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摄政王的神医萌妃

2021-11-23 01:08:54

眼窝窝

都市高干 | 连载

29293 次点击

天才医学博士,穿越成相府受庶母一家迫害的嫡长女,谁料想,却又落在冷酷腹黑瘫痪奇丑的摄政王手里,还重生在畜生道,变成了软萌可爱的小猫咪。 她百思不得其解,想尽了办法变回人形,逃离变态摄政王。 医术在手一时虐渣一时爽,开启在相府复仇之路。 只是这腹黑变态摄政王找上门来,抓住呆萌小可爱,欺身而上。 “跟本王回府,给你洗澡澡。” “听本王话,没你本王睡不着觉。” “只要跟本王回宫,给你找个小狼猫。” “不回宫我看生下来的小崽崽认谁做爹?” 她默默的抱紧王大腿,将他大夜幕降临。。


病娇摄政王的神医宠妃  摄政王的神医狂妃txt  摄政王的神医毒妃 小说  摄政王的神医嫡妃 小说  摄政王的神医狂妃全文阅读  摄政王的神医小毒妃  摄政王的神医狂妃免费阅读  摄政王的神医毒妃  摄政王的神医嫡妃  摄政王的神医萌妃 眼窝窝 著  


早春时节,春寒料峭。

夜幕降临。

京城杨丞相府后宅门轻轻打开,从里面探出个头来,鬼鬼祟祟四下张望了会,便吃力的扛着个麻袋直奔墙外拐角处跑去。

“往哪走?瞎猫还过去了!”

拐角处,一个瘦高男人捏着嗓子,低声唤着刚刚跑过去的男人。

那人也不说话,转头将肩上的麻袋扔进旁边停放着的独轮车上。

两个人合力急急的往前面一片密林推了过去。

“我说,我们要趁着夜色,赶紧将这大小姐送到怡香院去,晚了,老鸨关门,这丫头醒了再一喊叫,我们可就完蛋了!”

来到一片树林,刚刚出来的仆人打扮的男人见那瘦高个不动了,便急急的催促着。

那男人伸手摸摸独轮车上鼓鼓囊囊的麻袋,喉头咕噜一声咽了下口水。

抬手迫不及待的将那麻袋口打开,从里面露出一个女子的头来。

借着月色,那男人凑过去,在女子脸上使劲嗅嗅,嘿嘿笑道:“谁不知道京城中这杨丞相府上的大小姐天生国色天香,我做梦也没想到,老子这辈子还能摸到这高高在上的大小姐。”

说着那人直接将麻袋拖到地上,伸手将里面的女子拖了出来,迫不及待的欺身而上。

旁边仆人模样的男人见状,心里也开始痒痒,也忘记了刚刚临出门,青柠大丫鬟的嘱托。

自己垂涎大丫鬟青柠很久了,刚刚还想要伸手摸摸那丫鬟水嫩的浑圆的小脸蛋,却被她打了手羞涩的躲开了。

“你快点,老子在娶那丫鬟之前,也想要尝尝这女人的味道。”

那男人正抬手,摸着身下浑圆的香肩,由于兴奋,说话声音有有些颤抖。

“急什么,老子过了今天,可就要去那怡红院了,还要给那老鸨子几吊钱。趁着这大小姐没侍奉过男人,我先尝尝鲜。”

突然,就听见这女子哼哼两声,把旁边的男人吓了一跳。

此时,杨瑾瑜就觉得头痛欲裂,身上似压着千金重物,有双大手在肩头游走。

“嘿嘿,美人,有感觉了?”

这时,一股热气伴随着辣眼睛的臭味,喷洒在杨瑾瑜的脸上,使她本能的侧脸强忍着恶心,慢慢地睁开眼睛。

可眼前的一切让她惊呆了。

夜色中,自己躺在一处林间,见身上压着个男人。

“只要你侍奉好了大爷,爷一高兴就不送你去那腌臜之地,和我夜夜快活不比如那种地方强多了。”

她眸光一寒,耳边听着污言碎语,女性本能的保护意识,让她忘记了浑身的疼痛,抬手拼了浑身力气,啪啪啪狠狠的给了男人几巴掌。

那男人触不及防,晃晃打晕的头喊了声:“贱人,你敢打老子!”

我打的就是你!竟敢欺负老娘?

杨瑾瑜一翻身直接将那男人骑在身上,一顿拳打脚踢过后,跳起来,又给了他裆下一脚。

那男人就这样被活活的踢折了,鲜血顺着裤子流到草地上。

旁边那仆人刚要上前帮忙,却冷不防被杨瑾瑜扔过来的石头打中头颅,顿时血流到眼里。

还没等那仆人回过神来,杨瑾瑜窜过来,飞起一脚也踹在仆人的裆上。

那男人疼的撕心裂肺,佝偻着身子栽倒在地。

只见地上两个男人手都捂着命门,呜呜叫着那叫一个惨烈。

杨瑾瑜发怒,自己本来是名特战队医学博士,岂能容人这等欺负,老娘练就的一身功夫不是闹着玩的!

上去又是几脚,再见那两个人已经躺在地上熄火不动了。

看着地上团灭的两个渣男的穿着,又低头看看自己浑身上下,杨瑾瑜发懵。

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去秘密研究所路上被人陷害,车被人动了手脚,车上包括自己六名科研人员都丧生在熊熊的烈火中了吗?

此时,杨瑾瑜才感觉浑身疼痛,伸手摸摸快要断裂的肋骨,头痛难忍,忙捂着头蹲坐在树旁,一股股不属于她的记忆灌入脑海。

渐渐明白了眼前情况。

杨瑾瑜以为自己死了,却不想居然重生到大庆王朝,成了相府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千金小姐。

又因为相爷杨洪,曾经在朝廷内乱时,救下皇上纳兰基。

皇上一高兴便下旨,为相爷的已故嫡夫人张氏所生的女儿杨瑾瑜,赐婚给了皇上弟弟凌王爷纳兰业。

相爷自然高兴,纳兰业可是享誉京城内外的才子,文韬武略不在皇上上下,又是振国大将军。

杨瑾瑜虽然从小没感受到娘亲关爱,但是爹爹为自己讨得这样优秀的夫君,在心里感激爹爹。

可是不久相府传出嫡女病重,又不想违背的圣意,将庶母车喜平所生庶女,和姐姐瑾瑜相差一岁的杨锦瑟,代替姐姐杨瑾瑜嫁给凌王。

实则杨瑾瑜是被庶母陷害,今晚打晕死塞进麻袋准备卖进怡香院,永远翻不了身的小可怜。

杨瑾瑜理清头绪,怒不可遏,为这具身子鸣抱不平。

多年的特战生涯让她意识到自己身处的险境,忙转身又看看那两具死相难看的尸身,自己不能让这两个家伙影响到原主。

忙起身,吃力的将两个恶棍扔在一处,随手在原地找锹镐想要将这两具尸体埋了。

这时,却感觉到自己浑身难受,一股股热浪侵袭五脏六腑。

杨瑾瑜大脑飞速运转,难道是自己被那庶母打成重伤昏死时,又让人陷害喝了不该喝的东西?

此时早春夜里本该寒冷,杨瑾瑜却感觉浑身冒火,忙扔下那两个死鬼,往林子里奔去。

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夹杂着旁边树叶的沙沙声,杨瑾瑜曾记得这林间有一处清泉水蜿蜒曲折,自己要能在水中泡上一会,也能熄灭浑身的燥热。

可是自己头昏脑涨一不留神,直接跑到一处陡坡上,随着枯枝败叶直接掉了下去。

杨瑾瑜此时大脑急速运转,不能自己刚刚重生过来,就这样又交代了。

那样既对不起原主留给的这具身子,也不知道下一世还能不能投胎为人。

杨瑾瑜懂医理,但也不明白这具身子因何这般狂躁。

身体在经过几个翻转过后,直接掉落在一棵树上。

杨瑾瑜慌忙睁开眼睛,伸手胡乱的抓着身边的树枝。

这棵树高的离谱,自己便卡在树冠上,正摇摇欲坠的,晃得杨瑾瑜头晕目眩,忙抱头要做翻身一百八十度,防止掉落,哪怕是屁股先着地,也比碰到头好。

完了,这下要交代了!

可是下一秒,觉得自己直接砸在一个硬物上,杨瑾瑜又是一阵眩晕,眼前都是小星星。

勉强睁开双眼,却见一双大眼正死命的盯着自己,那冰冷漆黑的眸子里仿佛蒙上了一层寒霜,挺直的鼻梁,仿佛是那两潭死水的分界线。

更可怕的那男人的薄唇微启,抬起大手奔着杨瑾瑜摸了过来......

杨瑾瑜慌乱中,忙抬腿想要逃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就感觉自己后背被这个家伙拽住,轻飘飘的悬在半空。

“你个小猫咪,竟敢打扰本王练功!”

猫咪?

杨瑾瑜被这家伙抓的后背好痛,脸颊被大手揉搓的变了形,忙大声叫了一声:“你个流氓!”,抬手打了上去。

嗯?奇怪,居然从自己嘴里发出的并不是愤怒,而是一声细微的猫叫声。

在仔细看,自己抬起的哪是手,分明就是带着肉垫垫猫爪爪。

杨瑾瑜彻底懵了。

忙开始低头看向自己。

见自己真的是只小猫咪,浑身雪白的毛儿此时吓的已经炸开,正四爪朝天乱蹬着小短腿。

这黑夜中,眼睛所及之处,又是如夜视仪一样看的清清楚楚。

看那抓着自己的男人正端坐在一棵高耸入云的树下抓着自己,冷厉的呵斥道:“活的不耐烦了!”

正在这时,就见不远处跑过来一位高大的男人,弓手施礼。

“王爷息怒,都是属下的错,没清理好这后园,我一定将这野猫处死,扔出府邸!”

杨瑾瑜此时已经完全明白,自己真的又重生了,而且没重生成人,轮回到畜生道,变成只小猫咪了。

那男人还要将自己处死?

这怎么行?

看样子,自己是掉在一个王爷的后院里,那个狗腿子心太狠了,面对这么软萌的小可爱,居然也下得了毒手。

变猫咪就猫咪吧,也有命在啊,常言道:好死不如赖活着,更何况听人说,这猫有九条命,自己就不相信逃脱不了。

想罢,杨瑾瑜拼了全身力气,慌乱的扭动身子,使劲蹬腿想要挣脱那王爷的手掌,可是越是挣扎,这个家伙抓的越疼。

无奈,杨瑾瑜停止了挣扎,可怜兮兮的喵喵叫着求放过。

看来逃脱是没有指望了,可是不能刚刚重生在这小可怜身上,又被打死了。

这时,慕青的手伸过来,想要抓猫猫。

杨瑾瑜吓得声嘶力竭的叫着,呲牙奔着那双大手咬了上去。

想处死老娘,没门,今天我咬死你!

那双大手吓得缩了回去,恨恨的叫道:“哎呀,你这个笨猫,还咬人,今天我摔死你,直接给你炖了!”

说着就见那家伙,弯腰从地上拾起个树棍子,做成圆圈圈就往白猫头上套去。

杨瑾瑜吓得慌乱中蹬着王爷手臂,顺着袖子,往里面钻了进去。

外面那个家伙实在太残忍了,还要将自己炖了,没听说哪个馋嘴过了头还有炖猫肉的,那猫肉是红烧好吃还是清炖?自己是没吃过。

慕青见状,慌乱的喊道:“王爷小心!”

想要伸手帮纳兰羽在袖子里抓猫,又怕冒犯了这个铁面王爷。

谁不知道纳兰王爷是位脾气暴躁,杀人如麻,连皇上都敬畏三分的皇兄摄政王,自己可不想没事找抽。

纳兰羽忙抬手在袖子外面捏着猫头,右手伸进去又抓了出来。

杨瑾瑜悲催的吓的叫都叫不出声来,只能忍着疼痛,耍乖卖萌趴在那王爷细长有力的大手上,湿乎乎的小嘴巴拱了拱那温暖的手心,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纳兰羽眸光一暖,这雪团子还真是可爱,娇小的一团,可怜巴巴的趴在手心里,湿乎乎正舔自己的手指。

有点意思,自己一贯的生人勿进,今天却被这小猫咪抢了先。

慕青看见王爷这般,手忙在空中顿住。

“慢着,我先看看,一会再处理了!”

说着纳兰羽稀罕的将小猫又捧到眼前,掌心在猫儿的头上揉揉,脸上露出一抹玩味。

杨瑾瑜眯眼看着面前这位冷酷王爷,心都在颤抖,想要逃脱,却生怕这个家伙手一合力,将自己捏死。

没办法,只能任由这个家伙蹂躏。

慕青忙在一边扎着手担心的提醒道:“王爷小心了,这可是只野猫,要是喜欢猫儿狗儿的,回头我去找皇上要,那友邻国送来的波斯猫甚是好看。”

今天王爷是怎么了?居然看见这小猫,脸上有了一丝喜色。

“不必了,你先下去吧。”

慕青又看了一眼王爷手里的猫儿,有些担心的张嘴还想提醒王爷,现在朝廷内外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了王爷的性命,这猫儿能不能是有人特意放进来的,身上有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

可是看见王爷根本就没看自己,忙答应一声退后。

“凌王府上最近有什么动静?”

纳兰羽又满不惊喜的问了句。

“凌王府上最近有了喜事,听说是相府嫡长女杨瑾瑜赐婚凌王爷,王爷去狩猎时却带着相府庶女杨锦瑟,原因是杨瑾瑜大病,相爷又不能违背皇上圣意,只能将庶女杨锦瑟替姐姐和凌王订婚,订婚宴订在后天。其他的还有四皇子和三皇子争夺储君职位更加激烈,刘妃生产的皇子没出月子得了不治之症,听说请来大相国寺大法师前来做法,皇后阻拦也无济于事。”

“一群乌合之众,给我盯紧了凌王,必要时,当机立断除了那个祸害!”

杨瑾瑜看见那随从离开了,忙又往大手上贴贴脸蛋,喵喵的叫了两声。

刚刚听见两人的对话得知一个重要的消息,凌王,可是和原主有过婚约的,原主被庶母和妹妹陷害致死,就是为了将庶妹杨锦瑟嫁给那个英俊的凌王。

看来这个家伙和那凌王之间还暗斗。

那皇上的兄弟中,能和凌王爷抗衡的,就是那狠厉腹黑纳兰羽了。

难道这个家伙是那凶残腹黑的摄政王纳兰羽吗?

杨瑾瑜吓得头皮发麻,忙又颤抖的抬起前爪捂脸。

这真是欲哭无猫泪啊,怎么会落在这狠毒的家伙的手里。

不行,还是找机会逃出火坑,回到丞相府,给原主报仇,后天订婚,不能缺了自己,至于能不能再嫁给那才华横溢的振国大将军纳兰业,还是看看那个家伙的德行了。

纳兰羽今天是被这软弱的小家伙萌翻了。

忙又捏捏猫儿毛茸茸的小脑袋,起身将猫儿揣着怀里,转动轮椅咯吱咯吱的往前庭走去。

看来这残废还真是那变态摄政王纳兰羽。

杨瑾瑜感觉自己就像荡秋千一样,在王爷的怀里听着咚咚咚的心跳声,什么也看不见了。

看来什么人都喜欢卖萌装可怜的小团子,今天要是不想死,就要讨好这个残废王爷。

不一会,就听见有仆人问安声和开门声响起,应该是进屋了。

自己还真想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想想自己因何好好的就变成猫了,想办法再变回人形,离开这里。

果然,自己被他从怀里抓了出来,直接放在软绵绵的大床上。

杨瑾瑜咕噜着嗓子,又在紫红色床单上打了个滚,抓上纳兰羽的衣襟抬起小爪子玩起来。

自己就要这个家伙放松警惕,然后伺机逃离。

纳兰羽看着自己床上的软萌小可爱,心里顿时高兴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可爱?我想扔了你都舍不得。”

说着,纳兰羽又抬手撸猫。

杨瑾瑜悲催的闭眼,心里暗骂:“别撸了,老娘的毛都要秃了!”

自己可是堂堂特种军医,最怕脏了,今天被这个家伙的脏手前后左右都撸个遍。

真是自己都嫌弃自己脏。

纳兰羽正边撸猫边想着心事,却突然察觉这猫儿嫌弃的眼神正瞪向自己。

忙手上一用力捏上猫儿的脖子。

“连你也嫌弃我?”

妈呀,不能让眼神出卖了自己,还是乖一点好。

想罢,又翻身在床上打滚卖萌,做着自己看见过萌猫的各种动作讨他欢心。

果然,那家伙嘿嘿一笑,起身开始更换衣服。

杨瑾瑜惊恐,这个家伙明明腿脚健全,还坐了个轮椅,真是个另类!

慌忙躲闪着跑到床里,脸背过去,不敢看他。

那个家伙也真不知羞耻,居然当着猫儿换睡服?

展开

摄政王的神医萌妃目录

更多章节

摄政王的神医萌妃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