干一天才三毛钱啊我的天,在省城也就两碗面的价格,还得加上粮票,孟桃被打击到了,原本就觉得光靠挣工分可能养不活自己,现在是更加没有去上工的积极性了。

从大队部出来,孟桃直接去找仓管员领粮食,仓管员早得到大队长打招呼,接过条子看了看,见孟桃手上拿着几个布袋,就开始给她称粮食,孟桃也没顾着去看多少斤,只瞧着舀出来的粮食就傻眼了:半袋子玉米粒,半袋子高粮,半袋子带壳小麦,还有半袋的稻谷,都是未经加工的!

她得自己扛着去磨房,自己推磨磨成粉、脱粒,才能吃。

孟桃只觉得头皮痛,“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吃点粮真是太不容易了啊!

孟桃跟仓管员借了根扁担,四个布袋子分绑两头,踉踉跄跄挑走了。

去到村头磨房,正好有一位奶奶带着个八九岁孙儿在里边磨面,也是几个袋子,祖孙俩工具齐全,带有簸箕、筛子和秸杆小扫帚,孟桃什么都没带,就要求跟他们合作一起推磨,他们是两个人,孟桃还要借用工具,到时就把谷糠给他们,这样也不算占便宜了。

祖孙俩爽快同意,现在不是可怕的灾荒年月,人不需要吃谷糠了,但那可是鸡猪牛的好饲料呢。

于是老小三人推了几个钟头石磨,到日头偏西的时候,总算是都磨好了,各自挑着担子回家。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五章被打击到了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