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中式陪读

2021-11-19 12:37:31

五叶金心

轻幻想 | 连载

18826 次点击

(稳定更新了)内“斗”同学,外“斗”爹妈!最苦逼的是看尽自家女神跟好兄弟的恩爱有加日常!远飞这个“扫把星”注定一生要被“河东狮”胡欢欢虐成狗!书中详细详细介绍了几个生性搞怪表情的城里少年被被录取到边远乡镇的全市第二“省重点高中”,遇上四面八方赶过来的各样同学。一同渡过了记忆深刻地的五年高中生活!文中进行风趣搞笑有趣的故事情节阐释了他们在学校和同学朋友相处的矛盾,和跟老师家长斗斗智斗勇勇的故事。此外也叙说了家长陪读家长之间时而疯狂貌合神离,时而疯狂相互鼓励支持的趣事。缓缓拉下被子迷迷糊糊就坐了起来,睡眼惺忪眯着小缝望了望四周,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的书桌上:一堆杂乱的课本,每一本都已“身首异处”,“额?这不是我昨天撕了一天的杰作吗?”高飞想着,脸上拧成一堆的眉毛立刻舒展开来:“老子初中毕业了嘿嘿!不用起早早了!”咧开嘴露出无比幸福的小虎牙,接着往后一仰又钻进被子里。。


中式陪读讲的什么  中式陪读小说在线阅读  中式陪读一小说  


这家伙打小经常让爹妈丢家里,小学三年级爸妈忙就不接送了自己坐公交上学,妈妈经常很晚回来做饭,所以一开始经常靠吃零食充饥。

不大一会饭就做好了,妈妈炒了一碗青菜一盘小干鱼,还有一个丝瓜蛋汤。三碗饭端上桌,赵坚强捧起饭碗看了看其他两碗,明显感觉自己的这碗饭隆起些,筷子一撬起就看见碗底卧着一个煎好的蛋。妹妹神神秘秘地朝他笑了笑,吐了吐舌头就低头吃饭了。

年轻的老师,那个可怜的小伙纸早已吓得不知所措,那颗陶醉在故事中摇晃着的头立马刹车在脖子左边,都没来得及摆正。本来手里转到飞起的笔也失控地掉到地上,他反应过来后立马惊慌失措地拿起书直接就跑、跑了!

就在昨天,一年一度的中考刚刚结束。考完当天晚上高飞去书店买了一大袋子好吃的,回家大摇大摆地打开电脑边看小说边吃零食,桌上课本战战兢兢地待在那里也没能逃脱魔爪,给他一本接一本逐页撕个稀巴乱。那架势就好像新登基的皇帝在批阅奏折。

高飞愣着神,脑子如飞转的车轮拼命想着怎么糊弄才不被斥责呢?过硬的心理素质可能是他与生俱来的,只见他依旧一脸的淡然。

张兰是一个地道的农村妇女,勤劳朴实善良。尚在襁褓之中时就被不知姓名的亲生父母丢在张家村村口池塘边,那个年代在这个贫瘠的地方,没有人愿意多拿一碗米去养一个毫无关系的孩子。是她那寡居的婆婆可怜她,顶着生活压力把她抱进家当女儿一样养大,后来跟丈夫青梅竹马成了夫妻,村里人都说她是童养媳。结婚后一家人过得虽不宽裕却也很幸福。直到后来命运像开玩笑一样接连的打击她,让曾经爱与人谈笑的她变得沉默寡言,一度精神恍惚。所幸儿子挺争气,小学毕业考上了松城实验初中,整个乡就这么一个考进城里的。这件喜事让几年贫苦交加的日子添了些许希望。

还好妈妈及时赶回来,不然还不知道会不会把房子给点喽.

“什么!以后?哪个老师能教你?正经老师可都给你吓跑了,留下一个还是这么个玩意儿!以后不辅导了!你能考哪就读哪,进私立高中大不了多花点钱,混个职高文凭也算比你老子学问高,找不到好工作一样可以回来当学徒!”说完摔门而去。

那天晚上,高大山因为早上出门匆忙落了一份合同在家里,夜幕降临时突然就回来了,也许是亲情突然作祟,当他拿到合同准备关院门的时候看了一眼楼上窗户亮着的灯光,心头一暖,想着自己每天在外面忙,儿子马上中考也没好好陪陪他,早出晚归的,父子俩都几乎没打过几次照面。深深的内疚感油然而生,看了看表转身又进了门。

接着他又打开煤气灶,拿了几个鸡蛋,学着妈妈的样子把鸡蛋打散往热锅里一放,铲子炒炒炒,妖雾缭绕。

此地无声胜有声,高大山脸色渐渐由黑变紫再由紫变白!尴尬了几秒后,高大山稍稍调整了内心混乱的气息,努力平声静气地问:“你们在讲作文吗?”

此时张兰刚从地里回来,拔了一上午的杂草,腿在棉花林里蹲得酸痛酸痛的,整个人也像从水里游上来的一样从头到脚被汗水湿透了。她口干舌燥,前脚进屋后脚直奔厨房,从水缸舀了一大瓢水就咕嘟咕嘟喝起来。女儿婷婷在门口探着头说:“妈妈,桌子上面有一壶凉开水。”“知道了,你记住不要自己动开水瓶啊!”张兰一边叮嘱着女儿,一边顺手系上围裙准备做午饭。她早上出门前凉了一壶水,现在舍不得喝了因为儿子一会回来肯定口渴。

爸妈苦苦打拼多年后在本市开了一家中等家具厂,家境殷实,因忙于事业无暇顾及他,所以高飞从小到大属于放养状态。有很强的自理能力。

你没有看错,老师迷上他的故事会了!本来这二人以为就这样相安无事,谁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高飞的亲爹无情地打破了他俩和谐的二人世界。

家里头每年就指着老天给口饭吃,旱涝保收,几亩地的粮食都有点收成。再种点棉花贴补家用,农村人都知道棉花这种作物靠农药保的,除虫要,除草也要。为了省点除草剂的钱,张兰起早贪黑一有时间就去拔草,有时候一蹲就是半天,两只脚蹲久了都无法站立,常常直不起腰来。然而无论她怎么咬牙忍着,毕竟是一个女人,力气再大也不能靠种地过上富裕的生活。迫于生计,就不得不精打细算过日子了。

丢下烧火棍,张兰就赶忙跑过去提起儿子背上的树枝放到地上,皱着眉头喃喃低语:“家里柴火还够烧,以后莫要一个人去山上砍柴了。”对儿子,她永远是轻声细语,永远听从,看起来甚至像有点怕——怕失去他。

高飞,14岁,身高1.72米。单眼皮小眼睛男生,安市实验中学初三学生,校草级别。爱好篮球、音乐,重点爱好网络小说。

缓缓拉下被子迷迷糊糊就坐了起来,睡眼惺忪眯着小缝望了望四周,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的书桌上:一堆杂乱的课本,每一本都已“身首异处”,“额?这不是我昨天撕了一天的杰作吗?”高飞想着,脸上拧成一堆的眉毛立刻舒展开来:“老子初中毕业了嘿嘿!不用起早早了!”咧开嘴露出无比幸福的小虎牙,接着往后一仰又钻进被子里。

高飞白了一眼天花板喃喃自语:“不存在的,木工是不可能做木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做木工的!”

后来他每天早早做完功课,跑到厨房慢慢观察妈妈做饭渐渐就学会了,妈妈不让他碰煤气灶他放假就去奶奶家练习,五年级就会做饭炒几个简单的菜,初中拿妈妈的菜谱练习,现在家常菜基本都会做。这样倒是替妈妈省不少事来。

展开

中式陪读目录

更多章节

中式陪读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