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铿锵玉兰

2021-06-04 13:01:29

凌霄飞凤

恐怖灵异 | 连载中

14410 次点击

:女人能顶半边天,谁说女人不能够当神捕?她,不但是女神捕,但是皇帝御赐亲封的天下第一神捕!但是女人有女人的悲哀,在新婚之夜她遭丈夫背叛自己,无可奈何之下只好跳下山崖,机缘巧合下竟再次穿越到几百年后的一个中枪的警...[更多] 书籍简介:女人能顶半边天,谁说女人不能够当神捕?她,不但是女神捕,但是皇帝御赐亲封的天下第一神捕!但是女人有女人的悲哀,在新婚之夜她遭丈夫背叛自己,无可奈何之下只好跳下山崖,机缘巧合下竟再次穿越到几百年后的一个中枪的警花身上,进而使得复活。身具绝世武功的她纵横驰骋都市,可以得到众多酷男帅锅的爱慕,但是,前生的那片



第二章抢救和谐医院是全国知名的三级甲等医院,坐落平京市的中心地带,若论医术水平和医疗条件,绝对是世界级的。而且那里风景秀丽,绿化条件非常好,实在是疗养的好地方。中午时分,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车水马龙,一声略带凄厉的长笛突然响了起来,由远而近,冲入了和谐医院的大门。救护车还未停稳,医院里面已经冲出了几个白大褂,麻利的接下了车上的担架,迅疾的向急救室的方向跑去。担架上是一个女警,戴着氧气罩,双目紧闭,脸上显露出一丝痛苦之色,仿佛还有知觉的样子,看样子伤者流血不少,受伤很重。急救室门上的急救灯瞬间变成了红色,不到五分钟的功夫所有的急救人员已经准备到位。主治医师飞快了扫了一眼病例,患者上官雪,平京市刑警大队女警,20岁,因为执行任务,没想到匪徒手上有枪,顽抗异常,胸口中弹,大量流血。“通知家属了没有?”主治医师没有忘记问了一句,医院碰到这种情况当然是抢救为主,但是必须有人签字付钱才行。这样也无可厚非,不然来一个救一个,却没有人支付医疗费用,没有人承担责任,再好的医院也坚持不了几天的。医院也没有责任这样,虽然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但他们也要过日子,不可能天天做义务劳动。“刑警大队的领导已经在路上了。”旁边的护士连忙回答道。主治医师点点头,问道:“那直系家属呢?”“据说刑警大队已经通知了,病人的妈妈正在赶来。”这时,刑警大队的几位刑警赶到,拉着主治医师的手说:“医生,求您一定要救救她。”“警察同志,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全力救她。”主治医师不再迟疑,开始了抢救工作。子弹打穿了肺叶,留在里面。“麻醉师准备,腹腔减压准备,紧急输血准备。”手术台上的主治医师汗如雨下,目光非常严峻。旁边的助手根本不需要看患者的状况,单单从主治医师的表现和忙碌程度就知道伤者的伤势不轻,虽然他们之前也救治过中弹的伤者,但这一次,送得稍微晚了一些。主要是刑警们追击歹徒,一直追到郊区,和谐医院已经是离犯罪分子逃窜现场最近的最好的医院了,但是那时候正是下班高峰期,路上堵车,好不容易才送到,好在刑警方面事先打电话通知医院方面做好了准备,只等伤者送到,就可以进行手术。两个小时过去,子弹终于取出了。可是病人的情况不容乐观。“医生,病人血压持续下降!”“调节血溶量、纠正水电质。”主治医师赶快下达指令。“不好了,医生!”一个助手突然低呼了一声,“患者血压为零,心跳停止!”主治医师有些震惊,刚才做手术时病人情况还算稳定,可现在——还好他经验丰富,并不慌乱,缝合完创口之后,他看了一眼心电图,沉声道:“电击准备。”三次电击以后,心电图显示病人的心跳一直没有起色,主治医师终于有些慌了,拼命地电击病人的胸口。“医生,病人心跳一直没有起色。”“哎,我没办法了,通知家属准备后事吧!”主治医师无奈地说。心跳没了,电击了半天没有反应,人是不可能活过来了的。在手术室外面,几位刑警正来回踱步,手术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刑警大队的领导早已赶到,上官雪的母亲李红也赶来了。“雪儿,你千万不能有事,你如果去了,妈妈该怎么办?”焦急之色写满李红的脸上,她不停地喃喃自语。听说上官雪中枪,她像丢了魂似的。如果不是刑警大队的领导和几名刑警一直安慰她,劝阻她,她早就迫不及待地冲进手术室了。原来上官雪出生在单身家庭,只有母亲李红含辛茹苦地把她拉扯大。她父亲上官仁本来是刑警队前队长,但是却被犯罪分子报复而遭枪杀,至今未抓到凶手。上官雪从小就没了父亲,听说了父亲的事之后,也毅然决然地考入警校,决心找出凶手,为父亲报仇。这时主治医师走了出来,如同看到希望一般,李红拉住主治医师的手臂焦急地说道:“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主治医师摇摇头,非常遗憾地说道:“对不起,我……我已经尽力了。”“不会的,不会的,你是骗我的。”李红喃喃自语道,拉着主治医师的手臂不停地摇晃。“对不起,请准备后事吧!”“医生,医生——”李红苦苦哀求道。主治医师只是一个劲地摇头。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李红一下子晕了过去,被几位刑警赶忙扶起。今天平京市的天气比往常炎热得多,可是很快天突然暗了下来,片刻之际,就电闪雷鸣,然后就是倾盆大雨。一道刺眼的闪电闪过,雷声阵阵,像是为这位女警的英勇牺牲哀鸣。突然天边一道红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医院,到达手术台。一道炸雷响起,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并没有发现这道红光钻进上官雪的体内。等炸雷过后,上官雪好像轻微的动了一下,心跳测试仪本来是一条直线一动不动,可是突然像来了个脉冲似的突然震颤了起来,虽然缓慢,尽管微弱,却是已经跳动了起来,跳得很坚决,一点没有犹豫。“医生,病人的心跳好像恢复了。”助手从手术室追了出来,兴奋地对主治医师说。“什么,快去看看。”主治医师感到很惊奇,他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当确定病人确实有心跳之后,他连忙说:“快注射强心针!”这时李红已经被救醒,听说还有希望之后,非常惊喜。上官雪仍然处在昏迷之中,还没有脱离危险期,手术结束后,被安排在重病看护房。第三章前世(一)第二天,大雨已经停歇,这场雷雨来得快,也去得快。经过雨水洗刷的空气分外清新,李红一脸担忧地守在上官雪的病床前,一宿没睡。昨天,主治医师对她说:“上官太太,你女儿的心跳虽然已经恢复,但她仍然处于危险期,不过只要度过今晚,你女儿就有可能醒来。”病床上的上官雪的手突然动了动,眼睛也慢慢睁开。她突然惊叫起来。李红本来昏昏欲睡,听到上官雪的惊叫,一下子惊醒,大喜道:“雪儿,你醒了,太好了!”“你是谁?你怎么也喊我雪儿?”上官雪眼色很迷离。李红惊讶地说:“雪儿,我是你妈妈啊!”她很纳闷,上官雪是胸口中枪,而不是头中枪,大脑没有被打坏,怎么会不认识养育了她二十年的亲生母亲呢?“我这是在哪儿?”这句话更打击李红。这是哪儿啊?上官雪的疑惑之意更浓,她飞快的扫了一眼周围,眼前是一个陌生的女人,穿着奇异的服装,打扮奇特,陌生的环境更是见所未见。而自己躺在整洁舒服的床上,身上也插了几根奇奇怪怪的管子,管子上方似乎还吊着亮晶晶的瓶子状的东西,有水一样的液体慢慢滴入自己的身体。我这是在哪里?这女的是谁?看起来好像很慈爱,和师傅看我的眼神差不多,也和师傅一样喊自己雪儿。自己伤的很重,怎么真气一丝都提不起来?难道真的因为散功丸而完全废了?她依稀记得自己好像跳下山崖了,那么高的山崖,不可能活过来啊!她突然想起往事,她可是被称为天下第一神捕的东方飘雪啊。怎么躺在这里,难道被人救了?明朝天启年间,大宦官魏忠贤专权,大肆屠杀东林党人,在全国掀起了白色恐怖,人人谈魏色变。北京城里,六扇门有一女捕头,名叫东方飘雪,武功高强,为人正直,断案如神,破获了数件大案,被百姓们称之为神捕,魏忠贤很想招揽她,于是奏请明熹宗册封她为“天下第一神捕”。但是东方飘雪并不买魏忠贤的账,魏忠贤大怒,几次派人暗杀她都徒劳无功,暗杀的人有去无回。因为东方飘雪武功实在太高,根本没几个人能是她三招之敌。东方飘雪据传是一孤儿,自幼被一神尼收养,学得一身好武功,而且人也长得英姿飒爽,倾国倾城,在江湖上又有武林第一美女的美称。六扇门有两大捕头,除了女神捕东方飘雪,还有神捕赵无极。神捕赵无极出身少林,一身功夫出神入化,不过还是不及东方飘雪。两人五年来配合默契,为百姓伸冤,也成就了东方飘雪神捕之名。有人为赵无极打抱不平,如果封神捕,应该也有赵无极的份啊!凭什么赵无极什么也没得到,只有民间的神捕之名,而没有朝廷的册封。中华民族官本位思想特别严重,就算你民间传得再响,你是官家的人,却得不到官家的认可,那也是白费。赵无极只是淡然一笑,并不说什么。在他看来,那只是虚名,只要能为百姓办事就行。五年来,他们为了破案,成双入对,行走在江湖之间,江湖中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情侣。而赵无极也默默地守在东方飘雪身边,有危险总是挡在东方飘雪之前。这些,东方飘雪总是看在心里。本来,东方飘雪心如止水,因为和神尼师傅生活了近二十年,早已不染烟火,但是神尼并不希望她像自己一样青灯伴佛,她还年轻,于是将她赶下山,让她入世,凭借那一身超凡入圣的武功去为百姓造福。本来神尼在东方飘雪下山前交代:“山下的男人是老虎,遇见了都要小心,不要轻易动情,喜欢的也要多观察。切记切记!”她也一直谨遵师瞩,一直没有动情,但是五年来,赵无极默默地守着她,无私地帮助她,让她冰冷的心终于融化了。终于在被封为“天下第一神捕”之后,东方飘雪对赵无极说:“无极,你喜欢我吗?”赵无极没想到一向冷若冰霜的东方飘雪会问出这么直接的话,非常错愕,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怎么,你不喜欢我?”看着一脸发愣的赵无极,东方飘雪心里有些不舒服。“不,不是,我,我喜欢你!”赵无极支吾着答道。东方飘雪看着他的眼睛:“真的吗?”“飘雪,我真的喜欢你,这五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喜欢你,想着你。”赵无极鼓起勇气,对东方飘雪说出了心里话。“那你愿不愿意娶我?”“愿意,当然愿意!”赵无极喜出望外,不住地点头。“唉,这样委屈了你,人家会说你攀龙附凤的。”东方飘雪叹了一口气道:“自古女子无才便是德,我现在被封了这么一个头衔,虽然是虚衔,但如果你娶了我,别人会怎么想?”赵无极正色地说:“飘雪,我喜欢你,我们虽在官场,但其实还是江湖人,身为江湖人,何必在意其他?”“那好吧,我愿意嫁给你。”东方飘雪羞答答地说,脸上已经一片飞红。赵无极大喜,一把把东方飘雪搂在怀里。爱情啊,就是那么甜蜜。他们江湖人,也不在意那些世俗的观念。两人选了个良辰吉日,举行了一场婚礼。婚礼宾客盈门,热闹非凡。毕竟是天下第一神捕的名头在,很多人都给面子。一阵乐声中,三对童男童女,打扮得如金童玉女一般,男童每人手提一柄金炉,阵阵香烟飘出,女童则各手提一盏宫灯。赵无极披红戴花,—身锦簇吉服,在众人的簇拥下缓步走出,本来就高大俊朗,身着喜服的他今天更显得英武不凡。东方飘雪头戴凤冠,身穿霞佩,系环坠玉,头戴红盖头,在伴娘的搀扶下,轻移姗姗莲步。这对新人走到香案之前,并肩而立。在喝礼人的高唱下,宾客们的掌声中,开始先拜天地,再拜高堂,由于两人都是孤儿,所以拜的是主婚人,一个德高望重的前辈。最后,夫妇交拜,婚礼完成。礼毕,鸣炮奏乐,所有宾客俱都兴高采烈,畅饮干杯。赵无极自然被拉去陪酒了,而东方飘雪则被伴娘扶回洞房。酒席一直持续到夜里,宾客们都喝得差不多,无力闹洞房,一个个都回去了。赵无极喝得有些醉意的回到洞房,看见了戴着红盖头坐在床头的新娘子东方飘雪,心里非常高兴,他等这一天等了五年。五年,他从没对别的女子动过情。当然,那些女子在他看来都是庸脂俗粉,哪及得上东方飘雪之万一。东方飘雪不仅是天下第一神捕,还是天下第一美女,要不是明熹宗只喜欢做木匠,东方飘雪早被选入宫中了。当然,东方飘雪是不会去的,凭她那身超凡入圣的武功,谁能奈何得了她?“飘雪,我好爱你!”赵无极揭开东方飘雪的红盖头。貌若天仙的东方飘雪,一袭红色嫁衣映着她桃花般的容颜,目光流盼之间闪烁着绚丽的的光彩。红唇皓齿,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动人的娇媚。白皙的皮肤如月光般皎洁,纤腰犹如紧束的绢带,十指好似鲜嫩的葱尖。头戴的凤冠和身上点缀的明珠在红烛的摇曳下熠熠生辉。赵无极看得痴了:“飘雪,不,娘子,你真美。”东方飘雪嫣然一笑:“相公,我们先喝交杯酒吧。”“对,先喝交杯酒。”

展开

铿锵玉兰目录

更多章节

铿锵玉兰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