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车站送行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2021-09-14 20:38:23

湘诺

资讯 | 连载

大清早孟桃起来,洗漱之后把住了几天的房间整理一下,虽说她走后服务员会来搞卫生,但自己也要弄弄整齐。

这时候房门被敲响,孟桃开门一看,是孟哲翰和张国庆来了,要送她去火车站。

孟哲翰借了辆吉普车停在楼下,看见孟桃收拾好的两个旅行袋,就和张国庆一人拎一个,招呼孟桃下楼了。

孟桃去服务台交钥匙,她是免费住宿,也不用办其它手续,只需要在一张表上签个名字就行,然后服务员给厂办打了个电话,那边让把话筒给孟桃,是工会主席,嘱咐孟桃几句,孟桃在电话里再次表示感谢。

走出招待所,坐进吉普车后座,孟桃看到座位一侧还有两个袋子和一网兜雪梨苹果,问这是谁的?张国庆咳嗽一声,回答:

“蓝色那个袋子,麻烦你帮我带回去给翠玲,网兜里雪梨苹果你路上吃。”

孟哲翰开着车:“墨绿色袋子里有一个牛皮纸袋,那是沈誉买的,其它是我给你准备的,全是零嘴小吃,没有其它好东西。”

零嘴小吃不是好东西?

孟桃道:“国庆给翠玲的东西我肯定得带回去,水果和零嘴小吃就不要了,谢谢哥哥的好意,但这么多袋子,我拿不动。”

孟哲翰道:“要不给你办个托运?”

“不用,这点东西托什么运。”

“那不就是了,这点东西而已,你能拿得动。”

孟桃:“……”

你这样骗我自相矛盾,好玩吗?

她扒拉了一下几个袋子:“可是真的难拿,又重又多,我怕路上会弄丢掉哪个了。”

张国庆立刻道:“你可别丢掉我的,里边有给翠玲买的东西,还有我写的信。”

“知道啦。”孟桃好笑,这是个巴家公。

孟哲翰道:“不会弄丢的,这一路又不用转车,国庆说了,他未婚妻在那头接站,你只要在下车的时候仔细点,实在担心,等会上车,国庆帮你用小绳子绑一起。”

“可是,那个零食……”

“哥的一点心意,别推辞。”

“太多了,你买了,沈大哥也买,要花钱的。”

“没事,他应该的,我以前替他打发他那些表姐妹可不少,好不容易逮个机会要他还回来。”

“……哥你对我这么好,我却没什么回报,不好意思啊。”

“以后常给哥写信,寄点家乡好吃的,就行了。”

孟桃:“……”

好吧,既然人家有诚意,却之不恭,也只能先这样了。

到了火车站,张国庆去排队买车票,孟桃拿钱给他,张国庆不要,说:“孟老师给过钱了。”

孟桃郁闷了:是我要坐车,又不是你孟老师坐车,怎么我给钱不要,孟老师给你就要了?

合着张国庆竟比自己还相信看好这段“五百年前兄妹情”?

孟桃不得不又记一下帐:再欠孟哥一张火车票钱。

孟哲翰拉孟桃在长排椅上坐下说话,问她以后有什么打算?想不想上学读书?

孟桃摇头:“从今以后我就是一个人顶起一个家,要劳动挣工分,上学是不可能的。”

“哥可以支持你。”

“谢谢,如果我再小几岁,会很高兴接受你的帮助,但我现在已经成年,可以靠自己为什么还要依赖别人?这是不好的习惯。”

“但是你不上学真的可惜,你这小脑瓜子很聪明知道吗?应该趁年轻多学文化知识,总会有用的。”

“我会继续上扫盲班,平时也抽空自学,不懂就问老师。我家里住着八个知青呢,个个有文化,都能当我的老师。”

“那行吧,有问题也可以写信告诉哥。”

“好的。”

孟桃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孟哲翰:“我得跟你道个歉,我原来以为,你会和那个沈誉一起,支持冼芳芳和田志高的,因为冼芳芳叫沈誉哥,他们是一个厂的子弟,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关系很好的吧。”

孟哲翰笑了一声:“这话让沈誉听到,可就好玩了。沈誉有恐女症,哪来的青梅竹马?冼芳芳喊他一声哥,只是礼貌,他还不爱答应呢。”

“恐女症?那他是喜欢男人咯?”

“哈哈……又瞎说,没有的事。”

孟哲翰笑看孟桃扑闪扑闪着大眼睛,满脸的八卦,忍不住伸手撸一把那毛茸茸的小脑袋,真不愧是他认的妹子,古灵精怪,这么可乐的。

张国庆买了票回来,交给孟桃拿好,时间还很充裕,孟哲翰就和张国庆把行李拿去托管,然后带着孟桃出了候车室,走去附近一个国营饭店,点了红烧肉、清蒸鱼、葱花炒鸡蛋,菜叶汤,给孟桃加了一个卤鸡腿,理由是她坐车走远路,必须吃好,然后要了三碗米饭,提前吃午饭。

吃完饭一路散步说着话回到候车室,就听到广播响起,孟桃要坐的火车即将进站,该排队检票了。

孟哲翰和张国庆去行李托管处取出行李,孟桃排队,快到她检票的时候,田志高竟然急匆匆赶来了。

田志高手里也提着一个鼓鼓的大旅行袋和一个网兜,网兜里是两个水果罐头、两包花花绿绿的糖果和几个苹果雪梨,大步走到孟桃面前,先是责怪她要回家也不告诉一声,他要不是早上去招待所看了看,都不知道她来坐车了,急急忙忙的也没能准备好,说着把手上的袋子和网兜递给孟桃:

“这个旅行袋麻烦你带回去给我爸妈,网兜里罐头、糖和水果你路上吃。”

孟桃不接,指了指张国庆和孟哲翰手上:“你看,我自己的行李这么多,拿都拿不完,哪还能帮你捎带东西?你去邮局寄走吧。”

“邮局太慢,你坐车比较快。”

“这火车它也不会开到临水村,中间还得转班车,还得坐马车,我只有两只手,拿不动。”

田志高皱眉:“桃花,只是一个袋子而已。”

“对不起田同志,我办不到!”

孟哲翰用旅行袋把田志高挡开,护着孟桃往前走:“闲杂人不要挡道,检票进站了。”

又回头招呼:“张国庆,跟上。”

张国庆答应着:“好咧,走吧走吧,别磨蹭!”

稍用力挤了一下,直接把田志高挤到边上去,田志高:“……”

眼看孟桃就要走进去了,田志高喊道:“桃花,告诉我爸妈,婚礼取消,让他们不用过来了。”

排队的人们听到“婚礼取消”,纷纷朝孟桃看,孟桃心里骂了声有病。

索性回头对田志高说道:“忘了告诉你:你爸中风住院了,你姐脑袋受伤也住院了,你弟和你妹要结婚了……你还是买张票,自己回家看看去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九章车站送行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