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孤灵

2021-04-08 12:40:43

傍犬

恐怖灵异 | 完结

24041 次点击

该书讲诉了一个幸福和快乐的家庭的突然奔溃,父母的匪夷所思失踪,一系列的很奇怪的事情突然发生在年幼的陈铭身上,到底是什么在暴君这个少年的命运,是击破桎梏去找寻真相,但是随风飘荡随风飘舞任命运拨弄? 孤灵以及最新章陈铭定了定神,四周都是一片漆黑,月光也消失了。摸索着,他点亮了床头边的台灯,暗黄色的灯光下,这是一间简陋的小卧室,一张桌子,一个凳子,一张床已经显得非常挤,走路都要绕来绕去,唯一值钱的应该是悬挂在墙面上的一尊古钟,淡黄的钟面上显示的是罗马数字,时钟正指着午夜一点整,针面金灿灿的,仿佛黄金制造,这尊古老的钟已经有些年头,是父亲的至爱,家里买不起多余的钟,而陈铭正面临高考,所以父亲就把这珍藏的老钟给陈铭用,但是父亲坚持将钟悬挂在卧室门口之上,这让陈铭觉得非常奇怪。下面憋得难受,陈铭艰难地起来,拿起桌上的杯子,狠狠地喝了一大口水。这口水瞬间直达下面,给他带来一阵尿意。他蹑手蹑脚的打开卧室门,隔壁是客厅,因为只有一室一厅,所以父母都睡在这里,父亲的呼噜总是如雷贯耳,哎,真不知道母亲怎么睡得着?陈铭摸索着墙壁打开厕所门,厕所的窗户没关,冷飕飕的风一下给陈铭吹起了几个寒战。月光又升起来了,借着月光,陈铭回头看了一眼客厅,顿时一阵寒意,客厅的床上被子下仿佛没有人一样,这阵尿意又憋了回去。这是怎么回事?陈铭悄悄地走出厕所,父亲仍然是鼾声如雷,借着微弱的月光,陈铭看到父母正安详熟睡。多心了,悄悄地回到自己的卧室,陈铭躺在床上,一阵迷离,隔壁有些脚步声,许是父母起来上厕所吧,熬不住困意,陈铭又沉睡了过去。。


孤灵英文  孤灵杂谈小说  孤灵灵的  孤灵杂淡  孤灵杂谈  孤灵是什么意思  


  “但~~”陈铭话还没说完,马脸已经把门掩上了。陈铭仔细一想,现在深更半夜,也没寻找的方向,商店工厂都关门了,镇上的派出所估计也停了,还是等明天再说吧,心里这么想着,陈铭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还没,我已经报过派出所了”马脸黯然道,

  到达学校的时候,陈铭已经有点晚了,好在老师并没有说他,因为陈铭是班上成绩最为优秀的学生,各科老师都是非常喜欢他,这种偶尔违反纪律的小事,老师也就视而不见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这夜漫长,陈铭没有了困意,屋外的树叶发出唦唦的声音,时而象有脚步声,时而象有人喊,仔细一听,悠远而长,却又听不出喊什么,陈铭总是期待着门锁响起的声音,但是不久这种期待便转成了失望。一夜没睡,到了天明的时候,便觉得浑身酸疼,骨头架子都要散掉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整夜没吃饭的缘故,陈铭胃中翻江倒海,干呕了两下,吐出几口酸水。又感觉头颅昏昏沉沉,浑浑噩噩,强自咬牙想爬起来,刚把手撑住,忽然一阵乏力,又重重地摔了下去,陈铭本身体质并非很好,身体也偏瘦,加上巨大的精神刺激,这下竟然仿佛风烛残年,就要脱壳而去。迷离中,仿佛听见父母在远方叫他,陈铭~~陈铭~~~

  到了镇卫生所,陈铭坚持要先去母亲诊室,去了诊室,发现门关闭着,问了隔壁诊室的医生,都说陈母昨天就没来了,陈铭一阵心痛、焦急,居然又昏死了过去。

  陈铭努力地想,恩,这是前几天新转来的同学,老师给安排了做同桌,因为他比较专注于学习,加上小姑娘刚转来也不多话,所以陈铭对她基本没有什么印象。

  陈铭刚坐上座位,“诶,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晚来?”

  转眼间,一天的课程就结束了,陈铭立马拿起书包朝家里奔去,这时雨已经停了,但是天空一片雾蒙蒙的,仿佛遮了一层纱幔。一阵冷风吹的陈铭只哆嗦,但是想到马上可以回家了,陈铭不自觉的又加快了行走的步伐。半小时,陈铭就回到了他家所在的棚户区,这种雾蒙蒙的天气,外出打工的人还没回来,加上原本住这块的几户人家已经搬迁走,整个棚户区就像一处被文明抛弃的遗址,晦暗了无生机,自打陈铭记事起他们家就住在了这里,这些年,邻居已换了一匝又一匝,大部分人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都搬到了公寓居住,唯独陈铭家一直呆这这里守着这间小屋。这会到了门前,陈铭敲了敲门,叫了声:妈。屋里没有回应,真是奇怪,按照往常,妈妈一直很早回来的,这会应该已经在烧饭了。陈铭掏出钥匙,发现钥匙孔边上有些黏黏的东西,轻轻的摸了下,似乎是一些油状物。打开房门,屋子里还是陈铭早上出去的样子,这情形爸妈应该还没有回。先温习会功课吧,陈铭想着,回到里屋,开始专心看书。这么一会光景过去了,肚子开始咕噜起来,怎么还没回,陈铭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再也无心看书,陈铭走出屋子,天色已经近暗了,门口的小树唦唦作响,小路的尽头都是雾,没有行人经过,边上的几户也是冷冷清清,没有人烟,整个棚户区仿佛只剩下陈铭一个人。怎么还没回,陈铭望眼欲穿,又有些急躁起来,于是靠在门口张望起来。看了一会,仍是无踪影,就连来往的人也倏然未见,陈铭又感觉到乏力起来,于是坐在门前的台子上,忽然眼皮一阵困顿,竟然沉沉睡去。

  “陈铭,醒醒,是我”这不是梦,有人在摇我,陈铭再次挣扎着张开眼,眼前的是一张马脸。

  陈铭定了定神,四周都是一片漆黑,月光也消失了。摸索着,他点亮了床头边的台灯,暗黄色的灯光下,这是一间简陋的小卧室,一张桌子,一个凳子,一张床已经显得非常挤,走路都要绕来绕去,唯一值钱的应该是悬挂在墙面上的一尊古钟,淡黄的钟面上显示的是罗马数字,时钟正指着午夜一点整,针面金灿灿的,仿佛黄金制造,这尊古老的钟已经有些年头,是父亲的至爱,家里买不起多余的钟,而陈铭正面临高考,所以父亲就把这珍藏的老钟给陈铭用,但是父亲坚持将钟悬挂在卧室门口之上,这让陈铭觉得非常奇怪。下面憋得难受,陈铭艰难地起来,拿起桌上的杯子,狠狠地喝了一大口水。这口水瞬间直达下面,给他带来一阵尿意。他蹑手蹑脚的打开卧室门,隔壁是客厅,因为只有一室一厅,所以父母都睡在这里,父亲的呼噜总是如雷贯耳,哎,真不知道母亲怎么睡得着?陈铭摸索着墙壁打开厕所门,厕所的窗户没关,冷飕飕的风一下给陈铭吹起了几个寒战。月光又升起来了,借着月光,陈铭回头看了一眼客厅,顿时一阵寒意,客厅的床上被子下仿佛没有人一样,这阵尿意又憋了回去。这是怎么回事?陈铭悄悄地走出厕所,父亲仍然是鼾声如雷,借着微弱的月光,陈铭看到父母正安详熟睡。多心了,悄悄地回到自己的卧室,陈铭躺在床上,一阵迷离,隔壁有些脚步声,许是父母起来上厕所吧,熬不住困意,陈铭又沉睡了过去。

  “你烧成这样,赶快去卫生所,顺道看看你妈妈在不在上班。”马脸一把背起陈铭,飞奔出去。陈铭一米七八的个子,虽然偏瘦,好歹也有一百五六十斤,马脸又有瘸的毛病,但这会被马脸背起来,却如同无物一样,陈铭靠在马脸的背上,暗自奇怪,但是想起父母仍无踪影,又伤心起来。

  “这第四件,我也不是很清楚,据传是一只翡翠西瓜,相比其他三件也没什么稀奇。终究是野史,做不得真。”陈铭百无聊赖的听着,对于这种非课程的文化,他就不是那么感兴趣了,毕竟对于考试是没什么作用的。他再侧头看看这个前面跟他搭话的小姑娘,正瞪大着眼睛,一脸非常感兴趣的样子,仿佛那些珍宝就在她的眼前,看她那样子,陈铭有点想笑。那姑娘突然感觉到陈铭正在看他,有点不好意思了,双颊又飞起了那点嫣红,马上又低下头去,装模作样地看着课本。陈铭又不再理睬,自顾自听起了课程。

  “马叔叔”陈铭勉强挤出一点微笑。

  “这样吧,你先回去歇着,他们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如果没有,明天马叔叔陪你找”

  “啊”一声大叫,陈铭从梦中惊醒过来,冷汗淋漓在他那苍白瘦削的脸上,这是一个约莫十七八岁光景的少年,惊恐的眼神掩盖不了他那双唯美的凤眼,深锁的剑眉还带着些许的稚气。已经不知道是几次同样的梦了,这梦纠缠上我了么?

  陈铭万念俱灰,心想若是父母就这样消失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这么想着,陈铭又是感觉胃中翻江倒海起来,头也是一阵眩晕。索性倒在床上,闭过眼去,就如死了一般。马脸叹了口气,轻轻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陈铭勉强睁开眼睛,两个深陷的眼窝凑在陈铭的鼻尖。这该死的梦又来了。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间了,陈铭看了看自己,正躺在病床上,周边还有两张病床,却是没住病人。悬在头顶的是一瓶透明的药水,顺着晶莹剔透的塑料管流下来,直直的伸进了他的血管。床头有三个馒头,外加一杯水。一天都没进食的陈铭,拿起馒头慢慢啃了起来,约莫一刻时间,三个馒头被吃了个精光,陈铭感觉力气恢复了不少,但是心里仍然是一片凄落落的。再躺了会,一个人推门进来,原来是马叔,“小陈,好点了没”

展开

孤灵目录

更多章节

孤灵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