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一个人笑容甜甜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2021-09-14 20:38:07

湘诺

资讯 | 连载

孟哲翰、张国庆和沈誉迎面走来,就看见孟桃像吃到蜜糖般,独自一个人笑容甜甜。

张国庆忙招手:“桃花!那个、那个事情怎么样了?我和孟老师早操过后才能出来,又正好是人最多的时候,挤不上车,幸好沈同志办事经过,我们搭了他的车才来到了。”

孟哲翰也看着孟桃问:“处理结果出来了?”

孟桃点头:“处理完了,田志高没被开除,只是降工资、下车间,严厉批评写检讨什么的,以后还能当他的工人。他选择和冼芳芳过,那我就退出了,我们解除了农村婚姻关系。”

张国庆:“就这样?”

“啊,就这样。不然还能怎样?我倒是希望他被开除,打回临水村,可人家娶的是厂长闺女,相当于前进钢厂的驸马爷,后台硬着呢,咱扳不动。”

孟桃摊摊手,又笑了:“他还了我六百块彩礼钱,添了些票券,虽然不够数,也算挽回点损失了——国庆,我现在有钱了,我请你吃饭!”

张国庆:“……”

姑娘,你都被退婚了,也不难过一下,还能拿着彩礼钱请人吃饭,这心是有多大?

沈誉看着孟桃,表情始终沉静淡然。

孟哲翰表示不满:“妹子,只请国庆吗?哥也为你跑来跑去的,没有功劳有苦劳。”

孟桃笑着,事情已经结束,不管孟哲翰和沈誉站不站冼芳芳和田志高那边,都无所谓了:“孟老师和沈同志肯尝脸,那就一起啊,去市里的国营饭店吧,开一瓶酒,当是庆祝我解决掉一件糟心事了。”

吃完午饭她还可以顺便逛街采购。

孟哲翰:“走吧走吧,是得好好庆祝一下。”

在他看来,那个田志高根本配不上灵秀可爱的桃花妹妹,解除了才好,没什么可惜的。

张国庆再次无语:姓孟的脑子可能都长一样,关注点完全与众不同啊,孟桃花和田志高分手,不是应该考虑点实际问题吗?比如田志高耽误桃花几年,多少该给些赔偿的吧……可这两人却只想着吃吃喝喝。

沈誉今天的工作本也是在市里进行,趁个空隙送孟哲翰和张国庆来钢厂看孟桃什么情况,既然是去市里吃饭,他也就一起走了,没有回家。

丁浩站在汽车旁边等着,看见孟桃就裂嘴笑,那个橘子不仅香气四溢,味道更是好极了,他吃完还想吃。

去到市里,孟桃不知道哪家饭店好吃,孟哲翰替她选了光明路的东风国营饭店,很上档次的大饭店,据说市领导招待外宾就来这里。

到饭店前面下车,孟桃对这个地方表示满意,既然说了请客,就要担当得起,何况她现在荷包是充实的,有底气。

沈誉和孟哲翰走在后头,说道:“选这个地方,一顿饭吃下来得不少钱,你这样宰妹妹,不怕她哭鼻子?”

孟哲翰:“我妹妹又不是小器鬼,才不会哭。你还欠我一顿,把你那些票券拿出来,等会你付帐!”

沈誉:“……”

就说嘛,这家伙惯于装绅士,死要面子,怎么可能吃妹子的请?找了这家大饭店,合着早想好了要宰他。

招待过外宾的大饭店就是不一样,服务质量杠杠的,跟后世差不多,专门有服务员引到座位上坐好,马上又有服务员上茶,还有热毛巾擦手,随后递上菜单本子。

那菜单本子却直接递到了沈誉面前。

沈誉接下菜单,就感受到有人注视他,侧眸看去,孟桃花那双水灵灵大眼睛里像有两个问号在蹦来蹦去,令他又忍不住想笑,遂把菜单本子递了过去。

这可是人家做东请客,当然得由她来看菜单、点菜。

孟桃不客气地接过去,迅速扫看一下菜单,重点看价格,心里有个数,问了问各人口味,喜欢什么菜,会不会有忌口,然后就痛快地跟旁边站着的服务员点了菜,那服务员手速飞快写完单子,若有所思地打量一眼孟桃,说声请稍候,立即赶去厨房下单。

沈誉看着那张小嘴得吧得吧报完菜名,便垂下眼眸,顺手拿起茶壶给大家斟茶,这丫头点菜如此老练,招牌菜和时新菜搭配相宜,哪像第一次进城的乡下人?完全是个下惯了馆子的老吃货。

孟桃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反正她很快回乡下去,以后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了的,顾忌那么多干嘛,累。

她拿起茶盏喝茶,也招呼大家喝,一边跟孟哲翰、丁浩说说笑笑,旁人看着几个人很熟似的。

只有张国庆知道他们不熟,见孟桃花这么大大咧咧的,一脸担心,暗暗叹气。

又悄悄伸手摸了摸左胸口袋,那是他攒的钱票,要是桃花的钱不够付帐,希望他这点能添补得上。

唉,谁叫这是岳父和未婚妻交给他的任务?左交待右叮嘱,一定要看好桃花,不能让她出差错,可这桃花怎么变得,跟以前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他平常以为自家未婚妻够胆大的,也很能拿主意了,这个桃花更厉害,他根本都管不了啊。

大概三十分钟之后,他们这桌的菜式就陆续地一道接一道上来了,八道菜,有凉有热,色香味俱全,孟桃吃得尽兴满足,这个饭店她前世吃过的,很喜欢这里的两道招牌菜,没想到现在又吃上了。

开了一瓶酒,大家都没多喝,各人倒一小杯慢慢喝,因下午都还有工作,孟桃为表示感谢,开桌首先满杯统一敬酒,请大家随意,她自己干了。

但是做为男人怎么能让敬酒的妹子独自干杯?丁浩是司机,张国庆下午要上课,孟哲翰也得给学生讲课,沈誉就站起来做代表,和孟桃对饮干杯。

看看吃得差不多了,沈誉说要洗手,离开了一会。

等到大伙都吃饱喝足,孟桃招服务员过来结帐,服务员诧异说道:“已经结过了啊。”

指一指沈誉:“这位同志刚才结的。”

孟桃:“……”

都说好了她请客,风头她出尽了,东道主当得不知多爽快,他倒来抢付帐,想当绅士,早干嘛去了?这不是要让她现眼嘛?

水眸嗔视沈誉:“多少钱票?我还给你。”

小丫头比孟哲翰要强,喝下两满杯的酒也没醉,却是眉眼如烟,神态莫名地有些诱人,令人想伸手去撸一撸那蓬蓬松松的脑袋瓜子,那么的像只炸毛猫儿。

沈誉眼中笑意一闪而过:“一家人,谁结帐都一样。”

“谁和谁一家?你又不姓孟。”

孟桃看向孟哲翰:“难道他跟你有什么特殊关系?”

孟哲翰噎了一下,点头:“我和他,从小到大的兄弟,你叫我哥,他也是哥,那就是一家人——没关系,他有特供票券,人家乐意收他的,这次就让他结了吧,咱们下次再说!”

“没有下次,我要回家了。”

“谁说的?你再来不就有了?”

“可我不喜欢欠人情,晚上会睡不着。”

孟哲翰:“……”

沈誉说道:“这样吧,你家乡的橘子很好,我爸吃了一个说非常喜欢,你回去以后,给我寄点橘子,还有你家乡的土特产,就算抵消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四章一个人笑容甜甜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