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启文江湖录

2021-02-19 08:09:43

明帝天恒

仙侠神话 | 完结

24414 次点击

王朝三代 思宁十年间 江湖一统天下 马家架空帝王权利控制天下 江湖十二大门派亦被马胤掌控手中 马氏迫害亲王 江湖风云汹涌 风家被灭 风鸿涛背上弑兄满门之冤,为洗涮冤屈查清真相踏往一条艰苦的江湖路,暗地里一股强悍的力量选他为棋,意图翻弄天下棋局深夜一个蓬头少年啃噬着白馒头,时不时抓吃一两块有些发霉的腌肉。少年不是乞丐虽然全身脏污但衣料考究,落魄自此显然是被一路追杀,慌不择路而又难有时间沐浴洗漱。。



  扔出时在里面存上一点内力,松散的泥块引爆时间很易掌控,配上乌黑吓人的颜色,总会给人恐惧的两字“唐门”

  揍这个不长眼的外乡人第一解气报仇,第二也还震慑震慑外乡小娘子,让他旁边的牛粪哥识趣。

  此时的风鸿涛多么想休息,恨不得在这黄泥溪水边睡一觉,风鸿涛知道等会自己就要起身离开了,狼王的狗鼻子那是相当的灵敏,若非种种原因他早就是对方刀上鱼肉。

  三个半百花甲带着寻住猎物的兴奋表情进庙而来。

  如此羞辱性的语言,西漠狼王怒道:“风鸿涛我好歹也是你半个叔叔,一路来你的言行举止均是大逆不道,怪不得老天爷要收拾你。”

  陈胖子咬了一口香橙道:“挺甜的还是我回龙圩的橙柚好吃,你妹子长的还挺水灵,越大让人越喜欢,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要不我们就亲上加亲得了。”

  自古有人的地方就有黑白两道,无非都是压榨老实人作威作福,这个羊崽集更是一块肥地,这个肥猪就是这块肥地的黑管事。

  跨省的县城交界处,人群熙攘热闹非常,卖水果的,卖烧饼果子的,药材衣布的,说来也奇怪,两县交接不过十几公里差距便是村庄人家,可一些水果就是这边活着那边焉。十来里路就是一地一个价

  狼王笑道:“万老弟说笑了,我这花甲老人怎么比的了万老弟,老弟可是正值壮年生龙活虎。”

  不过半小时风鸿涛的伤口竟然全部结痂,并非草药神奇,而是身上自幼吞噬的红色珠球(凝血珠)不过风鸿涛还是决定去查看马声来源。

  少年冷哼道:“鼻子很灵不过恶狗而已,刚刚用完晚上,你们想用膳还得再等我消化消化。”

  风鸿涛借机撞开破旧木窗奔逃而出,三人躲过黑色暴雨暗器起身一看,一股羞愧恼怒涌上心头,三个老江湖又被摆了一道,暴雨暗器只是破庙里经乞丐们玩捏发黑的土泥块。

  猛然一惊这白马王子身后跟着一人,此人身材矮小却是身法疾快,竟然能安逸的紧追这白马良驹。若问这江湖有这等轻功的只有寥寥数人,可惜此人身子空浮,根基连风鸿涛都不如,若是遇上硬功高手,他若没有削铁如泥的神器在手必败无疑。

  对于这无耻下贱的言语,狼王也只能微笑迎合,因为他之功法也是速度型,绝非这万肉林的对手。

  另一人高杆坨坨岔道:“对一个后生根基能有多强,我们三人今天不把他拿下,过了这个地界就不好再下手了。”

  ‘小舅爷,你拦着阿大阿二干嘛,教训这个不长眼的毛头小子,那位美人想必也得对我敬仰三分阿。’

  这句话深深的刺中了西漠狼王的软肋,好歹他也是纵横西部数省的一方霸主,就算风清雨在世也不会这般羞辱他。。

  最损人的两个词汇都用上了,矮个子猥琐中带着一丝阴狠笑道:‘原来是风家门下的西漠十狗,怪不得狗嘴里吐不出那啥,你爷爷我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不知道迷倒多少深闺少女风韵少妇,三条狗儿今天遇见爷爷是你们晦气,等收拾你们三条狗再去追我的小王子。’

  身影消失再出现的矮个子,手里两把半月牙弯刀,上面沾染着矮高坨坨两人的鲜血。

展开

启文江湖录目录

更多章节

启文江湖录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