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盗墓往事

2021-02-23 12:38:27

一天三支烟

恐怖灵异 | 完结

17716 次点击

谈到鬼怪,世间皆曰封建传统,虽然世上之事光怪陆离、奇态万千,又岂是一言也可以敝之?  本书从一个在县医院急诊科工作约十余年的医生所见所闻、亲身体验经历过说到,为大家再打开一面你未曾经历过过的神秘的大门……酒过三巡,作风一丝不苟的陶编辑也放开了襟怀,与我们谈天论地、评论古今,由文学而至文化,由文化而至宗教,再由宗教渐渐论及鬼神。说到秦始皇派遣五百童男童女远渡重洋,祈求长生的故事,陶编辑满饮一杯,叹道:“中国上下五千年,凡是青史留名的无论见识长短、身份高低,没个不虔信鬼神,渴求长生的。说起来,鬼神还是个虚妄,人们未必便信神鬼本身,倒是为了借以寄托欲望难满之心。只可惜到了头,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枉叫后世人笑话。”。


新疆盗墓往事  有声小说东北往事  盗墓往事2完整版txt下载  盗墓往事花儿到底死了没有  盗墓往事txt下载  盗墓往事免费阅读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盗墓往事有声小说免费听  盗墓往事2  盗墓往事  


  中年男子问:“娘,那你怎么才能过去?”

  我听出他话里有话来,问道:“有什么讲究吗?”大凡司机们都有很多出行的讲究,尤其是干救护车司机这个行业的,不为外人道的说道有很多,我虽然不信这些,但是还是很尊重司机们的这些忌讳的。

  我解释道:“不是我不想送,我们急诊科的医护人员本来就是为病人服务的,这是我们的职责,你娘不行了你再要求医护随行不是浪费钱吗?这种护送是没有收费限制的,你要额外多付很多钱,你考虑好了吗?”

  说完话直接挂电话,我和周勃这孙子每次都这样,谁先挂电话,谁就沾光,后挂的那个永远是挨了骂没机会还口的那一个,哈哈哈哈。

  见面后周勃果然在我意料之中地已经解决完了自己的那一份早餐,正流着口水盯着我的茶鸡蛋准备发挥无限的革命友谊替我干我该做的工作,可是咱也是有思想有激情的先进青年不是,有胳膊有腿的,怎么能叫别人照顾呢?所以我马上毫不犹豫斩钉截铁地把我的工作一把揽了回来!

  我一抬头,只见司机的头上满是大汗,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一丝不可抑制的颤抖正从身上传出来。

  在休息的日子里我依然闲不住蠢动的脚丫子,上山下湖地疯跑。那时候我带着一个科的铁杆“眼镜腿”周勃几乎搜索便了县城周围方圆500里的每一寸犄角旮旯。倒不是我们热衷于作驴客,而是源于周勃家里一本不知道传自什么年代的烂得发霉的破书,书名已然不知,作者就更加无从知晓了,但是里面的内容却全是文言文,可见历史之悠久。让失恋频繁打击得晕头转向的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毅力和耐心硬是扳着辞典,耗时1个月把全文翻译出了大半,居然是一本东汉时代的巫医祈祷祝福用的祷文……那些语言十分拗口,跟现在的普通话存在这十分巨大的差别。但是吸引我的并不是破书本身,而是夹在书里的几页纸条,里面画着一些风水阴宅的图画,每张图的下面都用蝇头小楷批注着注解。显然这几页纸条是后来人加进来的,但是却更能吸引我的视线。

  我说:“嗨,我从医十几年,倒有大部分的时间在急诊出诊的岗位上,夜路走得多了,接触的病人又多是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人,所以免不了就会有一些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这十几年下来,说起来可就多了。就是一天一夜恐怕也说不完。也罢,我本来有些个敬天畏命的念头,想把这些经历藏在心里,今天能和陶编辑坐在一起也是机缘,适逢其会我也就敞开了谈谈,信与不信,你们姑且听之,只当下酒。”

  我和司机对了一眼,想起来前面不远有一座两河乡的村民修筑的小庙,就坐落在路边,里面供的是观音菩萨。

  周勃却激动地道:“老子早上才听说一件新鲜事儿,马上就给你打电话告诉你,这叫什么,这叫钢铁般地革命友谊!你堕落了,同志哥,在这万物蓬勃的早上你却像只懒猪一样窝在猪栏里睡大觉,你这是严重的作风问题,是严重的地坏反富右作风!我要声讨你……贴你的大字报……”

  她话刚落,一个急促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你是急诊科的医生吗?”

  我本性情淡泊,十几年的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是陪着将死未死,挣扎在阴阳之间的病人度过,以为自己早已读懂了人生,看透了生死。谁知今日激起了念头,便再也架不住这两个人一个威逼、一个利诱的左右煽忽,索性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借着酒气壮胆,将埋藏在心里十几年的旧事对着二人娓娓而谈。于是乎,时光倒错,十几年前发生的一切一桩桩、一幕幕如潮水般从脑海中奔涌而出,一时间,我恍若皱纹消退、白发复黑,回到了刚参加工作时那激情四射的岁月……参加工作的第二年,我被安排在急诊科院前急救组工作。虽然很多人认为那不算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生,但是我却很陶醉每天坐着救护车满县城乱跑的感觉。那时候值一次24小时全天班,然后可以休息两天。

  梦里我发现自己正坐在埃及的金字塔尖儿上吃雪糕,好大好大的雪糕越吃越多,渐渐地雪糕上流下来的奶油由白色变成了粉色,又变成了红色……最后变成了鲜血一样的颜色,我正惊恐地看着雪糕的时候,一阵噪杂的声音把我从梦中惊醒了。

  我急忙招呼家属中一个正收拾被子的中年男子,说:“这是你娘吧?你赶紧给她把嘴合上,把眼睛闭上吧,时间久了就合不上了!”

  救护车缓缓地从我面前驶过,走出了老远拐过弯以后才停了下来等我。等我上了车,红衣妇女已经再次叮嘱起她的家人们了。

  我一边吃一边责怪周勃:“我TMD折腾了一晚上没睡觉,你大老早的把我从被窝里弄出来干什么啊?”

  “鬼……上……身!”

  中年男子一拍大腿,说:“看我急的,连这都记不起来了,好好好我马上就合上!”说完就去扳病人的头。

  我咬了咬牙,鼓起胆量从后视镜里看后车厢,只见病人的遗体还安静地躺在担架上。几个家属正围着红衣妇女七嘴八舌地道歉。这时红衣妇女恰好转过头看向了后视镜,我惊恐地发现红衣少妇一脸漆黑,两只眼睛深邃而诡异地望着我笑,那神情使我突然想起了在病房的时候我看到的那一幕。

  我无聊地翻着书,说:“不是吧,都不行了还要医生送?你跟家属说一声,带医生可是要收费的,而且费用还不低,让他们叫救护车送回去就行了。”

展开

盗墓往事目录

更多章节

盗墓往事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