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最后的蓝天

2021-07-09 14:21:54

独一份爱

恐怖灵异 | 连载中

8765 次点击

空洞地的瞳孔,锋利无比的牙齿。逃走,营救。找寻都属于人类的最后一片自由的蓝天 最后的蓝天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寻常的时间总会发生些不寻常的事情,故事开始于南方某镇中心医院。。


蓝天愚最后和谁一起  蓝天愚最后结局  蓝天最后怎么出的城?  蓝天最后的结局  最后的蓝天英语  最后的蓝天白云是哪里  最后的蓝天什么歌  


  陈医生睁开惺忪的睡眼,伸了个懒腰。看着医院空荡的走廊,又趴在办公桌上睡了。小刘倒是半夜未睡,他是个电影迷,每逢出个大片他总是会早早地在网上搜索着。听说生化危机6已经上映了,说不定在网上能找到些片源。网络就是如此,你可以隐藏身份做些违反道德甚至违反法律的事情。只要不影响大部分人的利益,是不会受到公众的指责和法律的制约。于是,一些人用过时的苹果4把电影偷偷拍摄下来,再发布出去。赚取些点击和人气,却毁了导演和那些演员辛苦数年的耕耘。不过小刘倒是挺愿意享受这种模糊电影的效果,恐怖电影本身就有愈隐愈现的感觉。时不时出现的人影效果,在小刘看来,也是为电影平添了几分恐怖的色彩。

  小刘依旧是慢条斯理地,边踏着自行车边注视着路上的行人。这或许是小刘的爱好,他总觉得别人有说不完的故事。唯独自己,像水一般永远躺在河床里,平静无奇。从出生到高中,一直是父母陪伴在左右。年少的轻狂和父母的约束让小刘觉得,没有父母他可以活的很精彩。结果在大学期间因为意外事故,他彻底失去了父母约束的时候,才恍然明白没有父母未来的一切都是苦涩。

  镇中心医院,一栋三层高的建筑。十来张床位整齐排列在四间病房里,平日里床上躺着的只有漂白了一遍又一遍的被单。只是昨天,一间病房里多了一个让医生摸不到病情的患者。小刘和往常一样,打卡交接。办公室里只剩下老王医生,一名从医30余年的老天使。

  “没事,您玩着”小刘边收拾白天的就诊资料边说到“对了王老师,那个病人怎么样了。要送去县里吗?”

  小刘依旧是慢条斯理地,边踏着自行车边注视着路上的行人。这或许是小刘的爱好,他总觉得别人有说不完的故事。唯独自己,像水一般永远躺在河床里,平静无奇。从出生到高中,一直是父母陪伴在左右。年少的轻狂和父母的约束让小刘觉得,没有父母他可以活的很精彩。结果在大学期间因为意外事故,他彻底失去了父母约束的时候,才恍然明白没有父母未来的一切都是苦涩。

  “小刘这么早就到啦,等我再来两把就让你来哈”老王满脸笑容,玩着斗地主。

  “没事,您玩着”小刘边收拾白天的就诊资料边说到“对了王老师,那个病人怎么样了。要送去县里吗?”

  离医院不到一里的地方是座平民小区,普通的六层建筑整齐的排列着。褪色的墙壁像得了牛皮癣,石灰时不时地脱落一块。在小镇里算影响镇容的建筑群了,如果是在市区,早该被夷为平地。

  “没事,您玩着”小刘边收拾白天的就诊资料边说到“对了王老师,那个病人怎么样了。要送去县里吗?”

  陈医生睁开惺忪的睡眼,伸了个懒腰。看着医院空荡的走廊,又趴在办公桌上睡了。小刘倒是半夜未睡,他是个电影迷,每逢出个大片他总是会早早地在网上搜索着。听说生化危机6已经上映了,说不定在网上能找到些片源。网络就是如此,你可以隐藏身份做些违反道德甚至违反法律的事情。只要不影响大部分人的利益,是不会受到公众的指责和法律的制约。于是,一些人用过时的苹果4把电影偷偷拍摄下来,再发布出去。赚取些点击和人气,却毁了导演和那些演员辛苦数年的耕耘。不过小刘倒是挺愿意享受这种模糊电影的效果,恐怖电影本身就有愈隐愈现的感觉。时不时出现的人影效果,在小刘看来,也是为电影平添了几分恐怖的色彩。

  医院急诊室送来一名奇怪的病人,全身肌肤无一处损伤,呼吸、心跳正常,大脑反应正常。但是让医生束手无策的是,病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而且并无家属陪同,只是好心人拨打了急救电话。这样一来医生对他的情况更是一筹莫展。只能由着病人这么躺着,等待家属出现。

  “小刘这么早就到啦,等我再来两把就让你来哈”老王满脸笑容,玩着斗地主。

  “小刘这么早就到啦,等我再来两把就让你来哈”老王满脸笑容,玩着斗地主。

  “没事,您玩着”小刘边收拾白天的就诊资料边说到“对了王老师,那个病人怎么样了。要送去县里吗?”

  小刘轻轻点击着鼠标,生怕把陈医生吵醒。半夜的奋斗,生化危机6的预告片已经看了一遍又一遍。无奈正片如深闺的闺秀,迟迟不肯露面。预告片望梅止渴的作用已经消耗完了,小刘是越看越渴,不多久便觉得眼皮发沉,慢慢的也伏在办公桌上轻声地打着鼾。街道上飘起了秋季难得一见的细雨,温柔的会让人觉得那是霜露,同时也会勾起人最单纯的回忆。

  小刘轻轻点击着鼠标,生怕把陈医生吵醒。半夜的奋斗,生化危机6的预告片已经看了一遍又一遍。无奈正片如深闺的闺秀,迟迟不肯露面。预告片望梅止渴的作用已经消耗完了,小刘是越看越渴,不多久便觉得眼皮发沉,慢慢的也伏在办公桌上轻声地打着鼾。街道上飘起了秋季难得一见的细雨,温柔的会让人觉得那是霜露,同时也会勾起人最单纯的回忆。

  医院急诊室送来一名奇怪的病人,全身肌肤无一处损伤,呼吸、心跳正常,大脑反应正常。但是让医生束手无策的是,病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而且并无家属陪同,只是好心人拨打了急救电话。这样一来医生对他的情况更是一筹莫展。只能由着病人这么躺着,等待家属出现。

  “病人,什么病人。”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略有兴趣的问到。他也是今晚的值班医生,姓陈。因为昨晚请假去相亲,到现在都没有看到那位奇怪病情的患者。

  夜深了,小镇不比城市。喧闹被黑夜掩盖,灯火也早早熄灭,只有树林里瑟瑟的树叶声在倒数它们的生命。

  小区居民大部分是镇上工厂的务工人员,因为房屋租金低廉,工厂的老板便把这里当做是工人宿舍。来自五湖四海的工人住在这里好不热闹。里面原本有很多本地的住户,因为无法忍受宿舍的喧吵都选择了离开。

展开

最后的蓝天目录

更多章节

最后的蓝天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