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曾经旧爱空余恨

2021-04-04 07:03:26

水清芙

现言古言 | 连载中

12684 次点击

一场婚礼,她从准新娘变为小三,甚至谩骂,侮辱、不屑,一切面目全非。狼狈不堪之时,他平空而现,像天神一般向她伸出手手。却,她从来不都想错了,他而已披着天神外衣的魔鬼。婚隔着白纱,她平静地看向红毯的尽头,男人一身黑色西装礼服,面容含笑,俊朗英挺,宾客们或祝福或艳羡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她身上;稍稍偏头,入眼的是母亲带着皱纹却和蔼的笑。。



又是一阵沉默……

“跟上!”富有磁性却冷清的声音像是冰一般地响起,樊梓瞳孔猛然一缩,狼狈而慌张地跟了上去。

樊母脸色刷的一白,扶着樊梓的手都在发抖,颤抖着唇说不出话来,而樊梓只是苍白着脸色,眼睛红肿,死死盯着唐天盛。

樊梓抿了抿唇,正要撑着身子起来,右手臂跟膝盖上猛然袭来的剧痛,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再一次摔回地上。

“你!”唐天盛紧紧拽着拳头,几乎目眦欲裂。

樊梓浑浑噩噩地出了公司,浑浑噩噩地走在大街上,浑浑噩噩地过马路时,一阵汽笛音猛然在耳边响起,她猛地回头,瞳孔猛地缩紧,身体本能地往后摔倒在地,手上捧着的纸箱也砸在了地上,伴随着急刹车的声音,车辆在距离她面前半米的地方停下。

樊梓看着他挺拔而清冷的背影紧紧皱起眉头,这人……

说着,她又恶狠狠地盯着樊母,伸手指着地上的樊梓,“本来我们夫妻恩爱,家庭和睦,可是自从他认识了你的好女儿,就开始夜不归宿,最后竟然要跟我离婚!更令人想不到的是,我们还没离婚,这个女人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取代我了,你还敢说不是这个人勾引了我丈夫!”

她吼到最后声音夹上哭腔,宾客们纷纷点头,看着樊梓母女的眼神更加的鄙夷。

樊梓哭够了后,在钟雪的陪同下喝得烂醉,休息了两天后,便出门一家一家公司地找工作,正如她所想的那样,根本就没有公司愿意要她,反而受了不少明讽暗喻。

顾擎峯蓦然间有种抱着鸵鸟的错觉,而樊梓那红红的耳朵更像是猫科动物的尾巴尖,轻轻地扫在他心口,泛起些莫名其妙的痒意。

真是漂亮啊!

“顾总,这大中午的太阳很是猛烈,特容易中暑,而且樊小姐似乎不太舒服……”

这时,裤子口袋里一阵震动,她抬了抬眼皮,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原来是人事部总监发来的短信,让她马上去公司。

樊梓心口一痛,扯了扯嘴角,声音也泛起了沙哑感,“谢谢您肯相信我!”信封里的违约金至少过两万,如果不是他交涉,不可能有这么多的。

突然一片阴影从头顶上覆盖下来,一双高档的定制皮鞋出现在眼下,樊梓慢慢抬头,不可避免地撞进了一双深不见底的漆黑眸子里,她心口顿时一颤。

“看看吧!”总监叹了口气。

李城看了一眼窗外的樊梓,快中午的烈日将她整个人都嗮的通红,额头上溢满汗液,脸色苍白渗人。

“我愿意!”

“你休想!”

展开

曾经旧爱空余恨目录

更多章节

曾经旧爱空余恨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