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是鸟类吗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2021-09-14 20:38:13

湘诺

资讯 | 连载

孟桃自备了晚餐,街上饭店买的两个肉包子,就没去小食堂,这时候可能也没有饭菜了。

吃了肉包子,倒杯开水慢慢喝完,然后洗澡洗衣服,钢厂的扩音喇叭分时间段播放革命歌曲,黄昏段通常到七点结束,孟桃没有手表,也能大概估计得出时间,只待自己把一切收拾停当,约莫八点左右,就关紧门窗熄灯,先躺床上听一会儿四周动静,再进入空间。

空间里依然云雾翻腾,仙气盎然,孟桃用今天在百货大楼买的细棉绳,编系了个简易网,网住新买的白色脸盆,然后趴在石台边沿,伸长手臂把网住的脸盆沿石壁慢慢滑放下去,最后脸盆卡在一个石缝上,听着叮咚声响,这是接到松针露水了,那个位置也就接住了两三滴而已,孟桃并不嫌少,聚少成多,一天天地滴下来,总有接满脸盆的时候。

等到那天,用竹竿系个小杯子,就能舀松针露水喝了。

肯定甘冽清爽,非常好喝,能滋润催生植物,不知道对人体会有什么功效?

安放好脸盆,孟桃再去看桃树和瓜菜们,高矮参差不齐,却是枝叶舒展翠绿,总体上长得都不错,等回到村子里,就去砍竹子搭篱笆架子,让瓜菜秧爬上来,结了果实好摘收。

话说这云海石台明显是个仙人打坐修练的地方,她偏要弄成田园风,被仙人知道了怕是要挨骂。

不管了,谁叫她是凡人?仙凡差距太大,眼光境界本来就不一样。

孟桃在空间里对着她那几棵瓜菜苗幻想丰收场景的时候,沈誉坐着车子刚从外面回来,让丁浩直接开到招待所,他下了车,手里提着个牛皮纸袋,走到招待所服务台询问,得知小孟同志早回来了,不过现在房间已经关灯,看样子是休息了。

沈誉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袋子,里面是几盒进口饼干和巧克力、奶糖、牛肉干,他有几张侨汇券快过期了,想到孟桃花后天回乡,而自己明天要离开本市去别的地方办事,不能送她,就顺路去友谊商店买了这些女孩子喜欢的零嘴儿,打算给她带着车上吃。

有心上楼敲敲门,又想到那晚扔鞋砸门的声音,沈誉打消了这个念头,转身离开,又禁不住腹诽:那丫头是鸟类吗睡这么早?现在才几点啊?就不能看看书,或者下楼散散步锻炼锻炼身体也好啊。

回到家,沈和平正在客厅沙发上看文件,就要起来去厨房给儿子热热饭菜,沈誉说自己在外头吃了,叫他别忙乎,把手上的东西放在桌上,走进卫生间洗脸洗手。

沈和平见儿子带回来个挺大的牛皮纸袋,放桌上歪倒了,就伸手给扶起来,见都是些饼干啊糖果的,不免奇怪,等儿子出来问道:“你什么时候爱吃这个了?买这么多。”

沈誉:“我不吃,你要吗?”

“我不要,坏牙。你不吃买来干啥?浪费钱。”

“孟哲翰叫买的,给他刚认的妹妹,后天回乡下。”

沈和平顿了一下:“就是那个,孟桃花?”

“对,孟桃花是我们半路上捎过来钢厂的,他们俩都姓孟,又能说到一块儿,就认了兄妹。”

“兄妹说认就认,认完了呢?年轻人哪,做事就是草率,你可不能这样啊。”

“说到草率,我倒觉得你们对田志高和孟桃花这件事处理的,真有点草率了。”

沈和平听儿子这么说,放下文件,摘了眼镜问:“田志高确实受到处分了啊,这个事情具体由工会主席经手,不是说已经和平解决,双方都没意见了吗?”

“问题是解决了,没意见那可未必。”

“那个,孟桃花不满意?她为什么不提出来?”

“她说田志高有后台,闹也没用,就算了。”

“嘿,这丫头,什么后台?瞎说。”

“她说的没错,如果是在其它地方,田志高不仅要受到谴责,单位的处分会更严厉,哪像前进钢厂这样轻描淡写就过去了,原因还不是有袁副厂长?”

“唉,不是这样,田志高他是厂里……”

“厂里培养出来的技术骨干,你们舍不得,目前也不适合开除,毕竟他参加了厂里的技术攻坚组,但是,以他这样的道德品质,就应该到此为止,不能再继续给他机会了。”

沈誉倒了两杯开水,一杯给他爸,一杯自己喝。

沈和平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嫌弃地皱皱眉,白开水太淡,让儿子给他加点茶叶,说道:“这个,你袁叔叔刚刚走,他是来跟我商量,近期我们和兄弟企业有个交流学习的机会,想把田志高放过去学习三个月,暂时避避风头。厂里职工都知道这件事了,议论纷纷,小夫妻俩成了众矢之的,尤其芳芳受不了,她怀孕了,每天面对飞短流长,心情不好要影响身体。”

沈誉:“前进钢厂大几千人,和田志高同样文化水平、比他更聪明的年轻人何其多?为什么不把机会公开化,让大伙儿公平竞争,那样还能得到更多更好的人才。”

“这方面厂里基本做到了的。这次不是名额挺多的嘛,二十来个呢,田志高占一个,也不算什么的。”

“等他回来,身上就又添一层保护光环,曾经给人们的坏印象也淡了,理所当然往上升。”

沈誉把加了茶叶的杯子递给父亲:“你和袁叔叔为了芳芳的身体,护着田志高,可想过孟桃花?她是个孤女,没有人站在她身后,如果孟老爷子活着,这次是他亲自过来为孙女讨说法,你们还敢这样做吗?”

沈和平喝着茶被呛住了,放下茶杯:“……咳咳咳!说的什么话?我哪有护着田志高?”

“这件事从头到尾,你都有。”

“我……咳咳咳!”

沈誉给父亲茶杯里添了些热开水,又道:“孟桃花和田志高、冼芳芳三人问题确实是和平解决了,孟桃花退出,田志高还给孟桃花彩礼钱,但没有任何补偿,孟桃花在田家劳作四年,等待四年,全都白费。她对这个结果是失望的,她本来还想把上门女婿给带回家。”

沈和平拿茶杯的手顿住:“怎么没有赔偿?你袁叔叔刚才亲口跟我说的:田志高除了退还当初的彩礼钱,小夫妻俩另外给了一千块赔偿金。”

“袁叔叔说的,你就相信了?”

“他还能骗我不成?”

“别太自信,他就是骗了你。”

沈誉见父亲楞楞的样子,说道:“今天中午孟桃花请孟哲翰吃饭,我沾光,所以我知道这些情况:孟桃花只拿回了属于她的几百块钱,没有那所谓的赔偿金一千块。爸,你和袁叔叔是多年好友,可我总觉得他经常利用你,说出来你又认为我想太多。这次是包庇回护田志高,算是小事情,如果遇上大事情,袁叔叔也这样呢?而且你才是拍板的人,他不过是协从,如果出现严重后果,要承担起责任的是你……以后对袁叔叔,还是多讲点原则性,和他们家保持距离吧。”

沈誉说完上楼去了。

沈和平:“……”

感觉这批新秋茶也不怎么好,喝到嘴里寡淡无味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六章是鸟类吗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